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潘向东:我国货币政策需寻求平衡

发表于 2017-06-16    来源于:潘向东

14日,美联储宣布将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到1%1.25%的水平,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二次加息,符合市场普遍预期。并且,美联储同时表示预计将在今年实施缩减资产负债表。


对此,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潘向东15日接受中国财富网专访时表示,随着美联储加息周期展开、未来缩表演进,全球流动性将呈现边际收紧。而国内货币政策要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操作,需要在内外部环境中寻找平衡。


货币政策需寻求平衡


中国财富网:美联储年内第二次加息,并预计年内将可能缩表,这对我国货币政策将产生什么影响?


潘向东:我主要从四个方面来分析:第一,美联储确定货币政策将回归正常化,随着加息周期展开以及未来缩表的演进,全球流动性将呈现边际收紧。在此条件下,国内货币政策需要在美元流动性收紧和稳增长之间寻求平衡。


第二,我们看到3月份美联储宣布加息后,中国央行也随之提高逆回购和MLF中标利率10个基点,但这次,央行没有跟随美联储上调公开市场利率。昨天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5月份经济总体上稳中趋降,5M2增速创历史新低,表明金融去杠杆政策已经开始作用到货币增速和经济。


第三,从汇率层面来看,5月下旬以来,人民币汇率定价公式中加入逆周期调节因子,人民币汇率近期走势保持稳定趋升。目前外汇占款降幅不断收窄,外汇储备恢复增长,资本流动有所改善,央行跟随美联储被动加息的压力减轻。考虑到去杠杆政策导致银行资金利率不断提升,一年期SHIBOR利率仍高于LPR,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存在被动抬升的压力。而宏观经济正处于库存周期和地产周期的尾声,同时下半年仍面临下行压力。


第四,国内货币政策坚持稳健中性操作,需要在外部美元流动性收紧、内部环境“稳增长”、“去杠杆”、“防风险”寻求平衡。当然人民币未来仍然有贬值压力的存在,那么就需要避免汇率市场的非理性波动,这就需要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进行预期管理和加强对国际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以缓冲人民币贬值的冲击影响。


需要警惕累积效应


中国财富网:此次加息对我国经济会产生何种影响?


潘向东:我认为经济增长不至于失速,防范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这就决定了国内并不会出现大的风险。需要注意的是,货币收缩的初期影响虽然不大或可控,但随着未来美国缩表的演进,逐渐产生累积效应,经济的发展可能会出现逆转,或者出现“压死骆驼的稻草”。而逆转的“这一刻”什么时候到来,我们很难预估,但渐行渐近。金融市场呈现非线性特征,来的时候会很迅速,需要警惕。


关注美联储前瞻指引


中国财富网:未来美联储将如何“缩表”?


潘向东:根据美联储公布的未来缩表计划和节奏的细节,最快时点预计在三季度末或四季度启动缩表。


在节奏方面起初每月缩减60亿美元国债、40亿美元MBS;缩表规模每季度增加一次,每次分别增加60亿美元国债和40亿美元MBS,直到达到(一年以后)每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200亿美元MBS为止,即每月缩减500亿美元。美联储目前资产规模约4.5万亿美元,缩表启动第一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将收缩3000亿美元,而从第二年开始则每年收缩6000亿美元。中期合理水平是2—2.5万亿美元,缩表规模在2—2.5万亿美元,也即缩表周期大概4年左右(2018—2021年)。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就业市场的持续改善和较低失业率是其加息和缩表的重要支持。但近期部分数据如通胀等也有所走弱,这些是否会影响联储政策节奏,尚需一段时间的观察和进一步评估,未来仍需要密切关注美联储的前瞻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