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

发表于 2017-07-22    来源于:陶冬

财经消息所带来的市场变化,往往出人意料,有时甚至是一波三折的。上周,欧洲就是这样。欧洲央行三周前首次表示,退出资产购买计划可能要提到议事日程,欧洲债市因此暴跌,并波及全世界的风险资产。ECB再次开会,这次货币当局的发言就更加小心,德拉吉显得更加鸽派。孰料,市场将焦点放在他对欧元升值的容忍上,欧元汇率跳升,对美元创下两年新高,估计这是德拉吉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结果。汇率游戏由危机前的比基本面优势到危机后的“比烂”,到现在比央行容忍度。上周总体来讲对欧洲债市是好日子,穆迪调高对希腊的主权评级,三巨头的救援金即将到位,希腊很快可以重回市场发债,加上欧洲央行的柔软身态,欧洲国债市场大好,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下挫9点,意大利大降22点,西班牙20点。同时再有30亿欧元资金上周从美国搬来欧洲,整体市场情绪不错,但是德国杂志揭露三大德国汽车厂在节能技术上串谋作弊,周五汽车股价大跌,并带动欧洲乃至全世界股市回落。页岩气产能持续上扬,OPEC石油生产也在加速,市场担心油市场供需失衡,布伦特石油出现获利回吐。恐慌指数VIX再次固定在9.5楼下,黄金价格却每盎司升了26美元(拜美元汇率之福)。


美国科技股指数(S&P500 IT指数)创出历史新高,终于越过了20003dotcom泡沫的高峰。在争论与自信、贪婪与恐慌的簇拥下,美国科技股今年走出了23%的升幅,在各大资产种类中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当然,当年dotcom泡沫的故事也一次次被评论员提出来警示风险。其实当年IT泡沫时候的弄潮儿(包括CISCOIntel)在这次科技浪潮中都不出色,有些甚至被并购、淘汰了。除了苹果和亚马逊外,许多红星如Alphabet当年还没有上市,有些社交媒体、线上推送的运营模式根本还没有出现,所以两者之间存在不可比性。可比的是当年科技股的PE65倍,现在为22倍。目前科技大型企业的盈利前景要比当年更明朗、更健康,更重要的是不少公司在颠覆现有的零售模式、社交方式,以至人类的生活态势,他们的增长潜力在目前难以评估,因此成为流动性的宠儿。笔者仍看好科技行业,不过他们的估值爬得越高,出现回调的风险就越大。


欧洲央行最近的言行有一些飘忽,市场对其的解读也多摇摆,应该如何把握欧洲的货币政策呢?笔者认为欧洲的货币政策方向已经在改变中,但是ECB一不想影响德国选举,二不想造成重大的市场冲击,所以在言辞甚至短期政策目标上会考虑市场和政治因素。今年以来欧洲的经济增长明显提速,财政和就业状况也在缓慢康复中。当年德拉吉为了给经济一些助力不惜冒得罪德国的风险推出了QE程序,现在经济有起色了,尽快启动退出机制是两相宜的做法,笔者认为ECB在终止资产购买和退出QE上都会有动作,而且速度可能比市场预计的更快,但是一切要等到德国大选之后才能实行,而且意大利政局、希腊债务重组不能出乱子。在这个前提和框架之下,欧洲央行会根据市场的表现运用口头干预作微调,尽量减轻市场对退出的不适反应。归根到底,ECB并不想要太多的市场震荡,也不希望欧元汇率过度升值,同时必须尽所能实现货币环境正常化,起码启动退出QE程序。


本周市场焦点回到联储,美国货币当局于25-26召开例会,政策应无动作,但是可能对缩减资产负债表提出进一步的细节。如果联储打算九月宣布缩表,十月启动,这次会议需要对市场有前瞻性指引。希腊可能为发债试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