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外汇占款左右存准率变动

发表于 2012-02-13    来源于:连平博客

2012年2月11日《中国证券报》专访

        “未来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与否、力度多大,均与外汇占款变动趋势有很大关系。”晚上九点,电话那头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的声音略显疲惫。他最近身体欠佳,工作繁忙,但仍用休息时间解答中国证券报记者关于存款准备金率为何迟迟不降的疑问。“这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连平说。

  连平是位谦和的学者。中国证券报记者在与其近十年的接触中,连平永远面带微笑,春风化雨。这或许得益于他在华东师范大学执教八年的经历。

  今年1月,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波动较大,7天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春节前一度高达7.7%。2012年以来,该利率均值为4.72%,而2011年四季度均值为3.87%,可见目前流动性依然偏紧,但央行迟迟未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连平认为,目前出现的流动性偏紧状况是每年春节前后的短期波动。对于这类波动,采用一些灵活的工具,如公开市场操作进行平滑,不用存款准备金率这种影响较大的工具似乎更好。

  连平提出,未来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与否及下调幅度与外汇占款变动趋势有很大关系。货币供应不外乎来源于信贷和外汇占款两种途径,其中贷款不仅有总量管控,而且年内各季节基本按照3:3:2:2的节奏投放,一般不会有出乎意料的增加或减少,而外汇占款不确定性较大。所以,未来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直接动因应该是外汇占款增速出现明显放缓。

  2011年外汇占款增加2.8万亿元左右。连平预计,2012年外汇占款增量有可能大幅减少,仅有1.5万亿元左右。据此预计存款准备金率将下调2到4次。由于现在是年初,外汇占款情况尚不明朗,为避免政策误判,央行谨慎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就不难理解。

  从去年开始,央行在调控工具的选择上有了明确倾向:同样是数量型工具,存款准备金率和央票,央行更倾向于运用存款准备金率收缩货币供应。前年和去年上半年,存款准备金率连续上调12次,达到历史高位。同时,央票存量一直在大幅减少,2011年年中比2010年年底减少大约1.3万亿元。

  连平认为,我国最近几年信贷增速、M2增速较高,M2占GDP的比例是全球最高的。要想控制M2增量甚至存量,主要是把存款增长控制住(M2=现金 活期存款 定期存款)。与通过发行央票来间接影响存款增长不同,存款准备金率变动有数倍扩张或收缩存款的效应。受存款准备金率连续上调影响,去年下半年存款增速显著放缓,同时M2增速也迅速下降,到2011年底时只有13.6%。但目前M2存量依然高达85万亿元左右。所以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问题上,央行非常谨慎。

  连平认为,存款准备金率不轻易下调也说明管理层对经济增长有信心,“硬着陆”的可能性较小。

  精彩对话

  中国证券报:1月CPI同比上涨4.5%,超出市场预期,这是不是准备金率未如期下调的原因之一?

  连平:1月CPI走高主要是元旦、春节“双节”造成的短暂情况,并不会改变年内CPI同比总体下行的趋势。当前物价不是影响宏观调控的主要因素。我们前期做出的年内准备金率将适时适度下调的判断不变。当然,在物价涨幅尚未明显回落并出现反弹以及劳动力成本上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等中长期通胀压力犹存的情况下,过早下调准备金率是不合适的。

  中国证券报:有消息称,今年以来银行对按揭贷款、中小企业贷款等有所放松。信贷政策是否变得宽松?

  连平:根据监管要求,今年各家银行信贷投放总规模大概在8万亿元左右,比去年的7.47万亿增加7%左右。但信贷投放适度增加主要是定向宽松,还不是全面、大幅放松。在此情况下,对个贷、中小企业的信贷投放的确有可能加快。这一现象还有可能是去年四季度信贷投放偏紧,不少中小企业的信贷需求在今年1月集中释放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