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孙明春:从网络经济学看余额宝的未来

发表于 2014-08-31    来源于:博道投资

余额宝的迅速成长不仅得益于超额收益,更得益于阿里巴巴的电商网络、以及构建其上的支付宝网络所创造的巨大网络效应


随着阿里巴巴不断通过收购与兼并将其电商与支付网络扩大为更为完备的电商生态系统,其网络效应的威力还会愈益明显。即便余额宝所提供的超额收益有所减弱,用户们也很难割舍对它的依赖。


对余额宝的真正威胁可能来自于具有类似网络效应的其他网络平台,如基于微信支付上的理财通等。


根据天弘基金披露的数据,余额宝上线一周年后,其资产规模增速和收益率都出现了明显下滑。有人认为,随着金融改革和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银行间同业存款和银行定期存款之间的利差将逐步缩小,余额宝所提供的超额收益也会明随之显缩水。再加上来自传统金融机构、以及各类宝宝们的反击或竞争,余额宝的生存空间将被大大挤压,最终有可能昙花一现。


从网络经济学的视角来分析,我们认为,余额宝的迅速成长不仅得益于超额收益,更得益于阿里巴巴的电商网络、以及构建其上的支付宝网络所创造的巨大网络效应


随着阿里巴巴不断通过收购与兼并将其电商与支付网络扩大为更为完备的电商生态系统,其网络效应的威力还会愈益明显。这不但会锁定原有的网络用户,还把更多的新用户囊括进这一生态系统,进一步放大网络效应,形成正反馈。


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即便余额宝所提供的超额收益有所减弱,用户们也很难割舍对它的依赖。因此,传统金融机构或众多后起的宝宝们估计很难撼动余额宝的地位。


不过,对余额宝的真正威胁可能来自于具有类似网络效应的其他网络平台,如基于微信支付上的理财通等。这些网络平台已经具有相当大的客户规模,也拥有相当完备的电商生态系统,完全有可能借助网络效应与余额宝一争高下。


余额宝的成功:水到渠成


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是互联网企业依托其所培育的互联网商务网络、对其客户所提供的一种自然的附加服务


根据商业模式的不同或分析角度的不同,网络(包括互联网)可以分为单边网络(one-sided network)和两边网络(two-sided network)。在一个单边网络里,网络的用户基本可以视为是同质(或同类)的,如电话网络、传真网络等,网络效应产生于这些同类用户之间。而在一个两边网络里,网络的用户(或参与者)分为两类,比如信用卡网络的参与者一类为持卡人、另一类为接受信用卡支付的商户。


最重要的是,这两类不同的参与者之间必须存在跨边的网络效应(cross-group networkeffect),即网络一方的参与者的效用会受到网络另一方参与者数量的影响。


附加的金融服务有助于改善客户体验、提高服务效率、增强消费者福利,也有助于增强现有网络平台的吸引力和粘性,放大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因此,它们的出现是互联网商业模式发展过程中水到渠成、不可阻挡的趋势。


就余额宝而言,它源自阿里巴巴最初的电商网络平台(淘宝、天猫、聚划算等)。这些平台可以被视为单边网络或两边网络,因为其参与主体之间存在着正向的网络效应。


200412月,支付宝应运而生,使得阿里巴巴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身份开始进入金融服务领域。支付宝大大便利了网络电商交易,提升了客户体验,有效增加了客户对阿里巴巴的各个电商网络平台的忠诚度,并吸引了大量潜在客户加入阿里巴巴的电商网络。


除了跨边网络效应之外,在支付宝网络中还形成了一种正向的组内网络效应within-group network effect)。由于支付宝帐户之间可以进行自由转账,支付宝的同类用户之间(如网店与网店之间、网购者与网购者之间)也可以通过其支付宝账户进行转帐与划款。


因此,即便是那些不准备在阿里巴巴的电商网络购物的消费者,也可以开立支付宝帐户,专门享受支付宝的便捷支付功能。例如,今年春节期间兴起的支付宝红包,本质上就是将传统节日期间用户之间发生的送礼、送红包等与现金相关的人际交往活动线上化。


然而,支付宝为网购客户提供便利和保障的同时,也有一个缺点:相比信用卡先透支后还款的模式,暂时闲置在支付宝中的预存资金无法享受银行的活期利息,使用户蒙受一定的利息损失。这无疑会限制更多的资金流进支付宝中。


20136月,阿里巴巴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了余额宝,通过投资货币市场基金,使得这些闲置的资金可以赚取高于活期存款甚至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息,而且存取方便。这不仅弥补了支付宝原本利率损失的缺陷,也为阿里巴巴网络平台的各类参与者(包括商户与消费者)提供了一种高效、便捷的理财服务。


由于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和支付宝网络已经积累了巨大的客户基础和巨额的存量资金,因此余额宝接入之后,它的成功几乎是一蹴而就。自去年6月余额宝上线后,在短短1年时间,余额宝的资金规模便达到5,742亿元,占同期货币基金市场规模的35%,基金市场的11%,相当于传统银行理财产品规模的近6%。在规模上遥遥领先于其他货币基金,独占鳌头(见图1)。

 



从这个发展路径可以看出,余额宝之所以如此成功,高利率固然是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商网络、支付宝网络以及余额宝三大部分之间存在着紧密的依赖关系和正向的网络效应。阿里的各类电商平台上已经积累了巨大的存量客户资源。这些客户正是形成网络效应的基石,为支付宝和余额宝带来源源不断的资金流入。


余额宝面临的竞争与挑战


余额宝的快速成功,不但唤醒了传统的金融机构(如银行、基金管理公司),也引诱很多互联网公司或电商企业纷纷推出类似产品。


与此同时,随着影子银行系统所产生的贷款期限错配问题得到逐步改善,银行间的短期同业拆借利率今年来呈现出下降趋势,银行间同业存款利率和金融机构定期存款之间的利差逐步缩小。因此,投资于货币市场基金的余额宝也出现了收益率不断下行的现象。到2014630日,余额宝7天年化收益率已从最高点6.695%跌至4.724%


面对上述挑战,余额宝的规模增速虽然明显放缓,但依然保持了绝对额的增长,其行业龙头的地位并未被撼动,这得益于余额宝同阿里巴巴电商网络、支付网络之间所形成的巨大网络效应。


虽然资金有追逐高利率的本性,但由于余额宝中的大量资金还具有为电商活动提供资金支持的支付功能,因此这些资金必须在流动性与收益之间权衡。对这些资金而言,牺牲一些收益来维持其支付宝帐户的流动性是值得的。


相比之下,一些传统金融机构(如银行和货币基金)推出的宝宝只是将传统的基金产品搬到网上售卖,只具有理财功能,而无法形成网络效应。购买这些宝宝只能满足购买者的单一需求(即理财),因此这些客户必定是对利率高度敏感的,也是最缺乏忠诚度和粘性的。另一方面,大部分宝宝的高利率只是上线时的一种营销手段,为了吸引眼球,并不能持久维持)。因而,一旦利率下行,能难留住资金。结果,大部分银行和基金公司推出的宝宝规模很小,同余额宝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


当然,有两个银行类宝宝可能是例外。


一个是兴业银行的掌柜钱包,它所提供的利率一直稳定地高于余额宝与其他竞争者(见图2),因此能以519亿人民币的规模排名第六。但这种高收益的模式能否持续确实值得思考。


另一个例外是工商银行推出的工银货币基金,与现金快线好买储蓄罐对接。它的规模高达870亿人民币,远高于其他竞争者,稳居第三。我们认为,工行宝宝的成功是因为它同工行的信用卡业务建立了关联,使得存放在工行宝宝中的资金可以自动用于信用卡还款,这不仅使客户享受到了较高利率,也为使用信用卡的客户提供了便利。而工行信用卡业务长期 积累的庞大客户资源为其成功奠定了基础。


2:余额宝(天弘增利宝)和掌柜钱包(兴全添利宝)7天年化收益率比较(资料来源:Wind

 

还有一些网络平台(如百度、网易等)或通讯平台(如联通、电信等)推出的宝宝们虽然也同一些网络平台连接,却无法享受到这些平台的网络效应。


应该说,这些互联网平台已经充分利用了它们既有网络所拥有巨大的客户资源,帮助宝宝们在短时间内达到一定规模。但这些宝宝们却很难帮助互联网平台增强现存的网络效应、或者在宝宝的购买者之间形成新的网络效应。


余额宝面临的威胁


我们认为,对余额宝的真正威胁可能来自于一些具有相似网络效应的互联网企业。在我们看来,腾讯的微信平台以及微信-京东的联合平台可能具有最大的潜力来挑战余额宝和支付宝。


在植入微信支付之前,微信是一个标准的单边网络,因为这个网络里最初只有一类参与者,即聊天人。理论上讲,如果一个单边网络有足够大的资源,这个单边网络很容易借助于网络效应的威力而发展成为一个两边网络。如果跨边的网络效应是双向的正反馈,那么这个新的两边网络甚至可以一蹴而就。


基于这一原理,腾讯通过置入微信支付,引入商户到微信网络里,把这个单边网络转变为一个两边网络。


不仅如此,微信用户群之间的组内网络效应更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微信好友之间的推荐更令人信赖,好友之间的口口相传无疑有更好的促销效果。


同时,一些微信公众号吸引了大量兴趣偏好相似的订阅者或粉丝,建立起许多网络社群,它们的推荐和促销往往具有很大的影响。


在支付手段方面,由于微信支付不需要预存资金、可以直接从信用卡和借记卡支出,相比支付宝更加便利。微信也效仿余额宝推出了微信钱包,以收集沉淀资金,使用户之间进行现金互动(如发送微信红包)。不仅如此,腾讯在与京东合作中,还保留了京东货到付款的支付方式,令网购用户感觉更加可靠。所有这些因素使得微信支付极有可能成为支付宝未来最强大的竞争对手。


而基于这个电商网络和微信支付,腾讯可以轻松地将更多的金融服务(如推销理财产品)附加到微信平台中,因此它的快速崛起也是水到渠成的。这估计也是微信上的理财通在推出后的三个月里就迅速筹集到622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的原因,未来有可能进一步威胁到余额宝独占鳌头的地位。


余额宝的未来


虽然网络效应帮助余额宝发展到今天,但面对上述的挑战与威胁,余额宝的未来也不是高枕无忧的。截至20146月,余额宝规模已达5,742亿元,但其增长速度已明显放缓,出现了市场饱和的初步迹象。要想打破增长的瓶颈、把规模提升一个新的台阶,余额宝必须借助于支付宝交易量的进一步提升,而后者则要依托阿里巴巴的电商生态网络的进一步扩张。


根据新闻报道,阿里巴巴的电商生态系统正在利用平台现存的巨大用户资源,把多层次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加入网络见。


另外,余额宝也可以在未来推出满足不同投资者需求的多样化的理财产品来突破增长的瓶颈。


同时,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也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如果余额宝能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充分利用其庞大的客户资源和巨大的网络效应,它完全有可能拓展成为中国主流的理财产品和理财渠道。


(本文与唐俊杰共同完成,节选自作者向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提供的交流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