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利刚:特普朗当选,中美贸易战不太可能

发表于 2016-11-11    来源于:FT中文网

尽管刚刚赢得美国总统选举的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对中美经济关系言辞激烈,但是出于过高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成本,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陷入贸易战的可能性并不高。然而,中国当局也必须做好和特朗普政府认真艰难谈判的准备。在针锋相对谈判期间,不确定性将上升,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可能会影响中美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


如中美发生贸易战,两国的经济损失将会巨大。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出口市场,美国的出口总值近年来占到中国总出口的18%。与此同时,自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美国的出口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一直在稳步改善,特别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从2000年的160亿美元居增到2015年的1160亿美元,而美国商品在中国进口商品市场的份额也在同期从2.2%大幅增加到7.7%。尤其是美国对中国保持着巨大的服务贸易顺差,这与其贸易的比较优势息息相关。在2000年,中国仅占美国服务出口总额的1.8%,但到2014年这一数值已翻了4倍,达到6.0%。在美国的服务贸易顺差中,中国的贡献从2000年的2.6%提高到了2014年的12%。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增长,虽然美国对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似乎已达峰值,并且其份额在2015年下降到1.5%。然而,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累积外商直接投资仍然是经合组织经济体中最大的之一。同时中国市场对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的重要性日益提高。 2015年,中国市场贡献了2%的收益,而日本市场仅贡献了1%的收益。凭借其巨大的储备,美国也成为中国资本流出的最大市场。截至20165月,中国持有20%的美国国债(美国国债总额为19.3万亿美元)。如中国减持美国国债,这将增加美国国债的利息成本和利率的波动。


所以任何破坏双边贸易和投资关系的行为都会两败俱伤。如果特朗普用高关税打击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国的经济将在短期内进一步放缓,出口性企业的失业率可能急剧上升,导致社会不稳定。作为回应,中国也将通过减持美国国债进行报复。此外,中国的资本管制可能会收紧甚至重新实施,这将影响许多在中国运营的美国跨国公司。这种反制措施也会降低美国股市估值,通过负面的财富效应影响美国的消费者信心。鉴于中国的消费市场规模及其对美国跨国公司日益重要的影响,美国的经济增长也将受到影响。在中期,中国将更多依靠欧盟甚至日本进行技术升级,导致美国服务业和高科技行业的大量失业,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最新研究表明,中美贸易战将会引起美国境内四百八十万工人失业,美国经济进入衰退。如中国停止购买波音公司的飞机的话,波音将裁员17.9万员工,使华盛顿州失业率大幅上升。总而言之,在贸易战情况下,两个经济体都将受到严重影响。由于中国仍然贡献了25%至三分之一的全球经济增长,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也可能让世界经济陷入衰退。


虽然贸易战不太可能,那么短期内我们可以看到什么风险呢?首先,人民币波动性将会增加。如果短期内美元走弱,短期内不能排除人民币对美元企稳货走强,部分原因是尽管中美政经关系在特朗普执政下不确定因素增加,因为发达国家货币在人民币的货币篮子中比重很高,虽然人民币在中期内会继续相对于一篮子货币贬值,人民币对美元不会太弱。但是,特朗普的扩张基建和减税政策会使美债收益率上升,强势美元也可能出现。笔者的基本观点是,中国当局不会现时鼓励人民币大幅走软来增加市场不确定性。但是,汇率的不确定性和潜在波动会增加。


其次,短期内中美经济政策的巨大不确定性也有损于投资人信心,阻碍资本流入,增加资本外逃,减缓私人投资,导致第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GDP增长率低于预期。如果缺乏政策刺激,我们估计中国的GDP增长可能降低至少0.3至半个百分点。而政策刺激又将导致债务GDP比持续上升,进一步刺激房地产泡沫,从而增加整体金融体系的风险。


中长期,特朗普的执政也可能意味着两个主要经济体之间会酿就许多争锋相对贸易的谈判,有甚于里根政府当年与日本的经贸谈判。特朗普也许会用操纵汇率和贸易战的威胁逼迫中国不得不坐下来与美国人就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进行谈判。事实上,其中的一些问题也可能是中国国内改革议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的当选也为中国加速改革提供契机。同时,这种外部不确定性可能推动国有企业,土地和金融体系等领域在19大前后加快改革的步伐。因此,这将有可能在中期使中国经济尽快走入一个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笔者认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经济互动在中长期将继续加强,因为中国的消费者和金融市场对美国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将变得更加重要。一个有商业头脑的特朗普不可能破坏中美关系的现状,那将违背他的主要竞选承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