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引领全球化 中国需处理好三层关系

发表于 2017-04-05    来源于:沈建光

去年全球“黑天鹅”事件频出,特朗普胜选、英国退欧都远超传统政治与学界精英的预期,让人担忧维持数十年的全球化趋势会发生逆转。而以往正是借助于全球化进程,中国的资源要素得以在全球范围内充分交换,包括贸易、资本、信息、人员的自由流通,促进了中国生产力和收入的大幅提升。这在促进全球经济繁荣的同时,也为世界保持相当长时间的和平做出了贡献。


然而,如今全球化势头出现逆转态势,一个又一个政治“黑天鹅”事件在世界各地上演,如何看待全球化的未来?中国在逆全球化的过程中,又应担当何种角色?


从笔者观察到的观点来看,当前市场对逆全球化态势对中国的影响有两个典型的判断。一种是认为,美国放弃全球化战略对中国而言是莫大的机遇、天大的好事,中国可以扛起全球化的大旗,以提升中国的全球影响力与国际地位;而另一种则认为,中国过去30年的高速发展,与全球化的进程高度相关,中国在全球化浪潮中受益最多,一旦形势反转,中国首当其冲,前路将举步维艰。


在笔者看来,上述两种观点都过多强调了问题的一面,而忽视了问题的另一面。于笔者而言,既然逆全球化态势日盛的情况客观存在,认真分析未来逆全球化态势下,中国可能面临的机遇与风险,是更为理性冷静的应对之法。


毫无疑问,逆全球化态势并不符合经济规律,也很难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广泛认同。正如习近平主席年初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主旨发言中所指出的,困扰世界的很多问题并不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国际金融危机也不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必然产物,而是金融资本过度逐利、金融监管严重缺失的结果。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


习近平主席在论坛上提到中国要适应和引导好经济全球化,消解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在笔者看来,这是一个积极的表态,表明中国在全球事务中正在承担更多的责任,如果应对得力,将有助于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提升。


问题是如何引领全球化进程。笔者认为,应对可能存在的风险有所预期并做好充分准备,既要有所作为,又要防止过于冒进,增加自身风险,特别是需要慎重处理好以下三方面的关系,才能在引领全球化进程中走得更稳:


第一,处理好中美之间的关系。


美国总统特朗普诸多贸易保护的言论,与中国开放市场、积极推进全球化进程的表态有较大的冲突,预计未来二者在全球化观念上不一致的情形会进一步增加。实际上,笔者在前几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中便观察到这一现象,并发表文章《中国经济新常态和外交非常态》,提及近年来中美两国不仅在高科技贸易限制、南海争端、网络安全等一系列问题上分歧不断,就连一向被视作中美利益交汇点的经济领域中冲突也在上升,特别是特朗普对中国贸易顺差与人民币汇率操纵的指责,是矛盾升级的体现。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将中美摩擦背后的实质归纳为“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的传统冲突”,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两国摩擦增加是历史必然,但两国也有很深厚的共同利益,对全球的繁荣和和平有广泛的影响。所以如何把握中美关系,考验政治智慧。


在中美贸易冲突方面,笔者认为,中国前期的沉稳应对,不急于出招,但通过稳定汇率,避免落人汇率操纵口实的做法是不错的。目前来看,特朗普一意孤行大打贸易战的可能性在下降。中国有广阔的市场,有很多重要产品的内需市场,也是美国诸多公司最重要的海外市场。未来借鉴早前美日贸易战的经验教训,中国加大开放国内市场,增加对美国进口而非限制对美出口,进一步开放金融和其他服务业,积极和美国谈判双边投资协定,都有可能减少中美贸易的冲突。


第二,处理好全球化与国内改革的关系。


国际上有一种批评声音认为,中国虽然想引领国际化,但国内壁垒仍较为严重,实际上是贸易保护严重的国家,难以承担引领全球化的重任。这个判断是有失偏颇的,但也提醒我们,当前中国在劳动力市场化、环保、国企保护、国家补贴、专利保护、利率汇率市场化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改进需要,改革也需要持续推进,才能更好适应与引领全球化。


但从另一方面,笔者认为,仍要警惕冒进思维,应坚持以自身需要为主,按照既定步骤稳步推进改革,切不可增加国内经济风险和打乱改革部署,应重视在全球化与国内改革方面协调推进。


第三,处理好项目收益与风险的关系。


由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倡议的亚投行也是中国融入全球、加速开放的最佳体现。目前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都是赞许和希望积极参与的。


当然,“一带一路”也应避免急功近利,毕竟全球领导力的提升是个自然渐进、水到渠成的过程,操之过急可能会适得其反,容易引发他国对安全问题的担忧。同时,也需要关注“一带一路”推进中可能存在的经济风险,特别是对不成熟政治经济体的投资,如何处理好项目收益与风险评估十分重要。


总之,笔者认为,在逆全球化思潮日益明显的当下,中国确实需要像中国领导人已经显露出的那样直面现实,敢于担当,发挥更多的责任。另一方面,对引领全球化可能存在的风险也要有充分预期,审慎处理好中美关系、处理好全球化与国内改革的关系,同时审慎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让全球化进程走得更稳,才能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