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盛松成:人民币汇率年底或升至6.5 预期管理尤为重要

发表于 2017-08-21    来源于:盛松成

“这就是市场预期在起作用!”面对近期人民币对美元的快速升值,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如是认为。


盛松成进一步指出,人民币汇率已经趋于稳定,预计下半年汇率依然会维持稳定,甚至有所升值。“我认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年底到6.6甚至6.5是完全有可能的。盛松成向中新经纬预测称。


这并非盛松成第一次对人民币汇率作出如此乐观的预测。从去年11月以来,盛松成在公开场合多次谈及人民币汇率,他一直坚信无论从经济基本面还是货币金融角度看,人民币都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


盛松成坚定看多人民币的底气在哪里?其屡屡提及的预期管理又在人民币汇率此番升值中扮演了何种角色?汇率的成功调控经验又可给房地产调控提供哪些宝贵经验?近期,盛松成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专访,就上述问题作出回应。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 盛松成


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


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上半年,关于人民币将大幅贬值的声音一度不绝于耳。彼时,市场上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会破7,甚至认为2017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跌破7.5,还引发了保汇率还是保储备的热议。


201612月初的一次公开会议上,盛松成指出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当务之急是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


“因为无论从经济基本面还是从货币金融角度看,人民币都不存在长期贬值基础,但贬值预期却在不断强化。预期的影响很容易导致汇率超调。”盛松成告诉接受中新经纬,这是从“811”汇改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在贬值预期尚可控的时期,以较低的成本稳定汇率,能够有效减少恐慌情绪,增强公众信心,避免出现外汇储备不保、汇率失守的双输局面。


在今年5月中旬接受中新经纬专访时,盛松成再次重申了这一观点,并预测称人民汇率不会大幅贬值。我反而认为可能会升值。因为目前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比较好,而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有成绩。盛松成称。


事实上,人民币今年以来的走势验证了盛松成的这一判断。今年6月末,人民币汇率为1美元兑6.7744元人民币,单向贬值预期基本扭转。目前,外汇储备余额达到3.06万亿美元,已连续五个月回升。


而在近期的专访中,盛松成则明确指出,在中国经济增速相对较高的背景下,人民币下半年稳中有升,至年底完全有可能到达6.5-6.6的区间内。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累计升值幅度逾3%,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在此前一周也一度调升至6.66。盛松成认为,这并非保出来的,而是经济增长带来的自然结果,主要是市场因素在起作用。


加强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


从去年11月开始,盛松成便提出要加强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我不主张一次性把汇率放开、汇率完全由市场决定,因为市场可能出现超调,这会伤害我国经济,我认为应该加强预期管理,保持汇率基本稳定。盛松成说。


盛松成提出,在市场难以依靠自身力量回归理性的情况下,应该通过加强舆论引导,通过政策宣传增加与市场的沟通,让市场的短期预期更多地回归基本面。


有一些人认为相比外汇储备,汇率没有那么重要。盛松成则完全不认同这种观点。“汇率是有羊群效应的,是有预期效应的。”盛松成认为,保汇率就是为了保储备,如果只想保储备而不保汇率,那么最后储备和汇率都保不住。


在盛松成看来,这一逻辑简单明了:“当所有人都预期汇率会下降的时候,大家都去换美元,这时候你还有什么储备啊?”


盛松成强调,管理预期之所以重要,还由于中国特殊且可能不利的对外负债结构。“中国私人部门对外是净负债的,也就是需要还外债的,尤其是我国短期外债较多,2016年末,我国短期外债8709亿美元。而由于预期会影响企业的财务管理行为,汇率单边贬值的预期可能会促使私人部门提前购汇、偿还短期外债,汇率贬值的预期也因此被强化了。相反,例如日本的私人部门则都是对外净资产。


而面对近期的人民币快速升值,盛松成认为这也是由各种因素引起的市场预期在起作用。而从近期来看,市场机构对于人民币的后期走势判断相比年初已不可同日而语,大部分市场人士均认为人民币下半年将维持稳中有升态势。


汇率调控经验可供房地产调控借鉴


汇率的成功调控能给当下的房地产调控带来哪些借鉴呢?盛松成曾发表文章,总结了三点经验:第一,供给调控与需求调控相结合。房地产调控也应供需结合,因城施策。第二,积极主动引导市场预期。第三,从经济社会全局出发实行有效调控措施,以时间换空间。


具体来说,盛松成一直认为,房地产调控要治本,就要在注重需求调控的同时,从“供给侧”加快建立和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加强房地产市场分类调控,尤其是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城市要合理增加土地供应,提高住宅用地比例,盘活城市闲置和低效土地,加强公共租赁住房的建设。


如同汇率市场此前存在单边贬值预期一样,部分热点城市的房价也存在“单边上涨预期”。盛松成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各级政府除增加土地供给外,还应加强舆论引导,表明地方政府有信心、有能力抑制房价过快上涨。


盛松成认为,房地产市场的调控与汇率市场调控一样,必须防止市场大起大落。


“房价的过快上涨会加剧区域分化和贫富差距,会提高城市发展的成本。如果房地产的膨胀趋于挤出其他投资和扼杀企业家精神,对于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健康发展是不利的,并且,房价过快上涨对消费也可能存在挤出效应。我国居民部门的债务主要是房贷,截至2016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值得注意的是,在严格的房地产调控下,担负这些巨额债务的很多是刚需家庭。尽管由于首付比例较高,房贷暂不存在违约风险,但是流动性约束却会对消费造成拖累。因此盛松成认为,在稳定房价的同时,需要采取有效的政策措施使实体经济恢复增长,则楼市就会有未来收入的支撑,泡沫也会逐渐缓解。


盛松成强调称,房地产调控问题很复杂,在控房价的同时也要处理好房地产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将房地产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保持在合理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