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导弹未击沉市场情绪 就业渐引起缩表担忧

发表于 2017-04-08    来源于:陶冬

上周全球市场和财经主流媒体都在关注习特会,习特会的确给风险资产带来了震撼,不过震撼不是来自中美元首的会谈结果,而是晚餐期间特朗普挥挥手,59枚美国战斧导弹奔袭了叙利亚军事目标。全球风险资产价格应声而泄,石油价格飙升。神奇的是,市场情绪很快恢复正常,美股收复大部失地,全周仅略跌,欧股更有小的斩获。更神奇的是,美国的就业数据奇差,全月只增加了98K份工作机会;联储会议纪要显示货币当局不仅加息,还打算收缩资产负债表、回笼流动性;共和党议员修改投票规则,强行任命Neil Gorsuch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为其他改革法案的立法程序蒙上阴影。四件大事同时发生,尚未能砸趴被无数专家称之为泡沫的美股,倒真是一个意外。上周美元对欧元略微走低,金价曾一度抢高但最终无以为继。超级飓风袭击澳大利亚产地,澳洲焦煤价格暴涨八成有余。


三月份非农就业增加了98K,为2013年来仅有的四次小于100K的数字之一。前两个月的就业数据也被下方修正,失业率由4.7%下降到4.5%,时薪上涨0.2%(上月则被上方修正到0.3%)。三月非农数据是失真的,312-14日一场暴风雪席卷东北海岸,造成交通、零售、建筑暂时停摆,而此恰好发生在数据收集期。当然,美国实体店(尤其是百货商店)大量裁员也是原因之一。笔者估计扣除气候因素非农数据应该仍有150K左右的增长,这在完全就业的状况下已算不俗。影响货币委员会决策的未必是三月份的数字,而是“完全就业”这四个字。美国的经济增长水平、就业水平和利率水平不匹配,货币环境正常化还会向前推进,预计今年还会再加息两次。现在应该问的问题是,联储何时缩表?缩表时会不会停止加息。笔者估计如无大意外的话,联储可能在今年底或明年上半年开始缩表,缩表所带来的流动性下降,恐怕比在超低利率环境下加息对市场的影响更大。


大量资金在2016年流出主动型管理股票基金。当年仅有三分之一的主动管理型基金得到优于指数的成绩,而盯指数的ETF基金的管理费仅有主动管理型基金的三分之一至五分之一。不仅对冲基金面临资金赎回,传统基金也面临同样的压力。某家全球最大基金公司裁减主动型基金经理,试图开发投资ETF的人工智能实属冰山一角,可能预示着整个行业的一次转型。基金投资中被动型占比越来越大,意味着成份股得到更多的资金,进一步带升大市。这应该是美股指数不断走高的缘由之一,对未来其他市场也有参考意义。


习特会在海湖庄园顺利结束,双方如约没有发布会后共同声明。在重大问题上有没有取得突破不得而知,不过从特朗普所说的“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已经取得巨大进展(tremendous progress)”来看,两位领导人的七个小时会面起码没有出现对立。这个在笔者看来就是进步。特朗普在对外关系上的见解,可以明显分成竞选期、上任后的前两周和之后三个阶段。在入主白宫新官上任三把火之后,特朗普政府受到了体制的钳制,在政策基调上变得相对比较温和、务实。中国问题在他的诸多执政政策上,迫切性不断后退,言语上也不那么咄咄逼人了。特朗普是商人,为了在谈判桌上得到好处会不惜使出各种招数,中美关系也会有各种摩擦,不过最不确定的时间可能已经过去,双方或许可以在一个共同认可的框架下讨论问题了。


本周市场关注耶伦在周一的公开演讲。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的讲话也值得关注。加拿大央行会议,应该没有重大政策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