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联储加息琵琶遮面 极端政党粉墨登场

发表于 2017-02-25    来源于:陶冬

资金重新审视对美国经济前景,令风险资产市场气氛变得谨慎,不过道琼斯指数还是创下连续11个交易日收市新高,上次这么火爆还是1987年股灾前的事情。上周早段联储公布一月份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纪要,文件披露不少委员认为需要相当快(fairly soon)地加息,同周几位联储高层先后触及三月份加息的可能,国债市场对此作出反应,利率期货一度显示32%的概率三月加息。不过市场随后重新部署,认为下次加息的主要窗口期在56月。市场焦点随后移向财政部长上任后的第一次记者会,可是努钦并没有给出税务改革和财政刺激的细节,甚至不断表示刺激措施可能大部分要等到明年才能兑现,特朗普通胀概念失色,美股曾经一度调整,但是最终市场还是出现反弹。大西洋彼岸的情绪相形之下较为失色,希腊债务谈判不得要领,久拖不决成为基本判断。法国总统候选人不断爆出丑闻,资金担心极端政党当权,导致法国转向甚至脱欧,法国国债持续受压,法债与德债之间的利差不断扩大。美国活跃钻井平台冲高,石油价格徘徊不前,黄金再度攀升。欧洲政坛变局将资金挤向美元区,美元兑欧元升值,不过汇率市场上周的王者是避险货币日元。尽管市场上不确定性颇多,恐慌指数VIX却继续滑落至11.5的趋势性低位。


美国货币当局在加息前景上,言论出现了一些混乱,笔者看来这是政策变动之前的正常现象。美国已经进入完全就业状态,工资上涨很难避免,联储也被批评反应过慢(being behind the curve)。因此无论耶伦在听证会上,还是各地区联储主席在演讲中,都强调需要加息。具体的加息时间取决于经济数据,取决于特朗普当局如何推出财政措施。由于特朗普政府的财政政策具有高度不确定性,法国选举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笔者认为除非就业数字显示极度的炽热状态,联储加息会等到5-6月份。但是联储的言语应该变得越来越鹰派,这样做一方面引导市场预期,另一方面堵住批评者的口。今年加息三次的概率在上升,不过笔者觉得第三次加息被拖入明年的机会更大一点。


市场对努钦比较保守的财政政策基调感到不满,不过新任财长讲的是老实话。正如笔者在本栏屡次提到,税改涉及许多利益因素,而且国会内部、共和党内部对此均未形成共识,税改法案形成和立法过程一定充满困难,而特朗普政府内部缺乏和国会打交道的好手。笔者相信,税改在年内出台已经算好彩,更可能要等到明年。部分基础设施投资可以在今年得以实施,但是特朗普竞选时承诺的投资规模,目前尚未见到足够的资金去匹配,年中前后市场会对特朗普刺激方案今年的效果应会感到失望。


荷兰在315日举行议会选举,极右政党自由党(PVV)成为议会第一政党的机会颇高,不过党首Greert Wilders未必能够坐上首相宝座。该国政坛碎片化和极端化倾向明显,1986年时三大传统政党占据了议会89%的议席,2012年为60%,这次估计只有40%多一点。传统政党式微,为政治主张鲜明、迎合底层民众心意的中小政党打开了政坛大门。极端政党PVV的民粹主义主张和反移民的强硬立场,有可能在这次选举中脱颖而出,甚至成为议会最大势力,不过它应该拿不到多数席位(根据目前民调预测,PVV拿下下议院150席中30席左右),必须谈判组成联合政府。传统政党中不少已经扬言不会与PVV合作,但是不同政党的连纵之下荷兰政权鹿死谁手目前很难逆料。三月中的荷兰选举将拉开欧洲系列选举的大幕,2017年的政治乱局由此开始,这个乱局一旦出现有可能拖累欧元和风险资产价格。


本周聚焦:特朗普于228日在国会发表讲话,市场极其关注他的经济政策方向与细节。35日中国人大开幕,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联储数名高管会发表演讲,这是三月例会静默期前的官方言论活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