Home 专家文章

2012发达经济体别太乐观 但也别太悲观

发表于 2012-01-14    来源于:证券时报

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中,发达经济体向我们充分展示了后危机时代的最大特点不确定性。从历史经验看,“百年一遇”的次贷危机还将长时间影响全球经济。2011年只不过为这个论断增加了一个新的例证。

后危机时代不确定性增强

后危机时代,由于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不足,所以政策被推到了前台,担起了增长发动机的角色。美国的QE(量化宽松)2虽然遭受了很多批评,但其退出之后美国经济所显现的颓势,却令美联储不得不在9月出台所谓的“扭转操作”,通过购买更多长期债券来刺激经济。欧债危机的升级令欧央行不得不在年末降息两次,走出了欧央行成立后最小的加息—降息周期。日本则是继续维持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并通过震后重建开启了大规模的财政刺激。

展望2012年,对发达经济体我们不能太过乐观。毕竟,现在仍处次贷危机的余波中,金融去杠杆、政府债务膨胀等中期的压力仍然存在,将会持续对经济增长形成压力。不过,刺激性的政策应该可以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避免另一次危机的爆发。因此,我们也没有必要过于悲观。对2012年的发达经济体,我们不能太乐观,但也不需要太悲观。

美国:别太乐观

美国,别太乐观。近几月来,美国经济再次向好,经济数据持续好于预期。不过在我们看来,这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美联储正在进行的“扭转操作”,而不能看作美国已经进入了内生的强劲复苏期。2012年的美国经济仍将受制于私人部门去杠杆的压力,只不过这次联邦政府再难以通过加杠杆来进行缓冲。因此,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刺激仍然是美国经济的唯一救星。在经济增长再次减速时,不排除美联储推出QE3的可能性。在美国经济真正表现出独立于刺激政策之外的内生动力之前,对美国经济不能太乐观。

欧洲:别太悲观

欧洲,别太悲观。2012年,欧债危机仍将是欧洲经济增长的最大阻力。正如我们之前分析过的那样,欧债危机实际上是一场表现为债务危机的国际收支危机南欧国家的生活水平高于其收入水平,外债不可持续的累积导致了目前的债务危机。化解这一危机需要欧洲各国进行艰难的结构改革。而这,都不是几年内能够解决的。不过,欧央行已经通过之前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流动性释放,清楚表明了它的态度它不会坐视欧债危机威胁到欧洲银行体系和欧元区的稳定。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欧元区解体这一最坏的情况不会发生。所以,投资者对欧洲不需要太过悲观。

日本:不悲观也不乐观

日本,不悲观也不乐观。2012年的发达经济体中,日本是一个相对的亮点,其经济增长有望明显加速。不过,这只是在震后重建政策的刺激下,在地震留下的低基数之上的短期加速,并不构成长期趋势。在国内结构性问题未得到改善,领导人频繁更迭,而国际增长低迷的背景之上,日本经济在可预见的未来都难以进入可持续的快速增长通道。只不过我们已经通过多年的经验适应了这一点,因此难以成为悲观的理由。另一方面,这些长期问题的持续存在,也让我们难以仅凭震后恢复带来的短期增长加速就对日本经济报以很乐观的情绪。

对发达经济体而言,2012年与2011年可能不会有本质上的不同不确定性依然高企,复苏仍然迟缓。当然,不确定性的爆发点可能会有一些不同。对中国投资者而言,我们需要知道的是2012年我国所处的外部环境依然低迷且动荡,外需仍难以成为国内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中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还是内需,是政策推动的投资。2012年中国经济还是一个政策市。 (作者系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