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林采宜:巴菲特、索罗斯、李嘉诚都在做一件事,避险

发表于 2017-03-22    来源于:新金荟

319日下午,由新金荟、第一财经成员机构金砖传媒和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分院联合打造的“2017全球视野,中国机会——变局中的全球资产配置趋势”在宁波举行,业内专家就全球资产配置相关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新金荟”旨在打造全国范围一流的、专属于高净值人群的高端财富管理交流平台,论坛围绕“变局中的全球资产配置趋势”主题,目前正在中国新一线城市展开全国巡演,泰然集团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出席了峰会。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林采宜,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先海,泰然集团副总裁金宇峰,小蜜蜂金服首席财务策划顾问陈智勇,宁波银行私人银行总经理黄凡等十多位学者、嘉宾汇聚一堂。


(林采宜)


以下为主题演讲嘉宾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的部分演讲实录:


关于经济的逆全球化,世界经济从上个世纪战后“关贸总协”定到后来的WTO,再到后来的PPP,一步一步在往全球化的方向在走。全球化的方向走,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资源的流动,一个是人的流动,一个是资本的流动,还有技术的流动。全球化带来的是效率的提高。那么多外资流入中国,为什么?当时中国给予资本的回报率大概16%-18%,这是全世界都找不到的。


所以说全球化带来什么,我觉得从经济学的角度上,它带来的首先是效率。


这次逆全球化潮流的兴起,从根源上看的确有中产阶级的影子在里面。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川普还是英国的脱欧,都还是一个民族主义在里面起作用,而不是全球化的精神。它是保护本国的市场,本国的利益。代价是什么,代价是更低的配置效率。


大家知道世界是平的,平是由资本的流动,人才的流动,还有技术的流动,就是资源不断的流动,往最高效率的地方配置,才导致不同地区之间经济发展的差异越来越小。


我个人觉得经济进入逆全球化带来的最直接影响,首先是增长速度的下行,这是在宏观层面上来说。在微观层面上来说,我们看到了美国进入了加息的周期,从去年年底开始。美元进入加息周期以后,带动的是全球,包括新型经济体在内的货币政策逆转。这个逆转是什么,就是利率的收紧。


随着美元利率走向强势预期,中国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利率中枢在不断的上抬,不断收紧流动性。


这样的环境下,逆全球化给全球带来了非常不确定的预期。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的资本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成熟的投资者现在都在做同样一件事情,就是从分享资产往避险资产里逃。


去年,巴菲特的公司将近有50%的资产变成现金类资产。什么是现金类资产,现金类资产就是流动性非常强,但收益并不怎么高的资产。这是他的历史最高点,从来没有这么多资产趴在现金类资产上,说明他对实体经济非常谨慎的预期。第二,债权大王索罗斯就说现在的环境下不亏钱已经很好了,你不要介意低收益。还有李嘉诚,他干了一件事,跑了。跑到哪儿去了,跑到欧洲去了。


这些投资大佬,成熟的机构投资人,他的选择意味着什么,他的选择意味着他对未来宏观经济、全球经济的一种判断。那么他的资产所流向的都是避险资产,也就是说现金类资产是巴菲特的选择;欧洲的房地产是李嘉诚的选择;高流动性、低风险的债券,比如说发达国家主权债,这是格罗斯的选择,这三位都选择了往最安全的地方躲,可见我们的全球经济现在面对的是“冬天”。在这个冬天里捂紧钱袋子,这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中国经济我个人判断是比较悲观的。上个月最新的投资数字是8.9%,但在8.9%里面政府基建投资的增长率达到了21.3%,房地产达到了8.9%。接下来是工业企业的投资,工业企业的投资只有4%。大家想想看,看起来挺漂亮的投资,8.9%不算太低,比前期8.1%有所上升。可是你看看结构就知道了,结构不是实体经济的投入,而是政府基建在拉动。


第二,令人担忧的就是资本外流的压力。今年我们对外投资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多,貌似很好,大家都看好中国经济,钱不往外走了。大家觉得是这样吗,你们去银行问问看,外汇能随便汇出去吗。你想到境外买房地产,NO,外管局过不了。你想买境外的项目,基本上批不了。对外投资下降30%,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是国内对海外投资的看淡,而是来自于更大收紧的外汇管理政策。


中国居民,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对外汇都有非常执着的偏好和需求。大部分人换了外汇,他并不希望藏在枕头底下去,而是希望出去寻找更多的投资路径。下降的对外投资只是说不是不想出去,而是出去时没有原来那么顺畅而已。这是目前中国经济可能要面对的一个很现实的压力,就是资本的海外配置需求,和现有外汇管理制度之间的冲突,我觉得要在实践中看看怎么平衡。


第三,对目前回暖的宏观经济数字是怎么看的。大家看到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尤其是PPI数据到现在为止已经持续将近一年,从负的5.9%上升到2月份最新数字7.8%,非常漂亮的数字。需求的扩张主要是基建投入的高速扩张,还有产能的收缩,两个因素共同造成了PPI数字的高歌猛进。但是CPI没有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整个消费市场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好。


居民收入增长实际上目前是5.7%5.7%是从20147%降下来的,居民收入增长速度和消费支出的增长速度都是稳中有降。


接下来是企业盈利数字,尤其是中下游企业的盈利数字。为PPI上去了,如果CPI上不去的话,就把中游的急死了。打个比方,生产家电的上市公司说钢板价格涨得不得了,但是冰箱、洗衣机、空调,价格动也动不了。只要一抬价,销售马上就往下降。那也就是说CPI上不去,终端市场的消费需求没有那么旺盛。上游企业原材料的涨价,最后就把中游的利润给挤掉了,经济的全民复苏不是这么个复苏法的。


从货币政策的判断来看,2017年货币政策是稳中收紧。今年,我觉得是一个很温和的紧,比去年要紧一些。


接下来应该是调结构。中国结构的问题比债务负担的问题更严重。我做过一个资产负债表的分析,发现负债率最高的就是房地产公司,78.7%78%以上资产负债。其次是钢铁企业,接近70%。这两个都是高危行业,而好的行业,生物医药行业、医疗服务行业、互联网智能、机器人行业,负债率都非常低,20%几,30%几。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高债务的问题,而是债务结构的问题。这就相当于马云负债,负多少问题都不大,因为他增长非常快,只要增长足够快的话,负债本身给它带来的是更强的增长动力。但钢铁企业,房地产企业负债率高就是一个问题。 


今年最重要的问题,还是调整经济增长的结构。接下来政府还刺激吗,我觉得还是会刺激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后面意味着政府更多投入。更多的投入,目前看到效果的就是基建专项基金和PPP这一块的高歌猛进。


讲完了对宏观经济基本的看法,下面我讲一下资产,对大类资产的观点。


第一,美元还会涨,至少会涨两年。半个世纪以来,美元指数有三次上升的周期。第一次在80年代,第二次在90年代,第三次就是2014年启动的,我们正在进行中的一个周期。前面两个周期,第一个周期上升幅度是90%以上,从80%涨到160%,这是美元指数。第二次是从50%涨到了120%,仍然是从80%起步,目前才涨到100%,还会继续涨,我个人认为还会继续涨。


我觉得要买美元资产,后面加一个感叹号!从它的动力来看,每一次历史进入加息的通道,美元都会进入一个上升的周期。而现在川普的加息才刚刚开始,所以说我个人认为美元涨势远未到终结的时候。


黄金,黄金的价格和美元有关系,但不是非常一一对应的线性关系。决定黄金长期趋势的是利率的走向,目前美国走在加息的通道里,利率会对黄金长期价格趋势形成一种抑制。2017年和2018年,全球经济都在逆全球化浪潮当中,会有各种各样动荡的趋势,都会给黄金带来交易性的机会。盛世古董,乱世黄金,所以黄金交易机会挺多的,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石油主要的价格波动取决于它的供给。随着中国进入后工业化社会,在需求比较稳定的情况下,需求的弹性非常小。石油很难有很高的价格。石油天花板就在60-70美元,这是我们的基本判断。


未来中国已经进入后工业时代,每一个GDP增长所需要的有色金属、石油以及钢铁的比重都在下降。所以说中国的需求只要一收缩,全球的有色金融市场就再也看不到繁荣的景象了。总体而言,在未来我认为有色金属,你要是做中长期的战略性投资,碰也不要去碰它。


最后再强调下大类资产配置的核心原则是什么,在经济的冬天,我们的资产应该像那些大佬一样,尽量放在低风险高流动的资产上,安全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