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俞平康:日本将失落30年,欧洲注定崩溃,全球的希望在这两个国家!

发表于 2016-11-20    来源于:华尔街见闻

长江养老保险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俞平康认为,未来全球经济的希望在中国和美国,日本、欧洲注定无法完成结构性改革。


俞平康是在华尔街见闻“2017全球最佳投资机会”的年度峰会上做出这番表态的。


俞平康在谈到全球各大经济体时旗帜鲜明的指出,全球各大经济体中,最后有希望的还是要看中国和美国。他认为,美国已经率先完成了结构性改革,美联储明年将稳步加息。中国目前实际增速高于潜在增速,但十九大之后,等人员到位,真正结构改革推进的时候,整个经济大周期很可能又会起来。


他指出,日本不断地射出前两支箭,但永远也射不出结构改革这“第三支箭”。背后的本质在于,一个小政府,无法在改革中面对这么多财阀,株式会社、大的银行、经济金融财团和世界经济联盟。日本本质上还是步履维艰,失落的20年变成失落的30年。


欧洲更没有希望,欧洲连中央政府都没有,只有统一的货币没有统一的财政互助。文件都要翻译成20几国官方语言,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误解,这是根深蒂固的。注定要崩溃。


以下为俞平康讲话实录:


谢谢大家,已经整整一天了,我知道大家听的也非常辛苦,留下来的都是真爱。刚才几位资产管理方面的买方大咖从理性的视角讲了大类资产方面的分析。下面我想把我们经济学家下午后半场,主要意图也是让我们吹一下全球经济,看我们怎么看待全球的风云变幻。


我叫俞平康,长江保险首席经济学家,挂的头衔也可以让我吹吹牛。为什么我讲全球宏观,我回国四年,在美国十几年。我刚才想我讲什么呢?


大家现在在脑海当中,可能是一直在思考,就是拐点,什么时候会转。大家非常关心拐点,为什么?就是因为拐点有风险和机遇。前几天还想美联储的加息和全球市场流动性拐点已经在地平线了,大现在就一个月过去已经近在眼前。全球的风云变幻,整个资本市场的风起云涌是非常两人激动的。


我也非常感谢华尔街见闻团队的邀请,我觉得非常不容易。短短三到五年时间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今天中国资本市场谁不看华尔街见闻,谁就基本上羞于称自己是金融界人士。


当我们政策制定者为供给侧改革推进不力而忧心忡忡的时候,看一下华尔街见闻;当传统媒体从业者为自己所从事的夕阳产业不断衰落的时候,看一看华尔街见闻。只要抓住市场需求,提供有效供给,不管从公司还是整个行业来看都是有很大增长空间,充满希望的。


今天我说话有点结结巴巴,主要是因为至少三天三夜没合眼了。本周以来最大的几十家买方机构,不管是保险资管机构、养老金机构、公募基金,都肯定有一波核心团队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各种原因,其实大家都知道。


我们现在看看,拐点怎么会来。去年12月份美联储加息的时候,资本市场有一轮大的调整,当时大家理性的判断是什么?可能就加息一次,很快又会平息很长一段时间。但这次再来看美联储加息的时候,其实心态已经不一样了。搅动的就是特朗普。


我们中国当然是不断批判全世界民粹主义的倾向。其实民粹主义我们理解是一个贬义词,但用褒义词的方式说是平民主义,对应的单词都是一个词,populism。平民主义就是美国文化几百年前的根基。特朗普是有这样强大根基的,他自己直来直去的人,和当年小布什把戈尔干掉如出一辙。整整八年之前,我们看到很多黑人大妈一把鼻涕一把泪走上华盛顿街头跳舞,历历在目。八年之后整个经济政治和全世界的格局又来了一个轮回。


如何看待所有的事情,不得不回到八年前。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09年演绎成欧债危机,这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前一次类似的就是美国的大萧条,但时大萧条远远没有现在全球贸易和资本市场联动的格局。


几个不同的大经济体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都是向下走的。随后几年美国通过市场化的自我调整,其实也就是我们说的结构调整,慢慢率先走出了低谷。剩下的其他经济体,欧洲、日本、中国,不管是在媒体,在政策领域,在学术界听到的都是结构改革。但结果我们回过头来看,最终还是看的只有中国和美国。


首先做一下减法,为什么日本不用看?这里面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蓝色的虚线,红色虚线是货币政策。安倍上台三支箭。我记得我刚回国,说祝日本人民好运,就是安倍肯定不可能成功,第三支箭肯定放不出来。不断的放前两支箭,不断的轮回。


为什么说永远放不出来呢?就放了一次,刚刚提高一点,整个日本经济哗一下子下去,然后又不敢做了。所以日本未来经济持续低迷,有小的波动,但肯定是持续低迷。正是因为他的政治结构决定的,一个小政府,要改革面对这么多财阀,株式会社、大的银行、经济金融财团和世界经济联盟。如果可以改的话,小泉纯一郎肯定可以改的。所以日本本质上还是步履维艰,失落的20年变成失落的30年。


欧洲呢?更没有希望,欧洲中央政府都没有。文件都要翻译成20几国官方语言,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误解,这是根深蒂固的。再加上两次世界大战后遗症,所以欧洲是分崩离析的空间。


这里有三个层次,一个是欧元区核心的,就像索罗斯当年指出的注定崩溃。我在美国教书的时候,让学生用DSG模型推导出来,只有统一的货币没有统一的财政互助等等,经济周期肯定要分化,统一货币就加剧了经济周期的分化,注定崩溃。下面层次是欧盟贸易联盟,松散的贸易联盟是可以,如果赋予政治的含义,注定失败。为什么?就是我刚才说的根深蒂固的原因。


最深层的原因,纵观人类经济史,我不止一次的问过欧洲欧盟的领袖,凡是问到这个问题没有一个人顺利回答。我说纵观人类历史,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广大范围内能够以完全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也祝欧洲人民好运。


剩下来就看美国了,美国结构转型在悄然进行。


美国媒体很少看到结构改革的词。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结构改革。不管从联邦德层次,到州的层次,到市的层次,每一个美国公民每年多少次选举。美国经济就体现在劳动力的数据,相对来说比较充分。


我们看到08年当时经济危机一来,整个线失业率骤然上升,很多人失业。技能过时,一下子找不到工作。他拥有的是低技术,结果很多工作是高技术的。怎么办呢?不得不退出就业市场,退出就业市场重新获得学位。美国公民还没有领到失业通知单的时候,就去救济站了。领救济的时候,救济站会给他一张清单,这是我们政府支持的职业再培训,对你来说是免费的。参与这样培训项目以后,获得新的技能帮助你再就业,我们中国还没有。所以不得不依赖于报新东方、蓝翔技校。


过了几年以后他们获得新的技能,回到就业市场,劳动参与率慢慢又起来了,而且这时候获得新技能回到就业市场,找到的是高技术工作,工资收入更高。也就是为什么在右边的图里面薪资水平慢慢的推升。薪资水平推升以后,购买力强了,消费就慢慢回升了。就业稳定了,美联储就加息了。


下面这张图2015年第三季度的时候,做的美国经济的预测。


蓝线不断下沉,2016年三四季度见底,后面一路上扬。这个跟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公布的数据基本吻合,潜在增长率今年第三季度见底,见底以后就一路回升。所以说现在我们对待美联储加息问题,必须认真的对待。美联储12月份加息可能会停几个月,但随后的加息步伐肯定是稳定的,这是引起全球格局变换的主要因素。


中国呢?这是我入行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每年做的一次经济预测。往前推进六个季度,当时2014年第三季度做的预测。到2015年就急速下行,去年股灾以后,再往前推进每个季度的波动,到今年年底。现在再做一次显示出这条绿色每年还在下行,到6.5以下,二季度上升到6.5以上,三季度再往下,四季度走平。这样进入平底波的阶段还有一段历史,至少持续到2018年初或者上半年。


这正好其实也是跟我们中国政治周期相吻合,大家拭目以待,明年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我们看一下明年工作计划。人员到位之后,真正结构改革推进的时候,我们中国整个经济大周期很可能又会起来。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和美国可能是处于分化的时候。


分化的时候怎么面对?再给一点佐证,现在大家觉得今年经济没有那么差,一个是通货膨胀起来了。第二个失业问题也没有前两年想象的那么严重,到底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关键要看经济增长水平是多少。当我们看到通货膨胀起来,失业率也没有回升,而经济增长还是在低位徘徊的时候,这说明什么?潜在增长速度在往下走,因为说明我们目前的净增长速度是高于潜在增长速度的。红色是潜在增长速度,灰色是真实增长速度,灰色在红色之上,说明是非常吻合。说明我们潜在增长速度中枢在不断下移。


往前看,美国恰在增长速度不断往上走,中国潜在增长速度还在下滑,全球经济和资本市场如何演变?风险和机会都来了。


来源: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

作者:潘凌飞

编辑:位宇祥 华尔街见闻新媒体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