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诸建芳: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趋势性收紧

发表于 2017-01-25    来源于:诸建芳

事项

 

根据《财新》报道,2017124日央行开展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3.1%,较上次操作提高10BP


评论:


央行上调MLF利率意指资产泡沫问题,并非因为经济周期回升所致。2017年房地产、金融市场泡沫问题仍然突出,这些问题被称为“金融不稳定”因素,被纳入货币政策的调控目标之一。当经济短期企稳后,控制“金融不稳定”的目标就被赐予较高的优先等级。2017年中国经济仍然处于筑底过程中,宏观政策都围绕“经济出清”来运行,短期中国经济并没有明显的回升动力,这次MLF上调利率意在调控“金融不稳定”因素,并非经济周期回升。

2017年经济仍然存续下行压力。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周期现在处于筑底过程中,我们的年度策略报告曾经指出“中国经济见底,一步之遥”,但是并非中国经济已经进入“V”字反弹阶段,目前中国经济仍然处于筑底阶段。2017年由于房地产周期下行和汽车行业对GDP增速拉动下降等负面因素影响,经济仍然存在下行的压力。产能过剩等问题仍然制约中国经济,2017年中国经济要解决的突出问题仍然是“经济出清”。中国经济尚未到大幅反弹时。


通胀不会成为2017年货币政策的硬约束。随着国际和国内大宗商品的价格回升,以及存货周期和朱格拉周期的触底反弹,中国通胀中枢确实会上移,但是由于2016年过高的食品价格和猪肉涨幅,将会对CPI非食品的上涨形成一定的对冲,由于经济仍然存在下行压力,预计导致2017年中国CPI涨幅约在2.0%左右,并不会很高,而且2017年大宗商品价格将进入分化期,PPI涨幅也料将会随着基数的太高逐渐回落。


中国货币政策周期不会跟随美联储。中国是大国经济,货币政策和流动性都具有很强的独立性,中国货币政策如何操作国际收支问题仅仅是考虑问题之一,经济基本面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当经济基本面和汇率、国际收支问题同时面临时,央行会把经济基本面放在更加居前的位置,在决策中会给予更高的权重。因为经济恶化时,货币政策优先考虑汇率贬值的问题,汇率会因为经济恶化进一步贬值,但是如果经济基本面得以改善,那么汇率贬值的压力将会减轻,我们认为经济基本面问题才是“问题之本源”。由于中国经济周期和美国经济周期的不一致,这也决定了中国货币政策周期独立于美国货币政策周期。


货币政策告别“放水”,但不意味着趋势性收紧的开始。预计2017年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会随着工业品通缩环境的改善出现回升,对经济增速有一定的支撑,中国经济告别大幅跳水的阶段,这意味着货币政策边际的大幅宽松和改善阶段性结束,但是


具体分析详见2017124日发布的《2017124日央行MLF操作上调利率10BP事件点评: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趋势性收紧》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