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习特会影响重大 CPI压力稍缓

发表于 2017-04-01    来源于:陶冬

对于全球股市,2017年第一季度是近五年来最好的,第一季度的最后两个星期又是今年以来最差的。成也特朗普,败也特朗普。特朗普与政治精英不同的思维逻辑和行事方式,燃起了市场对财政刺激的希望,对美国经济重拾animal spirits(大概译成企业家精神)的憧憬,特朗普交易长升长有。美股叠创新高,连带着整个世界都好像光明了一点。特朗普神话,随着白宫的医保法案折戟沉沙而光环褪色,市场开始思考他到底能在体制内做多少事情,兑现多少竞选承诺。近来美国的经济数据不错,欧洲、中国的数据也一再出人意料地好,但是股市情绪却有所反转,观望气氛渐浓。在消息层面上,欧洲方面最正面。媒体报欧洲央行认为市场对其货币政策前景的研判过于“鹰派”,不排除此消息是ECB刻意流出的,但是市场却十分享受,欧洲股市、债市表现优于美国。美国联储高官轮番发言,强调今年还会多次加息,美国国债利率继续上探,不过市场气氛并不紧张。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称货币扩张周期已经处在尾部,市场利率持续上攀,A股转弱。货币政策宣示的此消彼长以及市场预期的改变,带来了汇率市场的一轮调整,更带来新的政策不确定性。上周布伦特石油价格反弹,黄金价格没有大的波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46-7日在Mar-a-Lago庄园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非正式会面,双方均试图淡化首次习特会,但是都在仔细准备着。特朗普在推特上出手,预言此次会谈会“非常困难”。这里当然有商人谈判伎俩上的一面,不过更是特朗普双边主义思维的首次登场。特朗普在处理贸易事务上的一个核心思路,就是以双边谈判替代多边协定,试图借力于美国在政治、经济、市场上的优势,威胁利诱令对手就范于对美国有利的协定框架,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中国是美国贸易赤字的第一大源头,比第二至第四源头的总和还多。尽管美国对中国的不少指责从经济学角度看未必站得住脚,将就业机会搬回美国的效果也未必理想,特朗普内阁却一意孤行。这次会面准备时间并不充分,估计很难在贸易细节上达成多少协定,但是特朗普贸易政策应该会初试啼声。至于中美之间在朝鲜问题上如何折冲,就不得而知了。


二月份CPI通货膨胀,在美国和欧洲同告降速,均弱过分析员预测的中位数。能源价格回落,是美欧通胀回落的一个重要原因。笔者仍然认为,通货膨胀的风险在上方,因为消费需求在回升,而能源价格的波动带来摇摆因素。在美国,工资上涨压力十分明显,在欧洲,汇率贬值导致进口通胀压力,这些在短期都不会消失。不过重要的不是通胀本身,而是央行对通胀的取态。联储和欧央行都受到政策落后于形势的批评,近来在言论上纷纷变得比较进取。最新的CPI数据给了大西洋两岸的货币政策一些缓冲余地,估计下一次行动应该是下半年的事情,可能要拖到秋季。


本周有几个重要关注点。首先,习特会的结果不可测,会后声明(或完全没有声明)可能对市场情绪有重大影响。其次,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提出以不被起诉为条件换取他出席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听证,或许媒体有新的故事爆出,可能影响特朗普内阁的执政信誉和市场情绪。第三,周五公布三月非农就业数字,笔者预期增加190K,时薪增长2.7%(环比增0.2%),因为联储暂时不会再动利率,此数据的重要性稍减。最后,联储在45日公布三月会议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