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高善文:长期增长与结构转型

发表于 2016-02-01    来源于:清华金融评论

本文为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高善文发表于清华金融评论(本文编辑/丁开艳)


本文认为未来中国制造业增长或长期低于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而服务业对总体经济形成更多的支撑。其中,信息和通信,专业、科学和技术活动,社保、教育、医疗、公共管理、国防等服务业领域将快速增长。


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重化工业化高峰的结束,过去5年中国经济潜在增速趋势下移,到2020年还可能进一步下降到5%5.5%的水平。


从国际经验看,GDP达到800010000美元(1990年不变价)区间,制造业与服务业增加值之比见顶回落。中国已经跨越这一区间,未来制造业增长或长期低于GDP增长,而服务业对总体经济形成更多的支撑。


中国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在信息和通信、社会中介服务、教育医疗公共管理等领域尤其显著。数据层面上,过去几年相关服务领域扩张的迹象也已经非常明显。


中国经济增长趋势


5年以前,笔者曾经针对2011年—2020年的长期经济增长做过一些预测。


当时估计的是,在中性情景下,至2015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可能下降至7%7.5%的水平,至2020年,更进一步回落到5%5.5%区间。


5年过后回头来看,当时的这些估计并不精确,但大体仍然是过得去的。


图中两条线分别代表了最乐观情形和最悲观情形下经济增速的走势。现实经济更可能沿着两条线之间的中性情景行进。


当时笔者认为,潜在经济增速系统性转折的背后,有两个关键的主导原因:一是人口因素对中国经济的支持作用正在消退,甚至转为相对偏负面的拖累;二是中国的重化工业化高峰正在走过,其所对应的经济高速增长状态也正在结束。


方向上,笔者认为继续沿用此前的这一预测没有太大的问题。未来5年,中国经济潜在增速的进一步下降可能很难避免。到2020年,潜在增速也许回落到6%以下,很难超过6%


服务业的发展空间


在潜在经济增速趋势下滑的背景下,投资者和市场分析人士普遍对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更加关注。


2转引自相关的文献研究,展示了二战结束以来,全球较大规模经济体的人均收入同经济结构转型之间的关系。横轴是所分析国家的人均GDP,以1990年不变价美元计价,并取对数。不同年份的人均GDP均放在图形中。纵轴是各国制造业与服务业增加值之比。


可以看到,图形数据点明显呈现出马鞍形走势:当一个国家人均收入水平比较低的时候,制造业相对服务业总是更快地增长,制造业与服务业增加值之比持续上升。当一个国家人均收入水平比较高的时候,制造业增长开始放缓,并低于服务业增速。马鞍高点对应的人均GDP800010000美元(1990年不变价)之间。


中国人均GDP2010年—2011年达到8000美元,目前在11000美元附近(均为1990年不变价)。从前述国际经验来看,中国制造业相对于服务业的比值可能正呈现趋势性的下滑。


这同时也意味着,过去几年所经历的制造业减速过程应该是不可逆的,并且可能仍然没有完全结束。可以预计的是,未来服务业扩张将长期快于GDP增长,从而对总体经济形成更多的支撑。例如,假定2020GDP增速在5.5%附近,那么制造业增速也许只有4%的水平,而服务业增长也许在6.5%7%附近。


当前背景下,哪些服务业领域仍然存在广阔的发展空间?


服务业简单来讲就是第三产业。我们首先可以将中国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与发达国家做一个比较。


2014年,中国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只有48%,发达国家平均在70%以上,差距超过20个百分点。未来中国第三产业比重持续攀升,并最终追平发达国家,并不会特别意外。


更进一步,笔者将服务业细分。能够看到,在批发零售、仓储物流、住宿餐饮等领域,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并不大。


与发达国家差距异常大的行业主要集中在四个领域:一是信息和通信领域,差距超过一倍;二是在房地产领域,差距接近一倍;三是在专业、科学和技术活动,行政和辅助活动领域,简单来说,就是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独立科研机构等等,这方面的差距达到三倍;四是社保、教育、医疗、公共管理、国防等领域,差距超过一倍。


中国房地产业增加值占比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城市化水平偏低有关。随着城市化率的提升,房屋的租赁、买卖需求仍然会上升,房地产增加值占比也会追上去。实实在在的差距是在另外三个领域,未来服务业的高速增长,我们认为大概率也会在这些领域发生。


过去几年,在服务业领域,特别是以上提及的服务业领域,这样的追赶过程是否已经开始?从已有经济统计数据来看,回答是肯定的。


目前中国的第三产业大类划分包括批发零售、交运仓储、住宿餐饮、金融、房地产及其他行业,以上提及的很多领域都被划分到“其他行业”里面。恰恰是在这些单独列出来的行业,我们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已经不大,而没有进一步细分统计的“其他行业”,2013年以来增速逆势上升。


“其他行业”占第三产业的比重近40%,占全部GDP的比重也有20%。这样,2013年以来“其他行业”的逆势上升,对GDP的贡献已经达到了0.4个百分点。在A股市场上,传统行业与新兴行业指数走势的差异,很大程度上也与经济结构的转型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尽管经济转型实实在在地发生着,但必须清楚的是,迄今经济转型所产生的支撑力量,仍然无法抵消传统行业走弱所产生的拖累,在此背景下总体经济增速持续下滑。


通常在提及经济转型的时候,人们除了关注服务业的扩张,同样重视的还有制造业的升级。


制造业升级的证据是较多的。例如,在传统行业,为应对利润的恶化趋势,企业提高高毛利产品的比重,这即实现了产品的升级。再如,计算机、通信和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速长期高于整体制造业,并且近两年在宏观经济低迷的背景下仍然维持了稳定,对总体制造业增长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再如废弃资源利用业,这个行业规模特别小,对整个制造业的影响有限,但其扩张速度很快,并在近两年增速趋势回升。


但必须承认的是,从已有分行业数据来看,制造业领域的转型升级以及对经济增长形成重要支撑的证据仍然不是特别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