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朱海斌:以美财部标准 中国不应该被列为汇率操纵国

发表于 2016-11-21    来源于:朱海斌

20161119-20日,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联合举办的“2016凤凰财经峰会在京举行。今年起,凤凰财经峰会将以决策与市场为永久主题,以思想解放市场为旨归,致力于打造最具影响力的全球化投资与决策圈层交流平台。


在圆桌论坛《人民币的焦虑》环节,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朱海斌表示,美元在未来两个季度维持强势是大概率事件,人民币对美元将维持贬值趋势。


朱海斌还表示,如果按现在美国财部的三条标准的话,毫无疑问,中国不应该被列为汇率操纵国。


以下是朱海斌在本次论坛对话实录:


朱海斌:从目前看,当然特朗普上台以后现在是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竞选的时候说了很多的有一些是关于中国的,比如45%的关税,汇率操纵国也包括国内的措施,比如说墨西哥修墙,国内的刺激政策,当然现在多大程度上,哪些不能兑现,能兑现多少,这个可能是市场在未来几个月内猜测最多的内容。从目前我们的判断就是当然汇率操纵国如果按现在美国财部的三条标准的话,毫无疑问,中国不应该被列为汇率操纵国,我们应该注意这个风险,在汇率操纵国这个问题上,美国有这个能力,所以这个风险不应该被低估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在汇率操纵国这个问题之外的,就是对中国的贸易关税的这个问题上,应该说这个更有可能在短期有一些升级,可能45%的可能性很小,这个是有可能。所以从当然目前我觉得摆在中国面前的一个难题是特朗普1月份才进一白宫,他现在的经济团队是谁我们不知道,即使中国有心通过协商,我们现在并没有谈判的对手,谈判对手都没有明确,现在是比较头痛的一个问题。


当然我们从汇率的角度,当然一方面就是不排除如果说美国对中国的产品增加一些反倾销增加关税的话,中国会采取一些对峙的措施,对峙的措施里面有可能包括对汇率制度的一个重新的审视,从目前的机制来看,我们看今年央行一直强调以供求关系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其实韦教授也提到,我们看从7月份以后,我们看到人民币从去年8月份贬值基本上是两个阶段,前后两个阶段背后的原因不太一样,在今年7月份之前,基本上我们看到对美元贬值对一篮子汇率贬值是同步的,都贬值了8%10%左右,随着美元的强势发生,对美元贬值比较凶,你刚才提到了去哪儿购物,英国。


胡玲:今年黑天鹅的事件频发,为什么英国脱欧之后英镑贬值,而特朗普上台美元大涨,这个是什么样的原因?


朱海斌:我觉得这是市场最大的一个反应,特朗普当选之后市场的反映之前市场说美元会暴跌,特朗普上台之后,转而一度往上,这个也是今年我觉得是很非常意外的,从目前看来,中国对特朗普的预期跟选举之前变化非常大,现在谈的更多的是特朗普上台以后,国内的刺激、加强基建的投资,美国国内的走势通胀也会上来,美联储加息的步伐比原先想象要快,在这个角度上来看,美元在未来两三个季度在维持强势是一个比较大的概率事件。在这种环境下,人民币对美元近期会维持贬值,这个趋势到某个阶段美元会重新回调,我们判断有一个可能的事件,在明年年中法国大选的时候,法国大选对欧元区的影响,大选结果如果有利于欧元区团结的话,明年下半年,在那个时候人民币可能会获得一个喘息时机。


胡玲:好的,我们还剩十分钟,圆桌,圆桌,我们一定要讨论起来,大家觉得美元在谈论很多部分,无可忽视的一个根本就是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我们在谈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情况我们也必须正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邱先生,您刚才说人民币有企稳的态势,您怎么来看待那么人民币到底是焦虑还是放心,如果是焦虑,那么焦虑期要多长时间,人民币到底需不需要去守卫战?


邱晓华:大家不用太过分的担心,对大多数老百姓来说,其实人民币还是最重要的货币财富,因为你毕竟更多的支付是在国内,所以对自己的货币充满信心,我想这个还是应当的,因为毕竟在当今范围之内,中国经济表现总体上还是优于其他国家,因为毕竟我们还是一个保持6%以上这样的增长,所以客观上一个增长的差,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应当说人民币贬值的这种趋势它也不至于说没有底的,中国经济既然增加有底,人民币汇率的增长也是有底的,前面我讲说2018年大致中国经济增长度过这一轮的下降周期,人民币也可能在2018年之后也会转回逐步平稳和逐步的走强,这是从经济和汇率的变化的过程来看。


在这里我还想强调两点,第一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经济体,它的货币的走向应当说不是一国的事情,是一个涉及到全球的事情,因此,作为一个大国的政策的制定部门,作为一个大国的经济领袖,我想他充分会认识到人民币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在眼下,大家都还在为如何恢复世界经济在千方百计的想办法的时候,人民币应当说也不会说采取一种贬值来促出口,以出口的增加来恢复中国经济,中国不会简单走这条路,更多会走扩大内需通过结构性的调整,通过改革的深化来提升经济内在的能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人民币在全球范围之内不会轻易的任其无限制的贬值,这是一个有底的。


再一方面就是中国现在正在推进深度的开放,深度开放的重要一个特点就是以人民币的国际化作为一条主线,我想任何一个聪明的领袖都会知道人民币要国际化,意味着你这个货币不能弱势,你弱势的货币怎么能够成为全球的货币,所以从这样一个逻辑出发,人民币也不可能是一个弱势的货币。


第三,在外部来说,我想美国目前是一个龙头老大,它的话语权还是最强的,它也不会认可人民币无限制的贬值,所以它也会时不时的会有一种抵抗或者一种要求你不能够过度贬值的这样一种外部的压力。所以从内部两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人民币还是不会有一种趋势性贬值的可能性。


胡玲:不会有趋势性贬值的可能性,管涛先生怎么看待?


管涛:我同意邱主席的看法,我觉得人民币汇率随着它的市场化程度的提高,会围绕一个均衡的水平上呈现上下的波动,实际上刚才大家都谈到了,汇率问题确确实实就是说你短期很难预测它的方向,但是长期你是看经济看基本面,经济强货币就强,经济稳货币就稳,你像2014年俄罗斯卢布出现了大部分的贬值,很多人认为卢布自由浮动以后,就帮助俄罗斯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实际上情况不是这样的,俄罗斯卢布贬值一个是经济不不好,第二是油价大跌,第三是被世界制裁,它的资本大量外流,它的卢布贬值了,它2015年经济继续不好,西方依然在制裁,它的卢布继续跌,今年情况好一点了,是因为油价止跌了,从304050了,经济也触底了,跟西方国家关系有所缓和了,所以在这些基本面的情况下有所解决。我非常同意刚才邱主席讲的,经济见底的时候就是货币见底的时候,这个可能也是汇率的特征,它天然具有它的外部性,因为它是关系到两种货币比价关系,所以或很多人猜测大家达成一个默契,恐怕以后随着由于经济的走势的分化,由于政策的分化,汇率政策的协调仍然会成为国际经济协调的一个重要内容。


胡玲:经济见底了整个汇率底我们也会摸到,今年大家都在问底在哪儿,就是感觉在摸底的一年,韦森先生怎么来看待,你同不同意目前中国经济已经见底了?


韦森:可能是首先我对中美经济的判断跟前面两位不太一样,你要仔细看一下美国经济的复苏,你会看到非常清楚,它的复苏主要是靠消费,去年这两年投资是负的,它的经常账户仍然是负的,它主要靠投资消费来拉动美国经济增长,但是对中国经济说见底我可没有那么乐观。


胡玲:您没有那么乐观?


韦森:没有那么乐观,所以在这种格局下我不敢预测人民币,包括民间的在加上我们再差中国经济掉到5%,我们中国经济还是高增长,我可能说这个长期不存在贬值的预期,但是对中国经济对美国经济我可没有那么乐观。


胡玲:好,彭先生我特别赞同您之前所说的房地产泡沫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风险,其实是大家目前看空人民币最主要的原因,怎么样去解决,有没有这样一个倒逼的方法?


彭文生:长远来讲,汇率和利率和其他的价格都是经济的基本面决定的,所以什么时候经济见底,汇率就好了,这个话当然是对的,问题是这个期限有多长,凯恩斯说长期我们都不在了,长期没有什么意义,那短期我们看经济周期的变化,到底是经济周期和汇率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其实我们看历史,汇率和利率在不同的阶段也不是严格的一一对应关系,现阶段我们应该更注汇率跟金融周期的关系,就是房地产、国际信贷的大幅扩张所带来的债务问题和汇率的纠结,它的纠结期限超过我们一般所理解的经济周期。所以我说我的观点是房地产的泡沫不解决,债务问题不解决,经济短周期的见底不一定代表汇率就见底了,我觉得还是要看金融周期的影响。


胡玲:好的,我们最后的时间问一个我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代表中国大妈,选择美元资产到底是不是明智之举,尤其我们被中国股市拦腰被砍了之后,这个问题最后交给朱海斌先生。


朱海斌:这个看你的时间段有多长,刚才说短期的话就是美元可能还是会继续往上,从中长期来看,这几年的汇率从很大程度上我们说取决于基本面,一个说我们从基本项目顺差看,那个我们知道美国是比较大的逆差,资本流入了美国以后所以维持了一个强势,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其他的国家,比如说像欧洲、欧元区,像英国脱欧之后,地缘政治对于它的货币也带来一定的压力,中国我们说经济结构调整,我们的经济增速下滑,我们的利率也下滑,这个也是为什么人民币这两年比较弱的一个基本面的因素。但是美元能不能维持强势,我个人觉得如果时间放长也很难说,因为首先特朗普政策有很多不确定性,另外一个就是说即使他现在通过财政刺激和一些基建设施,就是未来一两年美国经济会有上行的趋势,但是从中长期来说,我们看到另外一个负面的影响就是美国的财政赤字会加大,这个长期如果说利率上行以后,可能会对它的上行带来很大的压力,所以它的这个经济上行期不会持续很长。如果在那个时候,当然另外一个方面取决于其他国家,如果中国经济能够见底,对欧元区的担心能够放缓,有可能会出现一个美元在一两年以后会出现一个调整。


胡玲:好的,我们的时间正好,四十分钟,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发言,我也想起我今年跟随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了很多地方,他每到一个地方强调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地方,我们也希望中国的经济中国的人民币可以继续走稳走好汇改的这条路,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