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智威:防范股市风险需着眼中长期改革

发表于 2015-08-03    来源于:李迅雷

近日,新供给金融圆桌第8期在北京举行,会议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中航国际交流中心协办。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发表了题为《下半年宏观经济展望和市场对改革的期望》的演讲。张智威表示在多政策推动下,股市风险短期得到控制,短期政策目标已基本达到,他认为可以对中长期改革再次聚焦。股市有很大的波动后,现在可以反思对杠杆的管理,对泡沫疯涨,对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不仅要考虑到如何控制风险,也要反思风险为何会加大。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智威:特别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两方面的讨论。


第一方面关于下半年展望的事情,我们觉得对经济下半年不是特别的担心,我觉得还是有这么一个企稳的现象已经显现出来了,甚至到四季度经济会有好转。两方面的理由,一方面政策咱们放松周期的角度来看,货币政策从第一次降息,去年11月份到今年连续几次降息,财政方面政策也开始出现了反转,5月份对地方融资平台融资的活动做了一些放松,对一些在建项目的支持也增加了。所以,货币、财政两边的政策现在对经济还是比较有支撑作用。


尤其财政方面做一个政策的转向,我们自己的判断是5月中发生,到现在也就是两个多月这么长的时间,它的影响可能是在未来的几个月逐渐的显现出来,这是第一个原因,政策放松周期的角度来说,我们是处于前期放松的政策逐渐的在实体经济中产生作用。


房地产方面看到了一些先行指标有比较明显的好转,大家都看到销售的是反转比较快的,过去一两个季度整个全国的房地产销售都是比较好的。另外,市场讨论不是太多的我们自己比较关注一点是土地市场的回暖,土地市场的回暖是在6月份、7月份发生,在这个数据发生之前,实际上我自己对于下半年的经济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房地产虽然销售的数据回来了,三四月份开始回来,房地产商没有去买地,所以,很难说是不是销售回暖了,投资也都会回暖,两三个月之前大家还是有很多的争论。现在我们自己的信心更多一点的确实看到房地产商有钱之后是去买地了,在6月份地产的回暖是比较明显的,如果看三个月的平均,同比来看,三四月份同比的增速大约是在负30、负40非常差的状态,6月份、7月份的时候已经看到同比快速的回升到零增长左右,零增长不能说多好,但是环比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回升。


土地市场比较关键,两方面对中国经济有促进作用,一方面是往下走我们现在预计四季度的时候房地产的投资周期会略有好转,这对中国经济支撑力量是很重要的。地方政府的角度财政方面可能会有好转,对基建的投资也会有一个支撑。下半年两个投资方面的支柱,一个是房地产,一个基建,两方面都能比上半年发的更猛一些。这是为什么对上半年我会更乐观一点。


需要关注一点的风险点是在通胀方面,猪肉的价格最近上升的比较快一点,但是在这方面跟过去的周期相比较,这次我们没有什么猪肉以前的蓝耳病等问题,今年这个风险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所以,可能对下半年通胀还是一个比较缓和的上升预期。这方面的风险要关注一下。这是下半年宏观经济的展望。


关于市场对改革的期望,为什么想讨论这个事情?最近股市的波动确实使得海外的投资者对于国内改革,尤其是资本项目开放的改革有一点担心,因为往前看几个月,一季度、二季度的时候,尤其海外的投资者对国内的人民币国际化提速,资本项目的开放这方面的改革预期是很高的。不管是股票市场还是债券市场,过去一段时间有比较多的政策推出来,现在站再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刻,有了股市的波动可能会有一些争论,是不是还要推动这些政策,是不是资本项目开放之后,咱们股市方面的风险更难控制。我希望未来的这几个月,咱们短期的问题,股市波动性短期的风险被控制了一些,是不是更多的要考虑一些中长期改革的步伐的问题,尤其是对人民币国际化,这么大的国家战略,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我觉得我们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战略,各个改革方面推的比较快的一个战略。我觉得不管在经济方面还是外交方面也是有比较大的成果的一个方面。我个人希望咱们这次资本项目开放步伐不要受到太大的影响,可能对咱们国家往前走,不仅仅是一个方面的改革,对其他方面改革促进的作用来看也是一个很关键的改革。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要坚持一下,尤其是在短期的政策目标已经基本上达到,股市风险短期得到一定的控制,是不是对中长期改革应该再聚焦,不要让他的步伐有太大的影响。同时,这个方面是不是也是一个机会,我们有了股市很大的波动,是不是现在也可以反思一下对于杠杆的管理,对于泡沫为什么会涨起来,涨的这么大,对经济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不仅仅要考虑到怎么控制现在的风险,也要反思一下为什么会起来。可能现在也是一个时间要做反思的时候。


刚才几位嘉宾,包括吴老师提到对契约精神的重视,契约精神听着好像比较虚,实际上它是真正的金融价值,比如一个国家的资产或者一个市场的资产,这个资产为什么全球都愿意买,这里面蕴含着契约的价值还是蛮高的。所以,我们在做一些对于股市的讨论的时候,这些可能是无形的资产,怎么样保证它的价值是很重要的值得我们关注的事情。


刚才金海年也提到应该推动的改革措施,我也同意,像注册制、背书制度,我们股市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波动,可能和这些制度性的建设有很大的关系,中国的股市和其他的市场比较的话,制度性的建设还是能够看出来哪些地方可以改革的。


所以,在大的方面来说,最后总结一下,现在可能是一个考虑资本项目开放的改革,不应该让它步伐受到太大的影响,应该避免因噎废食,考虑到现在的风险,就把这个改革步伐放慢下来,这可能比短期的风险更严重的一个风险,大家需要关注。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