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利刚:人民币、SDR与资本市场开放

发表于 2015-11-20    来源于:FT中文网

本文作者为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利刚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后审议SDR(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的前夕,人民币纳入SDR纷纷获得各方支持,其中IMF总裁拉加德在1113日发表声明力挺人民币,并建议执董会将将人民币纳入SDR,在G20期间,美国财政部部长也表示,如果人民币达到IMF的标准,也将支持人民币加入SDR。从目前的迹象来看,人民币纳入SDR几乎已无悬念。笔者认为,如果最后人民币被成功纳入,这意味着中国未来将履行对世界承诺,金融体系改革和资本市场开放的步伐将会加速。


在今年IMF启动新一轮SDR的评估中,人民币是否是贸易和金融交易中“自由使用的货币”成为争议焦点。IMF早前已在考虑制定一个明确的标准,包括货币是否可以作为储备资产、外汇市场的交易量、以及是否可以通过衍生工具对冲等,来确定这一货币是否有资格被纳入SDR


首先,货币在国际贸易中的广泛使用程度是其能否纳入SDR的首要因素。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迅速上升,2013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国。20109月,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启动,预料到今年年底, 30%以上的中国贸易都是以人民币计价。同时,外商直接投资(FDI)是衡量货币是否被广泛使用的重要标准,因为中国的FDI代表了其它国家直接投资以人民币计价资产的总量。根据联合国的最新数据,2013年,中国是全球获得FDI的第五大国,这一排名并未包括通过香港来投资中国的FDI,而事实上,香港是全球FDI流入量第三大的经济体。此外,随着中国公民在海外直接投资的增加、以及中国政府使用人民币进行海外发展援助,人民币也日益发展成为投资货币。


第二,人民币国际化的快速推进,使得境内和离岸人民币外汇市场繁荣发展。目前,个人投资者和央行已可以通过各类衍生产品对冲人民币的汇率风险。2013年,人民币已为全球外汇交易总量第九大货币,人民币利率衍生工具的交易总量也已排名全球第十。SWIFT的数据显示,201510月,人民币已经超过日元、加币和澳元,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全球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的总量不断上升,这也将提升人民币外汇市场交易量。


为了考量人民币的国际地位,笔者综合考察了各主要货币在全球贸易和投资金融活动中的使用状况,来评估各货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资格,其中,笔者将45%的权重给予该货币在贸易和投资的使用状况,将55%的权重给予它在金融活动的使用状况和它作为储备货币的状况。所有的指标都以其在世界总量的占比来计算,之后将各个指标进行加权,得出各主要货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得分。笔者的计算显示(如图),人民币在这一资格考核中,得分已高于日元。有理由相信,未来五年后,人民币很可能超过英镑,成为全球第三大国际化的货币。


图表. 澳新银行:货币纳入SDR一篮子货币的资格得分


来源: COFER, 中国人民银行,世界投资报告,彭博, SWIFT,澳新银行


但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纳入SDR其实并不会给中国带来任何直接的效益和影响。截至20153月,IMF已经创造了2040亿SDR并分配给IMF成员(相当于约2800亿美元)。如果人民币在这一篮子货币中占3.5%,那么,全球央行中约98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将是人民币。相较全球目前11.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总量,人民币纳入SDR带来的直接影响并不大。此外,由于SDR很少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真正被使用,目前也没有国家根据SDR的组成来进行外汇储备的配置。另外,即使人民币被纳入SDR,也并不意味着它会立即成为其它国家的储备货币,各国央行最终仍将根据市场因素来决定是否将人民币纳入本国的储备货币。


不过,从战略上看,人民币纳入SDR对中国却有着重要的意义,这意味着中国未来将致力于加速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开放。随着资本市场和金融服务市场进一步开放,中国可能再次面临资本流出的压力。然而,一旦MSCI等更多指数将中国A股纳入其新兴市场的指数组合,全球的更多资金也将随之流入中国,投资人民币相关资产,这将进一步完善以市场为基础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因此,笔者认为,人民币纳入SDR2011年中国加入WTO具有同样的重要意义,这将使得中国的金融体系真正融入全球体系,也让中国真正形成以市场主导的经济体制。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政府全力争取国际社会支持并推动人民币纳入SDR,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国际承诺。今年3月初,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将力争在2015年年底前基本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8月份,中国政府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行改革,人民币汇率实现一次性贬值,汇改之后,央行所设定的人民币中间价与境内即期汇价之差开始大幅缩小,汇率中间价开始较准确地反映出市场中人民币的汇率水平。10月份,中国政府公布的“十三五规划”中决定,在未来五年中,中国将加速开放资本市场并推进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体制改革,并计划在2020年实现资本账户全面开放。这一系列改革,既是中国政府推动人民币纳入SDR的重要举措,也是中国履行承诺的实际行动。中国希望用实际行动换得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支持,也同时对世界释放出改革的积极信号,中国愿意容忍经济增速进一步缓慢来实现经济的结构改革,并在全球经济中承担应有的责任,成为负责任的大国。


IMFSDR一篮子货币的审议结果后,如果人民币成功被纳入,由于技术问题,人民币正式列入SDR最早也可能要到20169月。笔者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仍需要积极履行承诺,加快开放资本市场和金融改革,这也将给中国和西方世界将是“双赢”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