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诸建芳:日本央行延续鸽派,助推风险偏好回升

发表于 2017-07-20    来源于:诸建芳

事项


2017720日,日本央行委员会以7-2票决定维持基准利率-0.1%不变,维持收益率曲线管理下的QQE政策(QQE with Yield Curve Control)的10年期收益率目标0%不变,维持每年80万亿日元的购债速度不变,符合市场预期。


市场反应:日元兑美元汇率下跌;日股上涨;日债收益率涨幅收窄,10年期收益率达0.076%


评论:


日本央行对经济和通胀的评估较市场预期鸽派,助推风险资产上涨


日本央行会议声明较预期鸽派,推迟实现通胀目标时间。在美联储缩表日渐临近、欧央行6月删除前瞻指引中再降息的可能、加拿大央行7月启动加息之后,市场高度关注今日欧日央行货币会议是否释放未来收紧宽松货币的信息,进而强化全球央行货币流动性协同收紧的预期。然而,日本央行本次会议维持原有货币政策不变,并且独树一帜地维持相比市场预期略鸽派的论调,这可能助长全球风险偏好上升。


日本央行推迟实现2%通胀的时间至2019年。日本央行本次会议将实现2%通胀目标的时间由2018年再次推迟至2019年,这是2013年日本央行宽松以来第六次推迟实现通胀目标时间。推迟通胀目标实现时间并不意味着日本央行会继续加码宽松,2016年下半年以来,日本央行整体的货币政策基调由之前的可能加码宽松过渡到维持当前宽松。黑田东彦发布会中表示日本央行目前不需要继续扩大宽松,其将“坚定地继续实行有力的宽松政策”。


对经济和通胀的正面评估弱于市场预期。日本央行维持经济温和复苏的判断,如期上调经济增长预期,但下调通胀预期。其将2017-18财年实际GDP增速预期由1.6%上调至1.8%;维持2019-20财年实际GDP增速预期为0.7%不变。同时,日本央行将20172019财年核心通胀预期分别由此前的1.4%1.7%1.9%下调至1.1%1.5%1.8%。但是,日本央行对未来薪资增长、海外风险的评估偏谨慎,并且指出如果市场对财政政策的信心下降,可能增加经济不确定性,这一点弱于市场预期。


未来展望:日本央行货币正常化虽慢于欧美央行,但受益于海外需求复苏和私营企业去杠杆结束,其货币政策也将逐步转入边际收紧。当前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受制于通胀和国内政治因素,货币正常化路径将慢于美欧央行,但是日本经济的实质性改善也将最终影响到其货币政策逐步转入边际收紧。2016年以来日本制造业和服务业PMI不断创出新高,企业盈利增长2017Q1同比增长达27%,劳动力空缺/求职比率升至1974年以来最高。日本企业近年来在研发和设备投资中的支出优于欧美经济,困扰日本经济多年的私营企业去杠杆问题基本结束。在全球经济复苏、低通胀、弱美元、货币宽松尚未大幅收紧的背景下,全球风险资产的盛宴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