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白宫减税风头劲 安倍送礼效果差

发表于 2017-02-11    来源于:陶冬

挥之不去的特朗普,不过最近他对市场的影响比较有建设性。特朗普预告数周内公布减税计划,并与习近平国家主席通话,给了市场遐想的空间,资金顺势增杠杆、增风险权重带动了风险资产价格的上扬,美国股市屡创新高,美元受到追捧。在大西洋对面的欧洲,IMF公开要求欧盟为希腊减债,希债危机进一步发酵,同时市场担心法国选举,欧元受到压力,法德国债利率拉开。根据国际能源组织数字,OPEC一月的减产执行率达到92%,但是非OPEC的执行率只有40%,石油价格在56美元楼上明显动力不足。中国经济数据强劲,大宗商品受到鼓舞,铜价久违地攀上每吨6000美元关口。黄金价格上周每盎司再升14美元。


特朗普减税,不断为市场提供着快感和憧憬,是带动美股叠创新高的最大动力。上周白宫提到近期内提出减税案,速度快过预期,更坚定了市场的信心。减税不同于基建,是需要经过立法,更需要参众两院的配合的,笔者觉得减税快速推出的难度颇高。减税本身符合共和党的传统立场,也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这是税务改革向前推进的动力。但是民主党几乎对此毫无兴趣,而且对特朗普的愤怒应该会化成党团的一致反对。如果白宫和众议院议长Paul Ryan能够精诚合作,减税案在众议院顺利过关的可能性较大,不过特朗普与Ryan这对冤家能否求同存异尚未可知。参议院的减税主张和众议院版本有很大不同,如何将两个版本合成一个皆可接受的法案十分考功夫。最大的障碍是共和党在参议院只有两票的优势,目前已有几位共和党议员表明不支持此议,而从民主党议员撬票的机会估计不大。笔者看来,减税法案的最快路径是白宫与Ryan办公室迅速达成一致,五月法案成型,暑假前在众议院过会。暑假后参议院接手,存同去异,10月底前完成新版本,付诸投票。在今年完成减税立法,需要精诚的合作和完美的执行。笔者估计减税要等到2018年才会有结果。


安倍计划向新任美国总统献上了大礼,一份4500亿美元的基建支持和预计70万份新增就业机会的大礼。这笔资金相当于百分之一的日本GDP,如果能够日本国内善用,可以制造出许多就业和福利,安倍却甘冒国内批评的风险,通过献媚外交试图摆平特朗普,尤其是平息美国政府关于货币操纵国的指责。特朗普一定笑纳日本的厚礼,但是会不会因此不在贸易和汇率问题上对日施压,“公平自由贸易”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有时间可以给出答案。笔者认为,日本银行将十年期国债利率钉在0%,是极其明显的市场操纵行为,拉开了美日国债间的利差,人为地制造资金流出动力,借此引导日元弱势。日本银行在过去两周已经放缓了公开市场干预,相信BoJ调整其政策工具组合仍无可避免。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上周五称,欧元区领袖与IMF就希腊问题达成一致立场。希腊两年期国债利率暴跌了超过130点。在没有见到详细协议之前,笔者对此持怀疑态度。希腊的政局稳住了,但是结构性改革仍然举步维艰,更重要的是要求该国在救援结束的2018年时实现财政盈余达到3.5%根本没有可能,必须允许其做出减债。希债中民间债权人所占比重已经变得很少,所谓减债其实是欧盟、IMF与欧洲央行之间的博弈。现在对希债减记势必对欧洲选举,尤其是德国大选构成冲击,而IMF内部据说已经作出决定如果没有证据显示希腊有能力持续偿还债务,它将不再参与第三轮财政救援。希腊在今年夏季面临800亿欧元的债务到期,必须寻求外力支持。距离大限还有时间,政治扯皮估计还会继续下去,3-4月较小规模的偿债便成为三巨头拉锯的筹码,由此可能产生市场冲击。本月20日欧元集团会议计划评估希腊第二轮援助的效果。


本周重要数据:德国第四季GDP增长(预计1.7% vs 上期1.6%),日本第四季GDP增长(0%vs 1.3%),和中国一月CPI2.6% vs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