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杨成长:要让房价涨又要去库存 这是不可能的

发表于 2016-07-19    来源于:杨成长

从当下而言,可能最吸引全民关注的莫过于房地产与国企改革。


如何看到这两个问题,前海传媒日前专访了申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杨成长。杨成长同时担任民建中央委员、民建中央财经委副主任、上海市人大代表等,在相关政策制定上也多有参与。


在他看来,前期处理中把房地产库存简单的采取加杠杆政策,刺激需求,这是有问题的,现在已经纠正了,它导致了房价出现大幅上涨,这个是去不了库存的,因为房价一涨,就立马增加投资盖更多的房,那房地产库存怎么去的了呢?要让房价涨,又要去房地产库存,这是不可能的。


前海传媒:市场上此前议论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比如改变一行三会形成统一监管,您怎么看?


杨成长:长期来看,金融监管肯定一体化,但短期来讲,我觉得把三监会合并,形成同一个监管部门,还没到时候。


我们现在只看问题,不看它的优点了,应该说过去十几年,央行管宏观调控,三个监管部门主要管三个市场监管,这个路子还是对的,就是分业监管模式能促进保险业、银行业。证券业发展起相当大作用。


过去这种监管主要是管机构,因为在中国最有效的就是管机构,不是管证券市场,是管所有证券市场的所有机构,包括交易所、证券公司,它是通过机构来影响市场,这个是比较有效的。


现在主要是出现了三个跨市场的问题,一个是资产管理,因为资产管理可以相互投资,另一个是出现了互联网平台,第三是出现了很多新业态的金融,所以这就导致了我们现在的风险因素。


但我觉得就问题解决问题,长期是这个趋势,短期可能还不具备条件,它需要一个过渡。


前海传媒:供给侧改革目前关键要做什么?


杨成长:供给侧改革主要在三个方面,第一、聚焦问题,不要太散,现在就是三个问题,一个是产能过剩,一个是库存太大,另一个是不良资产处置太慢。那就针对这三个问题来。


同时要考虑到房地产库存跟工业产品库存完全不同,因此前期处理中把房地产库存简单的采取加杠杆政策,刺激需求,这是有问题的,现在已经纠正了,它导致了房价出现大幅上涨,这个是去不了库存的,因为房价一涨,就立马增加投资盖更多的房,那房地产库存怎么去的了呢?所以要让房价涨,又要去房地产库存,这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不让人投资,像这些我觉得都是值得思考。


第二、大家感觉不能光提供给,不提需求,核心还是供给与需求结合,现在对企业来讲,不是说它不能生产,而是生产东西卖不掉,生产需求有限,所以还是要拓展需求,不是说有了供给侧改革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第三、搞供给侧改革稳固推,但不能搞运动式的,让所有企业都去杠杆,让人员去产能,人员问题、社会稳定问题解决不了,失业增加,这个也不行。现在已经做了些调整,核心是把供给改革和需求改革两者很好的结合起来,不能单提供给。


这里面核心是供给侧改革主要利用市场去解决,不能简单用行政手段解决。


前海传媒: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上的表态,很多人有不同解决,您如何看?


杨成长:权威人士表态应该说是统一思想,一个是中国经济目前为止没有出现V型上涨,不具备这个条件,长期来看,我们最好的结果就是保持平稳增长就不错了。


第二、我们现在不能采取刺激房地产宽松货币扩大投资这种增速,还是要通过结构调整,利用创新刺激增长。


第三、创新上讲,供给与需求需要有效结合。特别是防止金融市场供给侧改革或者通过经济反转去恶意炒作,像前期的期货市场一样,所以说金融市场要回到它的本源。


前海传媒:今年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引起关注,这是否能维持?


杨成长:长期来看,这些一二线城市稳中有降是必然趋势,往三四线有所蔓延,但我觉得这种效应会递减。


我们能看得出来,到下半年,整个全国房地产市场房价都趋于稳定,未来两三年,甚至中心区的房价也将有所回落,这是大的趋势。


前海传媒:房地产问题议论非常多,有些人认为风险很大,可能会步入日本后尘。


杨成长:房地产整个总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需求总的趋势是稳中有降,供给以及投资方面也应该随之下降,因此房地产投资下降,房地产供给端下降,这是必然趋势,房价从全国来讲,平均水平不高,局部地区中心城区房价按照人口聚集程度,应该是差异比较大,这也是正常的。


所以,我不认为全国房价会出现比较大风险,或者像日本那样出现严重泡沫,目前还不具备。但长期来看,现在肯定要控制住房价上涨趋势,特别是对于加杠杆炒作房子肯定要严格限制。


前海传媒:国企改革备受关注,前一段时间,国资委提出国企事项要先经过党委同意。


杨成长:我觉得两条线还是要分开。过去强调党和行政完全分开,现在来看是不可能了,因为党管大局嘛。


但这两个程序是要分开的,第一个董事会、经营班子、股东大会是企业正常的制度,党管企业的话,主要体现在两点上,一个是人的管理,党管干部,另一个是所谓“三大一重”牵涉到重大国资决策的可以管,并不是正常的企业经营流程中把党委作为必要流程,最新也没提这方面,所以可能会有一些误读,好像日常管理都需要经过党委。


还是要强调两块,一块是大政方针,一块是人,这个方向没改变。


前海传媒:国企改革进展到现在,整体上似乎低于预期。


杨成长:这里面核心问题不是低于预期,是大家认为通过改革企业效益就好了,这是高于预期了。国企效益不好不完全是制度问题,前几年为什么国资国企效益那么好,因为它主要是钢铁煤炭石化这些,比重比较大的行业景气度非常高,你说它制度上有问题,当时还是不错。


现在行业景气度下来了,产业结构变化了,所以现在国资国企效益下降主要是产业结构导致的,不是说通过国资国企改革就使得不景气的产业效益就变好了,大家往往根据产业的变化来确定改革的效果,那怎么改都会觉得不到位。其实不到位主要是经济结构、产业机构导致的。


前海传媒:国企改革,或者说混改总的前景是乐观的?


杨成长:是的,总的前景是乐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