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林采宜: 减少行政干预是“去产能”关键

发表于 2016-12-19    来源于:21世纪报

本报记者 李维 实 习 生 严娱 北京报道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如期举行,而今年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仍然是中央所关注的重要问题。


此次会议要求,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尤其是在去产能方面提出,要继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


会议指出,要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严格执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创造条件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妥善处置企业债务,做好人员安置工作。还指出,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同时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其他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工作。


1216日晚,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林采宜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认为,坚持市场化举措,减少行政干预仍然是接下来的去产能、清理僵尸企业过程中的关键思路。


21世纪》: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去产能方面要继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要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去产能对于当前经济形势的意义是怎样的?


林采宜:去产能对于盘活经济结构有着重要意义。产能过剩会导致资源的低效配置,比如造成整个行业相关价格的进一步拉低,然后导致行业失去动力,而那些僵尸企业、僵尸项目只能依赖于不断持续的拆借资金来维持;因此这种局面必须被打破。


劳动力要素方面,去产能后一些淘汰行业工厂关停并转,工人就不会在那里等着拿救济金,会走向新的工作岗位。给工人一笔钱告诉他们要么接受培训要么转岗,他们会转向社会上更需要他们的岗位去。这反而是资源的一种有效配置。


资金要素方面,如果银行不再把资金贷给产能过剩企业投产、发工资,让工人到大城市找新的工作,那么银行这些资金可以用来贷给新型的、技术上有前景的企业,这也是资源的重新配置。


把几乎没有前景的企业淘汰出去,然后才能促使劳动力和资金流向最需要它们的方向。


企业会死掉,是因为原来的模式和资源组合有问题。所谓市场出清,破坏的不是个人,而是打破一种不健康的组织,再重新形成有效率的组织。


21世纪》:从宏观层面看,处置僵尸企业的难点是什么?


林采宜:我认为难点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部门、区域间的利益博弈,说白了就是本位利益。本位利益最早是用行政手段去调动一些不该调动的力量,来阻止市场化去产能的进程,比如动用行政关系促使银行给企业贷款等。


第二个方面是整个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够完善。在社会保障体系不够完善的情况下,下岗工人的安置就成了一个问题。很多人下岗之后不知道该怎么办,去产能跟整个社会问题联系在一起,去产能可能会影响稳定。之所以影响稳定就是因为社会保障不够健全。


21世纪》:现阶段我国应该如何去产能去杠杆?


林采宜:去产能最重要的一条,是要用市场化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市场化本身就是一个无形的手,价格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有效的优胜劣汰手段。关掉的一定会是最落后、产能效率最低、最挣不了钱的企业。


怎么关呢?亏钱了,银行不继续提供贷款发不出工资了,企业自然会关闭。


谁该关掉、谁该活着应该让市场来决定,银行没有行政压力给低效率企业贷款,这部分企业自然会逐步淘汰。


市场化措施里面,价格就是一个最最有效的手段。现在有些地方是行政、市场一起来,有些是以行政为主的。我觉得目前在去产能上行政干预是偏多了。要让去产能的效果更好,应该用市场的方式。


21世纪》:年内大宗商品价格再度上行,这对去产能是否造成了影响?


林采宜:大宗商品价格起来,在某些方面的确是延缓了去产能的节奏。我认为短期内应该是有影响的,就是由于价格的上行可能有一些要倒闭关停的企业缓过来了。


但是,只要行政之手不乱挥舞的话,市场还是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21世纪》:从货币政策的定调上,稳健中性和去产能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林采宜: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这个词其实是非常有弹性的,宽松也是稳健、紧缩也是稳健。


货币政策太多时候都是谈稳健,我认为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和去产能的关系可能会很微弱。


因为货币政策的变化性和复杂性会很大。而且央行在货币政策的独立上是比较有限的,所以跟去产能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不好说,要稳增长的时候可能又会很快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