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逆差操纵者特朗普——评美国政府欲改变贸易帐算法

发表于 2017-03-01    来源于:大公网


根据媒体报道,2017219日,白宫方面透露,特朗普政府在考虑变更贸易逆差计算方法,即在计算贸易逆差时除去“复出口”产品的贸易数据。果真采取这种不对称调整方法,那么,就可能使得特朗普成为贸易逆差“操纵者”。


来源:大公网


1、扩大逆差读数:特朗普贸易帐的新算盘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贸易战”就成为了其经济上主要的对外战略,而美国的贸易逆差则是美国发起“贸易战”的藉口。为了使得这一藉口更加“强大”,特朗普亟需一个更大的贸易逆差数字。而此次特朗普政府贸易核算新算法的核心,就在于通过对贸易逆差统计方法的调整,以实现扩大贸易逆差读数、增加美国贸易谈判筹码之目的。


一般而言,贸易逆差是指一国在一定时期内出口贸易总值小于进口贸易总值的部分。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进出口货物原产地,又可将进口分为一般进口(Imports)及复进口(Re-Imports);相应地,出口也可以分为一般出口(Exports)及复出口(Re-Exports)。其中,复进口指本国商品输往国外,未经加工重新输入国内;而复出口则是指外国商品进口以后未经加工制造又出口。根据媒体的报道,特朗普政府此次的贸易帐新算法只是将出口项目中复出口剔除,但却未提及在进口项目中做同等调整。这一不对称核算方法将明显扩大美国贸易逆差读数。


2、新旧核算方法下的美国贸易逆差比较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副主任佩恩·格里芬(Payne Griffin)的表态,美国贸易帐的新核算方法目前尚处于初步讨论阶段,至于这一新核算方法最终是否会被官方采纳尚未有定论。那么,假设这一新核算方法最终适用,美国的贸易逆差将会有哪些变化?


传统核算方法下的美国贸易逆差状况。根据美国商务部27日公布的数据,美国2016年度外贸逆差为5002亿美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0.4%,其中货物贸易逆差7500亿美元,服务贸易顺差2471亿美元。由此可见,货物贸易逆差是美国外贸逆差的主要贡献者。具体而言,2016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3470亿美元,占其货物贸易逆差总值的46%,远高于第二大货物贸易逆差来源国日本的9%。这意味着,中国将在美国贸易再平衡过程中显著承压。


特朗普政府新算法下的美国贸易逆差状况。若媒体披露的新核算方法被采用,那么,美国贸易逆差帐将会有哪些变化?


第一,从总量上看,美国贸易逆差显著扩大。根据UNCOMTRADE公布的数据,2016年美国货物贸易逆差总值7965亿美元,其中复出口2240亿美元,这意味着在新核算方法下,美国货物贸易逆差总值将抬升2240亿美元至10205亿美元,在原有基础上扩大28%,参见配图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核算方法下,美国对墨西哥货物贸易逆差将大幅提升。以2016年为例,在传统核算方法下,美国对墨西哥贸易逆差659亿美元,在采用新核算方法后,美国对墨西哥贸易逆差将上升至1195亿美元,上升幅度为81%


不仅如此,通过观测墨西哥的历史数据,我们还发现,很可能传统核算方法下美国对其存在贸易顺差的国家也可能在新核算方法下转而成为美国的贸易逆差来源国。如,1993年及1994年,在传统核算方法下,美国对墨西哥货物贸易分别实现9亿美元及5亿美元的顺差值,但在新核算方法下,美国对墨西哥货物贸易则分别为5亿美元及12亿美元的逆差值。


3、新核算方法的政治盘算


在新的贸易核算方法下,美国不仅贸易逆差的总额会扩大,特别是墨西哥在美国逆差来源国中的地位被显著拔高,而且还有些顺差来源国会转变为逆差来源国。由此折射出了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政治盘算:


第一,增加美方双边贸易谈判筹码。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政策的口号就是缩小“贸易逆差”,夺回美国工人的工作机会,新核算方法显著抬升贸易逆差读数,对内有利于吸引更多普通民众的关注,并在国会获得更多支持,对外则形成迫使贸易伙伴国让利的更大压力。


第二,扩大其贸易保护政策适用国的范围。新核算方法下将部分美国贸易顺差来源国转为贸易逆差来源国,这或使美国贸易让利来源国的范围被扩大。


第三,便利“汇率操纵国”的认定。美国财政部认定“汇率操纵国”三大标准分别为:对美国有超过2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被审查国的经常帐户顺差占其GDP比重3%以上,同时被审查过在12个月内累计外汇净交易额超过GDP2%


贸易逆差额度的扩大,将有利于主要贸易伙伴国触线,便利其汇率操纵的认定,进而有利于美国以此为由实施贸易保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