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邵宇: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有利于“一带一路”

发表于 2017-06-15    来源于:邵宇

近期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各成员国领导人签署并发表阿斯塔纳宣言,发表峰会新闻公报、关于共同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声明,签署《上海合作组织反极端主义公约》,批准给予印度、巴基斯坦上合组织成员国地位等多份决议和文件,成果丰硕。


中国新型国际关系理念中的一个重要的策略,就是加强命运共同体的构建。而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中国-中亚-俄罗斯三方合作的重要国际组织,在构建这一共同体的工程中发挥着重要角色。因此以上合组织为核心,形成各方对上合组织的集体认同和情感联系,是未来丝绸之路经济带成功拓展的重要基础。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国建立上海五国机制,旨在解决苏联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上海五国机制在发展过程中充分体现了中国与中亚地区平等合作、互信互利,不仅维护了地区安全与稳定,同时进一步提升了中国与中亚各国之间的友好关系。2001年,上海五国机制成长为上海合作组织,标志着合作进入新阶段。互利互信,平等协作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上海精神逐渐升华,成为中国与中亚国家命运利益共同体的重要机制。中国与中亚各国在发展中逐渐获得共识,即维护体制安全,促进安全互信,反对三股势力,加强能源合作,实现经济互补。


站在中亚国家的角度,上海合作组织首先能维护体制稳定而不至于发生颜色革命和动乱,并能有效打击恐怖势力。其次是作为联系中国、俄罗斯的平台和桥梁,以获取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在俄罗斯看来,上海合作组织同样是一条纽带,通过它与中国进行密切合作,用于平衡俄欧地区的国际压力,同时发挥对中亚各国的影响;中国则将上海合作组织视为与中亚地区密切交流的重要纽带和平台,维护周边地区的稳定。建立上海合作组织的初衷是在划定边疆、稳定边界共识之上,建立一种新型的国家合作和关系模式,将打击三股势力、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反对任何形式的‘新干涉主义’”制度化、组织化。如今的上海合作组织,已经成为中亚地区极具影响力的重要国际组织。


与中亚国家相比,中国和俄罗斯力图谋求建立以上合组织为核心的安全共同体,特别是在美国在亚太实施再平衡战略以及乌克兰危机面前。


上合组织对中国来说更显重要,边境非传统安全威胁已经上升到威胁地区安全稳定和经济发展的程度。如何与中亚国家和俄罗斯建立起高度信任的合作模式,严厉打击边境三股势力和边疆恐怖组织,将会成为未来深入研究的议题。中国对上合组织的高度认同以及与中亚和俄罗斯的长期持续高效互动,将成为上合组织集体认同形成的核心变量。


中国对上合组织的态度和情感,将会影响到中亚各国和俄罗斯对上合组织的感受,也会影响到上合组织未来的走向和运行。因此,上合组织的集体认同内部建构,需要中国与各成员国进行军事、政治和经济层面以上合组织为大框架下的密切互动,而中国对上合组织倾注的认同和情感,将会逐步改善中亚各国以及俄罗斯对上合组织的态度。


目前,中国力图构建与中亚的“命运与利益共同体”,希望上合组织成为“政治、安全、经济、社会等多领域的利益共同体,不断增强组织内部的凝聚力”。2013年在比什凯克举办的上合组织峰会上,中国领导人就同样表达了中国的决心,表示将与上合成员国一道树立同舟共济、互利共赢的意识,加强合作,联合自强,把上海合作组织打造成成员国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使其成为成员国共谋稳定、共同发展的可靠保障和战略依托


从其发展的路径来看,上海合作组织已经很好地完成了国家间信任和安全机制的架构,有力地维护了边境稳定。数十年来上合组织在反恐领域的合作硕果累累,从建立反恐会晤机制和磋商机制,到多次签订法律文本规范反恐合作,再到组织力量进行反恐情报分析以及联合反恐演习,上合组织通过反恐议程增强了组织行动能力,并为维护成员国的国防安全、抵御非传统安全的威胁、构建军事互信做出了重要贡献。


与此同时,上合组织拓展了合作的广度,在经济、能源领域的合作也逐渐走向深入,甚至成为上合组织发展的“重要基础和主要方向”。通过银行、企业等社会实体的参与,上合组织的经济平台与桥梁的功能得以发挥,上合组织也成为中亚各国吸取外资和输出能源的重要窗口。


作为连接中国-中亚-俄罗斯三边关系的上合组织,其发展经验已经证明其自身成长符合国际组织的发展规律,成员国的集体认同正在逐步形成。上合组织内部的利益命运共同体构造正伴随着新丝绸之路倡议的开展、中亚各国对华合作的热情支持以及俄罗斯欧亚一体化的开展,而逐渐发展起来。


本次峰会期间,各成员国领导人还签署了旅游合作纲要等一系列文件,对一年来多边合作的进展进行了总结,规划上合组织下一步发展的重点方向。这些文件、倡议既立足当前,又放眼长远,既具宏观思维,又有可操作性,旨在推动上合组织朝着协调更全面、合作更务实、行动更高效的方向发展。而这将全面对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议题和核心理念。


上合组织集体身份认同需要各国共同努力,特别是大国的努力和支持。对此持有清醒态度的中国和俄罗斯,将与中亚成员国一道在未来的上合组织“利益—命运共同体”的集体身份塑造中发挥重大作用,上合组织的未来也将呈现出与西方国际机制发展路径完全不同的“东方特点”。


东方特点强调互利、共赢以及以合作为导向的平等国际关系交往模式,促进全球化的多样化格局和多变性特征。这种“东方特点”作为新全球化时代的涌现品,将长久地影响此前全球化时代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并成为未来国际关系系统变革的重大契机,影响并可能改变西方主导着的全球化3.0时代的国际关系格局。中亚的发展和国际关系的演进,证明了东方特点的有效性和持久性,代表着东方式国际体系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