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高善文:库存回补支持短期经济增长

发表于 2017-07-10    来源于:高善文

内容提要


此前公布的6PMI数据积极,分项数据中生产指数恢复,工业品期货价格反弹,流通领域生产资料价格环比降幅趋缓,这些情况显示短期经济数据仍然稳定。即将公布的6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也可能稳定并略有回升。


近期经济数据表现不弱,可能主要受到了短期企业主动库存回补的影响。尽管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PMI分项中产成品库存等指标并不支持库存回补的假设。但实际上流通领域存货的波动才是整个存货波动更主要的来源。流通领域库存回补支持了近期经济数据表现,这也反映为流通领域生产资料价格环比增速的恢复。


流动性的边际改善,和此前对经济悲观预期的修复,可能是企业主动回补存货的重要动力。在商品期货市场上,此前螺纹钢期货远期大幅贴水,反映了市场对经济走弱的一致预期。近来这一悲观预期得到修正,在实体经济层面这也表现为企业主动回补库存的行为。


近期长端债券收益率的上行,既有国内经济数据走强,也有海外利率水平抬升的影响。


从历史上看,金融危机以后,特别是2012-2013年以后的几年时间里,中美国债收益率的同步性确实较以前更为紧密。但在收益率变动节奏同步的同时,利差水平的波动更大一些。自去年底以来,中美利差已经有明显的修复,目前利差较201610-11月的最低水平抬升了40BP,这为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提供了一定缓冲。人民币汇率有所升值,外汇储备连续正增长,国内货币政策的掣肘也有明显的减轻。


这些情况意味着国内货币政策应该有足够的独立性,国内债券收益率趋势性跟随海外债券走势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风险提示1)金融去杠杆超预期  2)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持续性3)地缘政治风险


库存回补支持短期经济增长


一些担忧认为,近期发电耗煤数据走弱与PMI数据的回升出现背离。一个技术上的影响是,去年6月份大范围的水灾造成了水电增速较低(20166月水电同比增速比5月下降17个百分点,比7月低9个百分点),抬高了去年的发电耗煤量,基数较高对今年发电耗煤数据走弱有一定的解释。


近期经济数据表现不弱,可能主要受到了短期企业主动库存回补的影响。


存货回补与工业品价格的强势是伴生的。很多分析认为,迄今监测到的一些指标例如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PMI分项中产成品库存等并未指向存货回补。这大概主要来源于两类误解。第一是混淆了存货绝对水平与存货变化。存货的变化,而非存货的绝对水平,才对应生产活动。第二是将工业企业库存当成库存的全部。事实上,批零环节和下游企业同样可以拥有库存。从对库存数据的研究来看,流通领域存货的波动是整个存货波动的主要来源。


流动性的边际改善,和此前对经济悲观预期的修复,可能是企业主动回补存货的重要动力。


近期政策冲击缓解,流动性有所改善,促成了债券、股票、商品市场集体反弹,在实体经济领域这也改善了企业短期资金状况,对主动回补存货有所帮助。


此前市场对经济走弱的预期较强。在商品期货市场上,螺纹钢期货远期大幅贴水,反映了市场对经济走弱的一致预期。近来这一悲观预期得到修正,在实体经济层面这也表现为企业主动回补库存的行为。


往后看,我们仍然认为随着房地产市场的走弱和政府财政支出速度的放缓,经济需求可能略有走弱。在经济走弱背景下,本轮库存回补的持续性和对经济支持的力度或许不会太强。

国内货币政策具备独立性,海外利率上行影响有限


随着监管政策冲击的缓和,6月债券市场收益率总体下行。信用债处于此轮监管风暴的中心,因此信用债收益率下行更加显著。5年期AA+中票收益率下行达42BP,部分3年期低评级信用债下行幅度甚至达到80BP,回到4月监管冲击之前的水平。


7月上旬,短端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下行,长端债券收益率大体稳定。1年期国开债收益率下降10BP1年期国债收益率轻微下行;5年期国开债收益率大体稳定,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有轻微上行。


7月以来,资金利率明显回落,显示了央行持续维护资金面的态度。收益率曲线有轻微改善,但总体上仍然较为平坦。


考虑到金融去杠杆需要持续的时间可能较长,同时监管当局已经意识到信用收缩的负面冲击,未来可能的政策组合或许表现为,银监会继续加强监管,央行维护广义流动性对冲监管带来的信用收缩压力。后续各监管部门的政策协调方式,仍然需要关注可能即将召开的金融工作会议的部署。


在持续的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只要经济不出现大幅度的走弱,利率的中枢水平将维持在比较高的位置。这也意味着,债券市场的价值主要在配置层面。


近期长端债券收益率的上行,既有国内经济数据走强,也有海外利率水平抬升的影响。


一些投资者担心,美欧国债收益率是否会趋势上行,海外货币政策收紧是否会带来国内紧缩的压力,从而使得国内收益率跟随并突破5月的高位。


从历史上看,金融危机以后,特别是2012-2013年以后的几年时间里,中美国债收益率的同步性确实较以前更为紧密。


但在收益率变动节奏同步的同时,利差水平的波动更大一些。例如,2012-2014年,中美十年期国债平均利差158BP;而2015-2016年平均为112BP。利差中枢水平下降了近50BP。这期间,恰好是国内货币政策相对宽松,影子体系明显膨胀的时期。这实际上意味着,国内的货币政策、监管政策是存在一定独立性的,并可以独立地影响国内债券收益率的水平。


此外,自去年底以来,中美利差已经有明显的修复,目前利差较201610-11月的最低水平抬升了40BP,较2015-2016年平均利差高出20BP,这也为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提供了一定缓冲。近期人民币汇率有所升值,外汇储备连续正增长,国内货币政策的掣肘也有明显的减轻。

存货回补支持PPI环比回升


6月全月,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价格环比-1.6%,比5月回升0.3个百分点。结合PMI分项中原材料购进价格回升0.9个百分点至50.46PPI环比增速可能继续反弹。


经济基本面层面,前文中我们讨论了流通领域库存回补的力量,这既支持了短期的经济增长,也推升了流通领域和产成品价格。PPI环比增速逐步向0增长恢复,也意味着影响经济的供应响应的力量趋于结束。此前由供应响应主导压低PPI环比增速并压制企业盈利的力量也在消退,这对股票市场也形成一定支持。


期货市场上,6月中旬以来,南华工业品期货指数明显反弹。分类看,南华能化、金属、农产品指数均有反弹,贵金属指数继续回落。


CPI方面,6月生猪价格继续下行,蛋类价格环比大幅反弹,影响6CPI同比可能继续反弹。


6月海外小麦、水稻价格走强,主产地种植面积低于预期对价格反弹构成支持。国内农产品期货价格也有同步恢复。主粮领域中,国内玉米价格反弹,绝对价格水平仍然和进口玉米到岸完税价格接近。国内小麦和大米价格仍然大幅高于海外价格,近期海外价格走强对国内农产品价格的牵引并不强。


总的来看,目前国内农产品领域仍然处在供应过剩和库存压制之中,农产品价格持续的低位震荡,对CPI继续形成压制。

美国就业数据积极,英国增长前景走弱


海外经济状况总体仍然良好,6月全球制造业PMI走平。6月美国ISM制造业PMI升至57.8,比5月提升2.9个百分点。欧元区PMI继续走强0.4个百分点至57.4,德国、法国PMI均有提振。英国PMI录得54.3,自4月份以来连续第2个月走弱。


6月美国非农就业人数增加22.2万人。非农就业数据的强势,主要受到了国家和地方政府就业的季节性波动影响,这夸大了美国就业市场的强劲程度。6月失业率由5月份的4.3%上升至4.4%,失业率的回升主要受到劳动参与率提升的影响。劳动参与率从5月的62.7%上升至6月的62.8%,劳动人口增加361000,超过了就业人数的增长。


6月非农数据显示美国就业市场仍然积极。劳动力市场表现持续较强,意味着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和继续加息的政策不会受到影响。


英国经济增长的前景逐步走弱。6PMI分项数据中,国内和出口新订单增长继续放缓,脱欧的不确定性可能引发了企业签约新合同的延误。5月工业生产同比下降0.2%,工业生产增速连续负增长。


英镑大幅走弱理论上有助于英国出口企业竞争海外市场份额,但政策不确定性和可能的贸易摩擦对出口增速有所抑制。与此同时,英镑贬值提高了石油、大宗商品和进口投入品的价格,这正在压缩企业利润和提高通胀压力。今年前5个月,生产者投入价格大幅上涨,月均同比增长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