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陈兴动:重新审视中国经济增长

发表于 2015-09-08    来源于:陈兴动

陈兴动  巴黎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


A股市场大跌、强硬的救市措施、人民币骤然贬值以及天津惨痛的爆炸事故,都令人不由得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感到担忧。7月的数据表明,中国的工业经济增长速度继续下滑,名义增长趋于零; 生产者价格指数通货紧缩恶化。


经济下滑有一部分是因为中国反腐败行动带来的负面效果。决策者正在寻找抵消这些负面效果的方法,10月的五中全会和“十三五”规划是判断中国经济未来走向的关键。


然而从短期来看我们并不乐观,经济增长很可能在2015年下半年进一步减速。我们已经在重新审视对2015年和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


应仔细评估当前政策效果


中国最近并不太平。812日发生在天津港的爆炸惨剧使中国损失惨重,不但遇难人数众多,财产损失也极其高昂。811日,在全无预警之下,中国人民银行出手震惊市场,人民币骤然贬值3%,并改变了中间汇率报价机制。A股市场在不到12个月里经历了繁荣与崩溃,促使政府采取了大规模的救市措施,被称为“靠力救市”,而这些举措招来了广泛的批评。甚至官方统计数字也表明中国的GDP增长,尤其是工业生产方面,不但仍然疲软,而且减速加剧。


主要由工业制造业和矿业构成的中国工业经济经历了真正的生产增长放缓,7月增长率同比从6月的 6.8 降到了6.0%,而2015年的前五个月则为6.2%。7月名义工业产值增长率同比增长跌至0.3%,创下了 2009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7月,季节调整后工业产值环比增长率仅为 3.9%(年化),从6月的7.7 骤然下滑,预示着更明显的疲软迹象。


从生产者价格指数来看,工业经济通货紧缩进一步恶化。生产者价格指数已经连续41个月为负值,在7月达到破纪录的同比-5.4%,相比6月则为-4.8%,而本年度前五个月则为-4.6%。尽管生产者价格指数通缩的一部分原因是来自外部,由于疲弱的有效需求增长导致的产能过剩,才是中国经济形势恶化的主要原因(表1显示生产者价格指数的通货膨胀与实际工业生产增长同步,相关系数为0.64)。


从去年年末开始,为了制止增速下滑,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许多稳增长政策措施。虽然政府宣称稳增长的措施有效,使增长率保持在了所需或合理范围内,而实际上,政府已经明确地意识到了下行趋势超出预期。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降低了三次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为中国开发银行提供了1万亿元人民币的抵押补充贷款,批准了11项新投资计划包,出台了京津冀一体化规划,推出了总额近2万亿元人民币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PPP),还批准了2万亿元人民币的地方债务置换,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城市建设公债、项目公债和其他借贷方式募集资金,为公用事业项目融资,并加快增值税出口退税,以便促进出口。


尽管如此,各项措施仍然远远不足以对冲增长受到的下行压力。其结果就是,出口未能带来增长动力,实际上在2015年前七个月甚至出现了0.8%的下降,远远落后于 2015年增长6%的目标。从零售额来看,消费尽管还比较平稳,在1月至7月仅增长10.4%,低于2014年同期的12%。最重要的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不但受到制造业产能过剩和房地产业供应过剩带来的抑制,还受到了基础设施融资短缺的不利影响。


激励地方官员追求增长和吸引投资的机制已被打破。北京的反腐败行动给官僚体制带来了震慑影响,官员们不再把促进增长视为关键绩效指标,不愿作为、不敢为、不知为成为普遍现象。


缓慢改革进程无异于杯水车


此外,中国政府的市场化改革进展缓慢,并未对促进私营经济发展产生多大影响(如果有的话),反而成为了一种阻碍。私营经济投资占到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二,在7月同比增长仅为11.3%,比去年下降了8.3个百分点。相对中国的国有企业投资同期增长11%,下跌3.3个百分点。


如果中国政府要实现2015年实际增长“保七”的目标,仅根据工业生产增长来看,中国年初至今的增长低于预期。如果官方预测的2015年一季度、二季度和上半年实际GDP增长7%可信,只能靠服务业增长的估计来补充增长缺口。


而与今年前七个月工业生产的年同比增长大幅下滑至仅1.4%相一致,工业利润也在前半年出现了年同比0.7 的萎缩,企业税收在7月年同比下跌7.8%,银行的年同比不良贷款率也在六个月(截至6月)内飙升35.7%。


我们认为或许该重新审视政策了。疲软且正在放缓的增长速度不但威胁到了政府的增长目标的实现,还明显增加了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风险。当前情况表明,中国政府似乎对经济情况的预估过于乐观,认为一切尽在掌握,并可能低估了国内和国际发展产生的复杂局势。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可能正在进行政策评估和反思。


当前的增长速度下滑态势可能不会因为几项小幅促增长政策措施而得到有效改善。中国政府需要出台重大的政策措施才能打破僵局,激发起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促进经济再次增长的积极性。


从这一角度考虑,10月召开的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将是关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此次会议将审议中国2016年至2020年的“十三五”规划。中国共产党将设立切实可行的目标,提供有效的政策选择,恢复经济增长的信心,这都至关重要。我们预计中国政府将改进政府官员和国有企业管理层的激励体制,采取积极的国有企业改革措施,加速预算和税务改革,继续户籍制度改革,加速城市化,着手金融行业的放开事宜。


然而,短期来看,我们对任何增长的前景持谨慎保守的态度。中国政府似乎还没有有效措施,将当前增长重新导向正轨。随着天津爆炸事故、A股市场泡沫破灭和最近其他事件的发生,我们相信,截至今年底,中国的增长速度将继续下滑,不仅工业生产,而且服务业增长也将受影响。我们正在调整对今年三四季度和2016年的经济增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