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诸建芳:中美贸易现转机,基建合作迎利好

发表于 2017-04-08    来源于:诸建芳

—中美元首首次会晤点评


事项


美国东部时间46-7日,中国两国元首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了特朗普当选以来的首次会晤。关于中美经贸方面,中美双方新建立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的高级对话合作机制,并且预计会继续推进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探讨开展基础设施建设、能源等领域务实合作。


评论:


作为特朗普当选以来中美元首间的首次会晤,此次“习特会”受到了全球市场的空前关注。正如会后的官方声明所述,此次中美元首对表传递了积极信号。尤其是在中美经贸上,我们发现声明中仅“合作”的字眼便出现了十次,涉及到贸易、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等多个领域。有鉴于此,我们认为此次会晤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中美贸易间的不确定性,并且对中美间在基础设施建设和高科技领域的合作,以及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形成利好。


首先,此次会晤至少在年内降低了中美之前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虽然特朗普一直对美国巨额大贸易逆差耿耿于怀,但中美间的贸易失衡主要源于两国在全球贸易体系中不同的分工地位。有鉴于此,相比于关税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加大本国市场向对方企业的开放无疑是减少这种失衡更为长效的手段。由于此次会晤中美双方均表达了加大对方市场对本国商品和服务开放的诉求。我们预计在未来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双方会进一步开放外资准入的限制,尤其是中国,习近平主席在此次会晤中强调了当前中国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服务业占国民经济比重的不断提高,考虑到美国服务业出口的比较优势,未来中方有可能在服务业上加大对美国的开放。因此,虽然2017年中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有可能收窄,但总的双边贸易额仍有望保持稳定增长。


其次,此次会晤也为未来中美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带来了契机。在推行新医保方案受阻后,特朗普正考虑“加速”推进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根据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的测算,美国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年久失修,在未来十年存在着超过1.4万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表1)。然而,由于近年来债务高企对联邦和地方政府扩大支出形成制约,特朗普的基础设施支出计划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融资难。在这方面,无论是亚投行还是政策性银行,中方都有能力通过提供融资渠道参与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此次会晤中美双方均表示将探讨开展基础设施领域的务实合作,我们也注意到在去年11月,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伍尔西曾将奥巴马对亚投行的反对称为一个“战略失误”。因此,如果未来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加入亚投行持开放态度,那么中美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有望迈上新台阶。


再次,特朗普政府降低贸易赤字的诉求也为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的合作带来了新的机遇。就降低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而言,除了威胁对中国进口品提高关税,特朗普也鼓励美国企业增加对中国的出口,进而为美国本土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对中国而言,近年来随着国内产业和消费的升级,其对于高科技产品的进口需求不断扩大;然而,受制于美国对华高科技产品的禁令,美国在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口中的份额自2002年以来明显缩水(图2)。有鉴于此,我们认为从减少双边贸易失衡出发,未来美国对中国政府的采购有望制定出“正面清单”,并将更多的高科技产品包含其中,从而为中美间的高科技合作开拓新的空间。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中美元首正好赶在美国财政部公布半年度的汇率报告(4月中旬)和“一带一路”高峰论坛(5月中旬)之前。此前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已表示定义汇率操纵国时将根据对外汇市场的正常评估(类似于去年),加上本次中美元首会晤所体现出的合作氛围,我们认为中国不大可能在这份报告中被列为汇率操纵国;同时,考虑到中方在此次会晤欢迎美方参与“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合作,我们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望至少在未来两个季度内保持相对稳定。


此外,本次元首会晤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通过深入、友好、长时间的会晤,达到了为中美关系下阶段发展定基调、定方针、定框架、定路径的目的。根据新华社最新发布的新闻稿,美方认为:1、特朗普总统同习近平主席谈得很好,建立了非凡的友谊;2、双方团队已经通过启动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进行了直接沟通交流,并取得实质性进展;3、美方愿同中方继续加强经贸、两军、人文等各领域合作,支持中方追逃追赃方面的努力;4、美方将同中方开展合作,努力消除影响两国关系的因素和问题,使美中关系实现更大发展,美中关系一定能发展得更好。


具体分析详见201748日发布的《中美元首首次会晤点评:中美贸易现转机,基建合作迎利好》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