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俞平康:楼市人为限购是不懂老百姓生活 错了要及时改

发表于 2016-06-15    来源于:俞平康

自上个月权威人士一席话后,市场普遍猜测宏观调控政策是否会发生变化,这其中尤为关注的是货币政策。


宽松或稳健的货币政策相对应是资产价格上涨,今年以来,一二线城市房地产价格飙涨显然已成为社会焦点。与此同时,地价还在涨,比如近日深圳拍卖的几块土地价格。


不过,从当前的宏观经济数据来看,倒也并不太差。613日,国家统计局称,5月份,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0%,与4月份持平,环比增长0.45%1月至5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87671亿元,同比名义增长9.6%5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环比增长0.49%


如何看到当下的经济形势,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前海传媒日前专访了长江养老保险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俞平康。


他曾任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波士顿区行经济政策分析员,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顾问;曾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货币金融系,硕士生导师。俞平康获得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经济学博士(全额奖学金),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汉弗莱公共管理学院硕士(全额奖学金),中国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工程学士(保送)。曾参与多项重大政府咨询项目,发表了多篇高引用率的英文学术文章,创编美联储经济季刊一份。


前海传媒:目前的货币政策是否要可能紧一些,因为此前也放了天量?


俞平康:一季度货币政策本身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主要是信贷政策过去宽松,特别是在目前实体经济各个生产性行业需求并不强劲的情况下,我们目前放松信贷,事后也非常明显,主要是流向房地产业,这使得资源向房地产过于集中,这个时候一旦房地产出现下行,会带来非常巨大的系统性风险。


从防风险角度,也从资源有效利用方面,我们都应该尽量避免。所以,从目前时点再往后看的话,我估计货币政策还是要维持稳健,就像权威人士那篇文章所谈,要回归整个金融市场的本质,货币要通过银行信贷和金融市场两条渠道来为实体经济输送资源,这时就取决于金融市场和银行信贷传导渠道是否通畅。


目前来看,在股票市场,新股发行还不是注册制,所以这条渠道必然是堵塞的,债券发行在2015年是非常积极的现象,从2014年底债券发行门槛降低后,2015年债券发行进一步比之前通畅,那么到2016年,债券发行又受萎缩,这个现象应该尽快去谨慎对待。


对银行信贷的话,2014年、2015年都说传导渠道不畅,银行惜贷现象非常严重,但要找到银行惜贷现象的根源才能对阵下药,而不是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银行惜贷的最本质根源,信贷资源并没有流向真正最有效的部门,还在于我们实体经济内在的体制问题,所以还需要加快经济体制的改革,特别是集中于国有企业和财税制度的改革,只要这样才能把银行信贷资源引导到有需求的地方。


所以,对房地产的信贷投放应该边际上收紧,房地产本身问题还是财税体制问题,就是地方政府税收来源在哪,它不能仅仅依赖土地财政,如果仅仅依赖这个,那它有非常大的动力是推高地价,我们现在看到房地产开发商的利润近年来已经不断压缩,其实压缩的已经非常窄了。


因此,很多开发商也被迫转型,它在房地产业也赚不到钱了,这时为什么房地产价格还是居高不下,主要是因为地价不断往上升,地价为什么会升,最主要还是地方政府有推升地价的内在激励机制。地方政府会严格控制土地供给,或者是通过土地市场的垄断来推高地价,同时推高房价,这样一个激励机制不改变的话,住房问题肯定是不能得到有效解决,特别是一二线城市。


而三四线城市当然是另外的问题,它是前期过度依赖土地财政,不断的把建房-拍地-建房过剩的房地产供给,如何消化。房地产如何走向健康的正轨,都需要财税体制改革。


对于国企改革的话,我们对它如果没有理顺的话,会发现信贷资源会流向由政府隐形担保的国企或者是低效的经济部门,使得这些低效部门进一步加杠杆,使经济结构进一步恶化。


从整体的民营部门看,整体杠杆并不高,而且它资金运用效率是非常有效的,但我们看到的是,当过度依赖财政投资,信贷资源过度向房地产和国有部门倾斜的话,民间投资会被进一步挤压,所以整个一季度,民间投资增速还在进一步萎缩。


这都给我们敲响了及时的警钟,从人民日报权威人士发表,本质上是一个及时的方向性纠偏,它本身是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前海传媒:现在房地产问题,尤其一二线关于泡沫讨论非常多了,您怎么看?


俞平康:它分需求和供给因素,需求方面还是非常旺盛,而且现在是人为限制需求,限购,但我觉得目前这种限购状况,扼杀了城市经济的活力,包括对房地产总需求方面的限购,同时又没有特别增加土地供给,所以使得土地供给的价格居高不下,这两者加在一起是严重扼杀了城市竞争力。


也就导致了为什么现在中国产业结构还没有转型,低端的制造业优势已经在国际上失去了,就是因为房地产几个急速攀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个城市即使像北京、上海,它会对国际海龟人才可能会有所放松,但一个城市不可能完全依赖高端人才,因为城市需要各行各业,它需要多元化的人才,所以,我觉得如何激发城市活力是当务之急。


对房地产产业的话,并不单单是它本身割裂地看,而是要放在城市竞争的大格局下,我觉得房地产业牵一发而动全身。


个人是非常赞同人民日报权威人士的观点,是去杠杆不是加杠杆,前期资本市场包括实体经济讨论,经常有这样的观点,我觉得是危害性很大,有人说我们中国的杠杆高主要在于国企和政府,居民GDP杠杆相比其他国家是比较低,所以在企业去杠杆同时居民加杠杆,这个是没有必然联系的,而且观点也是非常有害的。


最后我们会发现,企业没有降杠杆,居民部门已经提前加杠杆了,而且居民加杠杆还不是居民本身的意愿,是政府在逼迫他加杠杆,引导资源到房地产,本身房地产价格在一线城市已经到了工薪阶层承受的极限,以一个年轻硕士毕业生为例,他可能工作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像样的房子,这就使得广大的劳动群众很可能失去了美好生活的愿望,而且使得人的职业失去流动性。


而且公共租房市场又没有发展起来,这些城市里面一般的工薪阶层如果买不起房子,他会被房东不断的赶来赶去,因为没有一个公共的租房市场,都是个体的房东进行出租,这样房东看到房价上涨可能就要把房客赶走,所以使得大家没有安居乐业的状态。


我觉得如果城市群体中,如果没有安居乐业的状态,这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社会,这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前海传媒:目前还没有?


俞平康:我觉得目前还没有。别说一般的工薪阶层,包括收入比较高的金融产业人士,都很难有一种安定的感觉,其实本质上是被这样的住房市场逼迫了。所以,从国计民生大处着想,房地产市场应该尽量保持价格不上涨,同时增加土地供给,增加住房供给,而不是从需求端加杠杆,抬高价格,这完全是错误的。


这种政策出台完全是对国计民生老百姓生活没有切实感受情况下,发出的错误政策信号,这种错误应该尽量避免,我相信这也是权威人士在文章中所体现出对人民群众生活的关心。


当然,对于政策方面,不可能所有的政策都是百分之一百正确,因为人无完人,政策也是一样,但要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纠正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