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智威:未来数月可关注热点城市供地政策的变化

发表于 2017-04-17    来源于:张智威,

近日,由人民网联合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等机构共同举办的“2017年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在京举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德意志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在发言时表示,中国经济之喜在于对金融风险的控制初显成效,非银金融机构杠杆在降低;而中国经济之忧在于房地产泡沫反映的经济虚实有点失调。


他同时指出,经济虚实比例略有失调也是当前政策控制的主要风险点,已经看到包括郑州在内的城市通过增加土地供应为房价“降温”。他指出,未来几个月是关键时期,可继续关注房价上涨较快城市供地政策的变化。


以下为发言实录:


谢谢各位朋友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做交流。


中国的经济的喜和忧,先从好的地方说起,当然经济的走势一季度是会比较好,这个大家都已经预期到了,但是我今天要讲的所谓的喜是在什么地方?是对金融风险的控制,说起来是跟人民网、人民日报有点关系,去年如果说影响最大的媒体文章就是5月初有个权威人士评中国经济,那天我看到那篇文章正好降落在纽约机场,要在那边出一个星期的差,准备好跟国际投资者讲什么,结果一个星期开的会都在讨论那篇文章。我觉得肯定是去年在中国媒体里应该说是对金融市场影响最大的文章。那里谈的观点是金融风险的控制,在过去一两个月里我们看到了比较明显的好转。


这张图显示什么?钱到哪儿去了,银行的钱去哪儿了?分成两部分,蓝的这条线是实体经济,钱借到了企业和住户手里,所以这是一个实体经济资金的供给。另外一条线给非银行的金融机构,里面很多钱是去了所谓的虚拟经济。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下降是很明显的,就是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发生的,也就是说到去年年底的时候,向非银机构借出去的信贷增长速度还是接近50%,而到今年12月份已经掉到28%左右,我们昨天看到的数据好像又有所下降。所以金融监管这边,我们确实能够感觉到最近大家可能在一些媒体上也看到了,在金融监管的力度上确实有所上升。这个是银行借出去多少钱,有多少万亿借给了非银行金融机构,一个净债权的概念。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借给银行钱,到了这段时候突然有个跳升,这个水平很高,是10万亿人民币以上的水平,一直在往上走。过去两年我们可以想一想,比如说一些保险公司借了钱去举牌上市公司,这个是会需要银行提供资金的。


同样,我们看到在2月份开始出现了一个下降,也就是说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在降杠杆,他在逐渐把钱还回到银行系统里,这是过去一两个月里我看到中国经济最让我们欣慰的事情。担心的地方是什么?担心的是跟房地产泡沫相关的,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大家可能也都会有这个感觉。


可以想一想,大家去年持有房产升值带来的价值有多少,对自己财富的影响有多少,跟那个相比,大家想一想从自己的工作里面拿到的工资的钱是多少,这两个比例大多数人都是房产升值的钱大大高于从工资中赚到的钱。一线城市北上广深这个比例是3.7,房产升值接近4倍于从工资上挣到的钱,这个数字是非常高的。


我先给大家看看这个数据具体怎么样?这个表格体现的是我刚才说的比例,房地产升值相对于工资收入的比例,这个比例在一线城市大概可以看到去年是3.7,过去好几年实际上都蛮高的,但是去年发生了一个特别的事情,是在二线城市、三线城市房地产升值速度也是大大高于工资能够带来的收入的钱数。房地产的价格上涨,可能本身一个问题,但是上涨过快,尤其是它是不是有一些实体的经济能够支撑,因为要为一个企业工作这个企业能够付给你工资是因为你能够创造价值,所以工资那部分收入也可以说跟实体经济更相关的。那么房地产价值的上升对于财富的影响这个事情是更虚拟经济一些的,这两个之间的比例,所以我们说经济里虚实的比例最近可能有点失调,这是我们比较担心的一个地方。当然这也是我们现在政策要控制的主要的风险点。


我们已经开始看到一定的变化,在各个城市的供地方面,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数据是12月份的数据,这张图比较一下每个城市供地的建筑面积是多少?比如最高的是郑州,两个柱,蓝的柱是去年每个月平均供的地能够建多少房子,是平米数。红的是今年12月份供的地平均建多少平米数。郑州的供地政策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12月份郑州大量供地,而且价格非常非常便宜,所以如果大家看看郑州的房价去年涨的速度非常快,二线城市里名列前茅。但是在今年的12月份房价有所下降的,地方政策的供地如果大量增加,而且供地比较便宜确实对房价有抑制效应的,至少在12月份我们还没有看到大多数城市这么做。我们看到这些城市,像青岛、厦门,房价涨得非常快,但是地方政府供地速度跟去年相比更低一些,其实去年也不能算快。现在房地产这方面的风险我觉得大家已经意识到了,那么从中央政府所提供的政策角度来说,房价上涨比较快的城市要增加供地,这个政策大家要看到,大家具体怎么样推行出来,我觉得未来几个月是比较关键的时候,看看供地政策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最后一点,简单讲一下财富的效应,我们在想这个是喜还是忧呢?尤其从海外国家来讲,我前一段在欧洲出差,欧洲投资者跟我提到了这个事情,这个是中国在海外旅游的支出,上涨速度非常惊人,2014年我们国家居民在海外是多少消费?1500亿美元,去年是3500亿美元,在两年之间有这么大的增长速度,而且去年占GDP3%左右,这已经是跟我们的经常项目的顺差水平基本一致了。说它是喜还是忧呢?对于中国之外一些其他国家,尤其对欧洲来说非常好,我看到去年欧洲很多上市公司他们的业绩不错是跟这个相关的,所以中国对世界消费影响力在过去几年上升非常快,在去年三季度、四季度,在欧洲一些品牌销售方面表现不错。我在跟很多投资者聊的时候他们会说是中国的支撑,不仅仅是向中国的出口,还有中国旅行者到那边去买东西,对他们起到了很大的支撑作用。这些是我能看到的对中国经济的思考,给大家做一个参考,有什么不对的请大家指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