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夏斌:市场出清没有两三年不可能完成

发表于 2016-11-21    来源于:华尔街见闻

来源: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授权发布,其它微信转载请重新申请授权,否则一律举报。


国务院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夏斌在华尔街见闻“2017全球最佳投资机会的年度峰会上称,中国经济调整转型的逻辑没有变。调整之所以艰难,关键就是要市场出清,真正有力度的去杠杆,今年才刚刚开始。


夏斌在今天的华尔街见闻专题演讲中表示,尽管目前经济有筑底迹象,但调整与转型的逻辑没有变。经济调整到位、基本结束,没有两三年时间不可能完成的。


夏斌认为,之所以调整还没有完成,原因在于市场出清的过程,或者说基本出清的过程很艰难。市场不出清的话,很多融资的问题、货币回归正常问题都不可能解决。


目前系统性风险没有暴露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还继续采取了一些宽松的货币政策。


2011年到2014GDP增长7%多,M213%多。现在M2仍然是13%左右。只要这个指标没有回归常态,我们没有完全到位。


夏斌认为,PPI的由负转正才刚刚开始,能不能企稳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


民间投资能不能在2017年有根本扭转。这是观察中国经济能不能稳住非常关键的指标。民营企业家对市场预期、对市场信心对中国经济稳定增长非常重要。


夏斌认为在调整中,在经济增速下行中,风险是必然的。大家能够认识到风险慢慢释放,风险不解决,一些个体一些企业主体的资产负债表的状况是无法改善的。这些过程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但我们没有曝露出来,所以我说第二个,我们要准备进一步调整转型中间风险的防范。


绝对不能出现系统性风险,但又要容忍逐步的释放一些风险。


演讲实录:


各位朋友大家好。年终岁出,很多媒体都在搞这样的活动。我所知道的第一财经今天在北京,凤凰财经是什么,我看很多都在搞。都要把中国经济搞清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各种会上,各位专家或者官员、经济学家往往都谈了很多想法,我作为经济家很简单的说。其实很多都是说中国经济应该怎么办,这也有的是中国经济明年会怎么样,最后到了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金融工作会议,国务院有一个专门的文件下来,然后他讲从供给、需求、防风险、稳增长、民生提了很多方面,准备这么干。到了明年底结果实际是政策方针落实的实际情况和年初准备这么干,可能又有一些差异。我们也是要明确视角。


我今天就讲一个观点,对于中国经济马上进入新的年度,怎么判断,会是什么,我就讲一个观点。我在2015年去年的复旦的论坛讲,经济的新词汇很多,当时我的判断,我的建议很简单,就是我们讲一件事,对事物的判断,从哲学意义上讲,是本质特征是什么,讲本质特征的时候这句话这个词是不包含对未来预期,这是哲学层面讲。


所以我说中国经济,就处于调整时期。调整转型的时期。我今天讲的观点是2016年即将过去,2017年即将到来,会是怎么样,我认为中国经济调整转型的逻辑没有变。这是最基本的判断,我就想讲这个观点。时间也很短,不允许讲更多了,在座的理解我观点的知道,其实我在2011年当时跟有关领导说,判断当时2010年的两位数,经过四万亿的刺激,刺激到2010年两为数,又跌到了2011年的个位数时,市场、媒体一些专家都想要把经济讬诸。当时我建议指出,当前?


面对这样的情况,调整这么艰难,关键是什么?就是要市场出清。在华尔街见闻,也专门报道过一次,2014年的文章,当前经济格局与预测,面临这样的情况速度必然是下来,速度下来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良贷款增加,银行风险暴露。


面对这个情况,我们调整我们底线在哪里,就是守住两个底线。


不因为失业增加引起的大量的社会稳定问题。第二个,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就是要市场出清,就是要上市企业。这一年来应该说调整的过程非常艰难,非常痛苦,也很微妙。到了今年上半年的形势,特别是进入下半年九月份以后,也出现了很多积极的因素。比如说进入9月份以后,金融消费支出对经济贡献率达到71%,同比相比上升了12.6%。比如说制造业还在环比下降的同时内部的结构在风化,装备制造业、高科技产业前三个季度同比分别增加9.1%10.6%。新技术、新业态份额都在纷纷加快,这也是中国在调整痛苦过程中间看到好的迹象。分化特征非常明显。


因此在这个背景下,可能很多专家会有不同的判断和预测,到底是不是市场又要反弹了。到底是不是宏观调控的方式发生很大的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或者可能出现的背景之下,因为现在又到年底这些声音又会多。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着重谈一个观点,为什么中国经济调整与转型的逻辑没有变?很简单。


我认为第一,市场出清的过程,或者说基本出清的过程很艰难。市场不出清的话,很多融资的问题、货币回归正常的问题都不可能。我们很多系统性风险没有暴露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还继续采取了一些宽松的货币政策。或者说媒体很愿意报道这种词汇,其实几年前的文章里面讲过,我们已经采取了在危机以后采取的政策。所以使得我们有一些问题没有曝露出来,并不以为着我们有一些问题不存在。这是必须要冷静思考的。


所以我想说的第一个观点,市场出清过程很艰难,需要有一段时间,需要有一个过程,而真正有力度的去杠杆,还是今年才刚刚开始。因此从我个人的经验判断,真正的调整到位,调整基本结束,也就是说资产负债处理完,一些债权债务处理清楚,没有两三年的时间是根本不可能的。特别是中国目前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债务问题。所以从这点讲,我说调整转型的逻辑没有变。从市场出新的过程。


第二个,从PPI的过程,PPI的由负转正才刚刚开始,能不能企稳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这是我讲的第二个证据。


第三个,民间投资九月份当月是4.5的增长,累积是2.5的增长,去年底是10%的增长。我们可能也知道今年有一些月份民间投资增长速度更加快连,我们也知道,在全球环境下,刚才也讲了,出口两年负增长,在全球环境之下,出口对GDP的拉动,我们几乎是从国民经济角度,作为结果很艰难。消费是美国一半,我们居民消费是38%,消费贡献力在提高,那是因为投资出口的贡献率在下降。消费的提高是一个慢慢的过程,投资中间分三块,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基础设施投资是债务的压力。房地产投资也不说了。制造业投资很多部分是产能过剩。整个中国投资中间,民间投资份额占60%,而民间投资我刚才讲了,今年累积2.5,还远没有恢复到去年的水平。因此这是观察中国经济能不能稳住非常关键的指标。民营企业家对市场预期、对市场信心对张骞中国经济稳定增长非常重要。


为什么调整转型的逻辑没有变,我们要看这个数据能不能尽快的上来。大家知道国有企业平台背后都是银行在支持。包括昨天到上海,吃饭期间给我一些信息。对于我们现在各种产业基金。对于很多PPP,里面有多少最后用的不是真的民营投资,而拐弯抹角还是银行负债。这个要做很好的调研。这是一道我们长期稳定增长重要的方面。我今天不展开说了,这意味着什么?要关注这个社会市场的现象,经济的现象。


第三点是民间投资九月当月的状况,能不能在2017年有一个根本性的扭转,这还存在着不确定性,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第四点,就是为什么说中国经济调整跟转型的逻辑没有变。我认为是货币供应还没有回归到常态。其实危机之后,货币政策曾经相当大的宽松。后来在货币供给增长的边际上、增速相比上是逐步的缩短。但到目前为止是仍然没有回归到常态。如果说我们用比较典型的M2指标来说,当然这会有局限。今天在这个场子,我们就以M2很简单的讲,2011年到2014GDP7%多,M213%多。现在M2仍然是13%左右。我们能不能回归到常态,增长下降,对于资本市场、实体经济、稳增长、防风险会是什么结果,这是非常需要思考的。今天我想说,只要这个指标没有回归常态,我们没有完全到位,这是我想讲的这个观点。


因此面对这种状况,判断2017年如果用主题词,用关键语言表达,我想还是很通俗的几句话,第一个首先是改革。不改革这个结构是调不过来的。不改革出路是找不到的。不改革创新的压力压不出来,新动能的寻找,新动能的发现刺激都很难。当然怎么改,改什么?财政改革,金融改革等等改什么,不是今天能说完的事。第一还是靠改革,靠改革增加有效供给。靠改革寻找发现刺激新的经济增长的动能。第一个靠改革,第二个词风险。


在调整中,在经济增速下行中,风险是必然的。现在大家能够认识到风险慢慢释放,风险不解决,一些个体一些企业主体的资产负债表的状况是无法改善的。这些过程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但我们没有曝露出来,所以我说第二个,我们要准备进一步调整转型中间风险的防范。


绝对不能出现系统性风险,但又要容忍逐步的释放一些风险。财政部出的文件,对有些地方政府自己重整财政,自己解决。怎么解决?我也看过了一些地方比如说东北新一轮振兴文件里面,已经允许有一些国有企业资产转让解决养老保险,这些企业高速增长到现在,速度下来了,利润减少了,还不了银行本息了,就应该破产。但没有大面积的货,债权债务怎么重组,必然要承认某些债权松掉了,缩减资产负债表。我想说得就是说在第二个关健词,我相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完以后,这个也是放在很重要的条款,仍然坚持防范系统性风险问题。绝对不能爆发,但是还要部分的释放。这个度怎么把握,不要引起社会振荡,当然你们是关心金融市场、关心产品、投资。你的判断,行业机构会起什么变化,第三个关健词稳定。在我最里说出来没什么新鲜,就是改革风险稳定,可能都是我们说过很多遍的话。所谓稳定就是速度下来了,风险依然曝露,曝露太快了,调整太快了,经济不稳定了,社会问题全出来了。


要稳定,调整又在过程之中,货币政策不能紧还得松,财政政策还得积极。货币政策稳健,财政政策积极,度在哪里?前几年这么多放法,已经140多万亿了,这么多的货币在社会上,他要全部已经转入在实体中间,不管是什么实体。或者说不一定是实体,你都是借了钱要还债的,收入下降、利润下降,自然在一些行业、一些地区,表现为还不了债。怎么办?而在这个方面,整体整个国家来说,面临速度下来,要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爆发,财政政策相对比较积极,因此他通过这个来稳定经济,但到底稳定在什么地步。我总是说守住两套体系,GDP0.5个点少0.5个点,不重要。我是说守住两套体系前提下,这个不重要。当然了,速度快了,那么前面讲的守住两个底线就很难了。这又是政策中间的平衡,很难。


所以我想讲逻辑不变的情况下,我们要强调几个方面,其中一点还是改革。当然有供给侧改革,还有需求方等等。一个是改革,第二个是风险。第三、货币政策增长还是谨慎的。要恰当,不能收的太紧。


这是我对2017年的经济判断。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