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邢自强丨小城市带动大消费:三四线城市将更大、更富、更敢花

发表于 2017-06-13    来源于:财新

三四线城市将更大、更富、更敢花,成为2030年中国近10万亿美元消费市场的主力军。在三四线城市渗透率高、关注当地消费习惯升级的企业将获益。


随着中国迈向高收入经济体,经济将逐渐由消费驱动。


市场一般认为,今日的30个一二线大城市是最重要的消费市场,但笔者认为三四线城市将成为今后十年内消费增长热潮的主力,到2030年将贡献中国居民消费年增量的三分之二。


首先,三四线城市将变得更大。由于严格的落户政策及高企的房价,近年来一线城市的人口流入几近停滞,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增速仅为1.5%,较2006年至2010年的5.1%显著下滑,个别城市如上海的常住人口甚至下降。


作为对比,三四线城市的人口年均增速在同期保持在 3.1%的高水平。更高的生育率和年轻的人口结构、放宽的户籍政策,以及相对合理的生活开销水平将为小城市的人口增长继续提供有力支撑。


其次,三四线城市的人将更富,收入向一二线城市收敛。社会制度基础相近、但经济发展水平不一的地区之间往往会发生收入收敛现象,即起始收入较低者往往拥有更高的经济增速。美国各州和欧盟各国在过去都经历了收入收敛。


中国不同城市之间不仅符合收敛的条件(类似的制度基础),还同时受益于政府主动寻求区域发展平衡。近期政府已出台一系列区域发展再平衡的大政方针,譬如建立雄安新区、长三角城市群(浙江全面接轨上海示范区)、广东大湾区等,鼓励产业布局大城市周边的小城市。基建设施,如高铁、地铁、教育及医疗资源也开始向三四线城市倾斜,促进更紧密的经济一体化。基建连通(包括交通、互联网、4G移动网络以及智能手机渗透)还促使技术溢出效应加快,促进生产力增长。举例来说,打车软件在诞生后不久就已广泛应用于三四线城市。


这些因素将促使三四线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从如今的4500美元上升至2030年的接近8300美元,从而将与一线城市的收入差距从45%降至36%。


最后,三四线城市市民将更敢花钱。得益于更合理的房屋价格、户口制度(及相关社保福利)的灵活性,他们的边际消费倾向高,消费率有更大的上升空间。三四线城市的房价尽管经历了近期的上涨,但总体仍处于可负担水平,房价收入比平均为6倍,远低于一线城市的接近15倍;房贷占月收入的比重即使从2015年的14%升至2016年的22%,仍大大低于一线城市的54%。


房价负担在大城市已成为年轻人消费的阻力,小城市的住房开支低,对其他商品服务的消费能力强。当前三四线居民的储蓄率为33%,高于大城市,未来下降的空间大。此外,智能手机、电子商务的普及,也将帮助克服小城市传统零售渠道匮乏、产品可获得性较低的劣势,进一步释放消费需求。


笔者预计三四线城市消费率(家庭消费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将从2016年的67%上升到2030年的82%。作为对比,同期一二线城市的消费率上升幅度将更轻微。


此外,三四线城市消费模式亦将出现转变。这些小城市的人均GDP正达一线城市十年前的水平,根据中国一线城市的经历和国际历史经验,其需求向服务业转型的步伐即将加速。酒店餐饮、医疗、家用商品和服务、互联网、娱乐等消费的占比将在2017年至2030年期间大幅提升。


不可否认,这一趋势的实现将面临一些风险。市场对三四线城市增长前景的疑问常见于房地产库存(鬼城)、房市泡沫溢出,以及供给侧改革对资源型城市的影响。然而,考虑到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已经改善、住房价格仍然处于可负担水平、经济一体化和转型进展顺利,这些因素的影响将有限。


全国库存积压已经从201510月的21.22亿平方米下降至今年4月的19.85亿平方米;而库存月(定义为库存量与过去12个月平均销量之比)也从33个月下降至24个月:房地产开发商在当前周期更为审慎,而比一二线城市更可负担的房产价格,以及政府的货币化安置棚户区改造等措施,也支撑了需求量。


另一方面,依赖原材料生产的中小城市受供给侧改革的影响也可控。2012年以来原材料价格不断走低并未减缓三四线城市追赶一二线城市收入的脚步。除了劳动力及土地成本优势,基建设施和公共资源的改善,以及政府优惠政策也将促进产业转移和服务业转型。


综上所述,笔者非常看好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前景,预计它们将贡献目前至2030年间中国居民消费增量的三分之二,年增速接近9%,比一二线城市更高。(作者为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编辑:王东)(本文将刊发于2017612日出版的《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