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杨宇霆丨中美贸易战:当心美国“暗度陈仓”

发表于 2017-04-10    来源于:杨宇霆

特朗普看似“明修栈道”


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双边会谈,简单讨论包括朝鲜和贸易在内的一系列议题。纵然他们的第一次会议可能不会达成任何具体的协议,以解决目前对于中美发生贸易战的忧虑,这次会议仍然可以被解读为特朗普愿意与中国开放讨论和探讨如何处理巨大的对华贸易逆差 (2016年为3470亿美元)。同时,习近平主席愿意访问美国也显示他对特朗普领导的新政府保持观望态度,尽管特朗普经常表达其鹰派立场,中国相信自己仍能影响美国新政府的贸易政策。


事实上,中美贸易争论将会让其他国家热切关注。在访问美国前,习主席到访了芬兰,并显然赢得了那些高度依赖全球贸易的国家的支持。正如芬兰贸易部部长凱·米凯宁(Kai Mykkanen)上周所说:“如果美中发生贸易战,芬兰特别身受其害。我们的产品往往首先进入欧洲,但如果看看谁是我们的最终客户,以附加值衡量中国是第一目的地,而美国则排在第二位。”米凯宁敦促美国按WTO规则行事,并强调美国过度斥责中国没什么好处。


各国关注中美贸易的溢出效应


事实上, 中美贸易不仅仅是一个有关于两个国家的双边事务,它更是影响世界经济的重要基础,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任何重大转变, 不仅会影响中国, 而且会影响到亚洲以及其他地区。举一个例子,东亚经济体(特别是韩国和台湾地区)是全球供应链中的积极参与者,而中美两国又是这些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东亚地区对美国的对华贸易政策较为敏感。其中以台湾地区所受的影响最大,因为台湾厂商的外销订单中有51%是在中国大陆的设施生产的。


若美国因新的贸易政策而减少从中国进口, 其可能为亚洲带来的经济影响如下:


1)位于全球生产链上游的经济体,特别是韩国和台湾地区将大受打击,他们对中国的出口也会下跌。


2)从事供应链下游活动和中美贸易中的衍生服务的经济体也将不能幸免。香港自是一例,因为其向美国出口的85% 是来自中国大陆。贸易融资和物流等经贸活动也会受到影响。


3)一些制造商将被迫将其生产基地迁离中国。一些与美国存在很少贸易顺差的亚洲国家将会是他们的潜在选择,因为它们往往不会成为特朗普政府的攻击目标。排除一些诸如成本水平和运输设施等其他因素,一些国家(如部分湄公河国家或菲律宾)可能将吸收一些来自于中国的生产活动。


“暗度陈仓”推税制改革


有鉴于“习特会”,特朗普在近期可能不会提高对中国的进口关税和反倾销制裁措施。可是,我们不应忽视美国国内正在商讨的企业税改革,因为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绕过传统国际贸易框架而推出的贸易保护措施。


最近,美国一些共和党员正在研究一项的税制改革,包括引入目的地导向的现金流量税(DBCFT) (又称为边境调节税(BAT))。这改革意味着废除企业所得税, 并向公司现金流征收划一的20%的税率。如果税制改革得到批准, 美国将是唯一没有企业所得税的先进国家,大大增加其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


按照DBCFT构思,进口成本将不再允许扣税,而出口收益将免税,资本支出也可以减免;利息费用则不再被允许作减免用。显而易见,DBCFT的目标是不鼓励美国企业在海外设生产点和进口美国。在新的税制下,他们会得益于留在本国并从事出口,因为任何出口赚取的收益都不用纳税。另一目标是鼓励更多投资, 因为企业能立即花掉资本开支。而目前企业只能就一定比例的资本开支扣税,其余的比例则取决于折旧情况。


DBCFT将会影响到美国企业与亚洲做生意的方式。这税制带来的替代效应将会压抑从亚洲进口的货量,但专门供应资本货物的国家却会受惠于美国资本支出的增加。此税制改革对依靠低成本竞争国家的经济构成的下行压力较大。


当然,特朗普政府还需要克服一些障碍才能推出DBCFT。首先,现在联邦债务已经很高,DBCFT可能会使美国的预算赤字恶化。其次,这项改革明显会使部分行业成为赢家,有的则成为输家,在政治上要取得共识变得困难。


货币走势要看美联储而不是财政部


另一方面,鉴于近期的政治经济形势发展,美国把中国列为汇率操控国的机会似乎已经大减。在今年2,美国财政部部长努钦表示,没有迫切需要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他明确指出会遵循财政部以往的常规程序去判断美国的贸易伙伴是否在操纵货币。故美国财政部不太可能在4月份发表的汇率报告中有重大改变。


对于亚洲其他地区,高度依赖中美贸易的经济体的货币(如新台币和韩元)将对中美贸易关系的发展更为敏感。较依赖国内需求的国家 (如印度和印尼)的货币,应该更具抗跌能力。事实上,以本土为主的经济体和以出口为主的经济体,他们之间经济增长的差距近年愈见扩大。不确定的外部贸易前景会使这种背离持续下去。


由于美联储今年进一步加息而大部分亚洲地区的央行倾向于维持不动,预料美元兑亚洲货币会持续轻微上升。另外,因为美联储开始讨论进一步退出量化宽松,进行资产负债表的正常化,故下半年美元走势将较过去数月更加波动,亚洲地区的货币市场难免出现较大的变化。


虽然按官方标准,美联储只管利率政策,不管汇率,而美国财政部才是对美国汇率有发言权的政府部门。实际上,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对亚洲汇率有更大的影响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也许可以发生在不同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