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元强势难逆转 法国选举有担忧

发表于 2017-04-16    来源于:陶冬

两场战争和两个炸弹,主导了上周的市场情绪,资金避险意识加强。第一场战争是已经发生了的美国对叙利亚的导弹袭击,以及俄罗斯在语言上的强硬回应;第二场是市场担心可能发生的美国对朝鲜的袭击,美国三个航空母舰群接近,战争叫嚣升级,连中国外长也发声警告。第一个炸弹是美国在阿富汗动用了历史上最大的常规炸弹袭击位于阿富汗的恐怖设施;第二个炸弹是特朗普声称美元过强,汇率市场应声大幅波动,市场猜测美国货币政策前景。地缘政治风险令市场避险情绪明显升温,资金配置转向,股市跌、债市升。特朗普的“弱美元”口头干预,导致日元汇率暴涨,创下七个月来最大的日元兑美元单周升幅。资金担心法国大选的不确定性,欧洲股市和欧元汇率落后。媒体传沙特阿拉伯有意将减产协议延长六个月,加上叙利亚危机深化,原油价格是上周各大资产种类中的赢家;铁矿石价格则继续震荡。避险情绪之下,黄金价格突破阻力位直逼1300关口。美国财政部在复活节假日期间公布半年度汇率报告,没有国家被标签为汇率操纵国,不过中国等六个国家或地区仍被列入观察名单。


特朗普关于美元汇率过强的言论,比美国发射的“炸弹之母”对市场更具冲击力。此言与他在竞选时的言论相近,但是却意味着他要求美国联储迅速实现货币环境正常化的立场已经软化。果然,在同一个谈话中新任美国总统收回了要怒炒联储主席的竞选承诺,市场解读为货币当局多了一些继续鸽派的本钱。特朗普言论令美元走软,不过大部分的贬值很快就反弹了回来。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立场可能长远来看可能改变货币政策和贸易赤字的走势,但是单凭口头干预,效果却未必理想。联储是唯一一个明言加息甚至缩表的大国央行,美国经济的自主增长能力明显好过其它经济,其劳工市场的完全就业状况更让各政府艳羡。这是美元中期走强的基本面因素,这些并未因特朗普谈话而改变。世界其他地方还面临着选举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美元的避险功能依然受到青睐。更重要的是,资金流入对于特朗普的基建扩张、赤字财政十分重要,说至关重要也不为过。克林顿时期的财长鲁宾开启了强美元策略,试图通过强美元吸引资金流入来维持美国的金融繁荣,乃至经济繁荣。这个模式至今仍是美国现有财经政府体制的主旋律。特朗普所行的是制造业经济学,财政部推崇的是动态金融经济学,后者是美国近年科技创新的动力,吸收美国财政赤字的主要源头,不过也曾导致了金融危机。以目前的形势看,包括财政部在内的技术官僚与特朗普团队的温和派携手,白宫政策趋向理性化。特朗普个人也许还会时不时地发出弱美元的呼声,不过美元强势作为一种趋势恐怕还会持续下去,当然不排除中间有技术性调整。


法国第一轮总统大选将于423日举行,市场经过数月的无视之后开始对选举风险感到担心。一般认为,中间偏右的主流政客马克隆可以和极右政客勒庞进入第二轮选举,并最终成为下一任法国总统。不过最近极左政客梅兰冲(Jean-Luc Melenchon)在电视辩论中表现神勇,一个月内民意支持率从10%冲上18%,成为排名第三的总统候选人。市场上周开始担心极左与极右候选人(两位均声言脱欧)会师第二轮,欧洲债市已经有所反应。笔者看来这种风险的确存在,但是尚未到恐慌的时候。法国民意基本上是中间偏右、中间偏左和极右三分天下,梅兰冲抢掉了政治理念偏左的票源,他所得乃是另一位偏左人士哈蒙(Hamon)所失,目前尚未打入马克隆的票仓,光靠偏左票源似乎不足以拿到第二轮选举的入场券,毕竟现任总统奥朗德太不得人心。当然,左派票源走向极左,的确增大了极端势力夺权的风险,不过马克隆目前还有五个百分点的领先,除非马克隆爆出丑闻,他应该可以进入第二轮。如果他无法进入第二轮选举,则中间偏左与偏右的主流票源就丧失了联手阻止政府走向极端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