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杨成长:长久看人民币利率还有缓慢下行空间

发表于 2017-02-14    来源于:杨成长

【本期导读】连日来,关于货币政策转向的讨论再起,其中最明显表现是房贷的逐渐收紧,然而,货币政策会真的转向吗?房贷收紧就能解决房地产的问题吗?弥漫在世界的逆全球化冲击以及特朗普新政所带来的不确定会给投资者带来怎样的风险?在金融市场难以避免的动荡之中,投资者如何保卫财富?金融界网站邀请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杨成长详解以上问题。


【本期嘉宾】杨成长,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民建中央委员,财金委副主任。


第一节 杨成长:土地和税收制度改革才是解决房地产问题的根本之策


金融界:中央对房地产的定调是房子是用来住而不是用来炒,也多次提到抑制资产泡沫,以这个基调看的话,您如何判断2017年的房地产市场?是否会发生象日本一样的断崖式下跌?


杨成长:房地产是否有泡沫,泡沫程度有多大,这很难判断。常规的判断角度是房价收入比、租金率以及货币发行速度等等,这些指标都有失偏颇。但是房地产市场交易是否正常这是很容易判断的,中国大城市房地产中介的门店数和成交量,已经充分证明我们房地产的成交量大大高于了正常水平了。跟股市一样,如果成交量偏离了正常水平,那就可能产生问题。


第二,一个健康的房地产市场,其需求和供给在经过市场的调节之后应该是平衡的,但中国市场的问题在于,供给侧并不完全市场化,要实现健康的市场发展,核心就两个方面:其一,通过长效的土地制度改革推动土地供应量的市场化;其二,通过税收制度改革降低中心城区房屋的金融属性。


当下采取的办法主要是降杠杆控制信贷,但我认为长期来看还是需要通过税收来调整,将房产税交易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并轨,实行累进制,是最方便的方法。


金融界:其实当下房地产市场分化趋势很严重,一线城市是要控制价格,而三四线城市是要去库存。


杨成长: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面临的问题不同。对一线城市来说,主要是要防止投机过度,通过税收制度和土地制度的调整来弱化房地产的金融属性;而对三四线来说,最主要的是要通过人口导入来解决长期需求问题。


第二节 杨成长:长久看人民币利率还有缓慢下行空间


金融界:最近央行开始收紧房贷,关于货币政策是否会转向的讨论之声再起,您认为接下来货币政策会怎么走?


杨成长:第一,即使中央不采取措施,货币供应量也会逐渐下降,这是储蓄结构和资本流向已经发生变化的结果。在去年宽松的货币政策下,M2已经11%,今年很可能在10%左右。在债权融资和股票融资份额大幅度上升的前提下,信贷融资大幅度下降是有可能的。


我认为这一波货币适度收紧是市场自身规律作用的结果。就利率本身看,最有可能的走势是急跌—适度反弹—回调—找到平衡。长期来看,利率还是会下行的,所不同的是,波动幅度可能没现在这么大。


金融界:从整体宏观经济层面看,您认为2017经济增长格局会怎样?


杨成长:推动2016年全年GDP保持6.7%增速很多因素在2017年很难持续。


2016年,五个因素对经济增长作用大。第一,房地产投资给去年经济增速贡献很大;第二,汽车销售在每年过两千万辆后仍然出现了持续快速增长;第三,去年基建投资增速仍然很高;第四,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引领国内PPI快速反弹,推动企业利润出现了较大幅度上涨。第五,人民币贬值和利率走低,对经济和贸易有刺激作用。这些情况在2017年都很难持续。从GDP增速上看,2017年应该在6.5%左右,没有必要太悲观。中国制造业经过6年调整已经处于谷底,同时处于谷底的还有贸易,已经开始出现企稳反弹局面。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驱动的PPI上涨,仍然能使得企业利润得到改善。


2017年宏观调控政策的重点放在两方面,一是控制风险,二是稳定增长。控风险的关键是防止房地产风险以及债务风险的叠加。稳增长关键是稳消费、促贸易和扩投资。


第三节 杨成长:美元短期趋弱、长期趋稳的局面不会改变 黄金缺乏持续上涨动力


金融界:您怎么看特朗普上台以后的执政路线以及美元和黄金走势?


杨成长:特朗普政策实施不会一帆风顺。要做到大规模减税、大规模投资、改变现在的经济规则甚至是全球贸易规则,阻力会非常大。一些政策实施为使得美国短期受益长期受损。


美国经济相对于其他经济体更加稳健的增长,这个不可改变,所以美元也很难长期走弱。当然特朗普的新政会导致美国和全球的经济更加不稳定,从而会导致美元汇率的波动性加大。


金融界:这样的话人民币汇率是否会继续承压?


杨成长:人民币汇率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中国经济走势,另一个是企业和个人持有外汇的意愿。正常情况下无论企业还是家庭都应该持一部分外汇和境外资产,全球都是这样的。这两年中国企业开始大规模增加外币资产,目前已经增持得差不多了。个人持有外币和境外资产的比例还不够高,还有比较强的换汇和持汇意愿。 这很正常。所以人民币可能还存在一定的贬值压力。但是从长期来看不存在大幅度贬值的风险。


金融界:黄金呢?


杨成长:作为一种避险产品,黄金走势主要取决于国际金融市场的形势。从2017年的市场情况看,存在一些动荡的潜在因素。一方面,美国和欧洲的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都处于高位,存在结构性调整的可能;另一方面,特朗普新政可能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进而导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加剧。单从这两点看,黄金会起到风险对冲作用,会有阶段性上涨。但是长期看黄金没有持续上升的空间。


金融界:大宗商品能够延续2017年的反弹吗?


杨成长:首先要认识到2016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不是全球经济周欺性复苏带动的结果,而是长期走低并触底后的反弹。从历史角度看,大宗商品价格跌破成本线后很难再持续走低,必然会有一定程度的矫正。其次,特朗普新政以及中国在投资方面的加码都对大宗商品价格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这些因素都不具备推动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的动力。反弹后再适度回调并逐步走稳是基本趋势。


第四节 杨成长:增加资产的流动性是投资者抗风险的唯一手段


金融界:您如何看2017年股市,目前大多数观点还是比较看好的。


杨成长:2016A股市场有一个好的现象,成交量逐渐下降并趋于正常但是指数仍然走势平稳。


美国股市攀上2万点,每天的成交量折合人民币也就2000亿元左右,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股市尽管有高估的可能性但却不会急剧下滑的原因,因为其成交量很正常。A股未来将逐步做到两开放。一是逐步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实现与全球资本市场的接轨。二是要根据市场的承受能力,逐步放开发行市场,解决企业上市过程中的堰塞湖现象。


投资者机构化、投资长期化、战略性投资占比越来越高、流动性越来越受到投资人的重视,这些都是中国股票投资的趋势性变化。


金融界:2017年资本市场面临着诸多不确定因素,对投资者来说,如何最大限度的规避风险?


杨成长:我要强调两点,第一,中国金融投资的回报率其实已经跟全球接轨了,中国不具备高金融投资回报率的条件。过去金融投资回报率在10%左右,这是不可能持续的。工业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这是在6-7%。长期来看中国的金融投资回报率应该在5%以下。因此对于大部分不具备风险承担能力的老百姓(44.94 -0.02%,买入)来讲,理财首先要树立这样一个指导思想,就是不追求过高的回报率。有了这个指导思想就能规避大部分风险。


第二,对绝大部分老百姓来讲,利率产品应该是投资的主要品种。其实金融市场上无论是产品产品占比还是收益产比,利率产品和收益都要占到70%左右。


第三,未来要更加注重资产的流动性。不要过度关注你的资产值多少钱,而要关注一旦金融市场出现了动荡,你的资产能否卖得掉。不能变现的价格是没有意义的。要增加货币资产、债券的持有比例。增加资产流动性是抗风险的唯一重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