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陈兴动:真正的“缩表”还没有开始

发表于 2017-08-23    来源于:陈兴动

由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主办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7北京年会819日举行。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陈兴动出席致辞。


陈兴动表示,目前市场上对缩表谈了很多,但真正的“缩表”还没有开始。也不是所有的央行都在缩表,欧洲量化宽松要到2017年底,日本也没有说要缩表,只是说货币宽松的程度不会那么猛了。


此外,目前所有的经济学问题都是政治经济学问题。每个国家都需要对自己本国所面对的政治和经济的宏观环境做判断,现在影响资本市场最大的因素不是量化宽松,而是北朝鲜问题。所以大家都在寻找避险天堂,因此日元上升,美元指数下降,欧元上升,离战争比较远的地方,都被认为是避险的天堂。


因此他认为,看待缩表的影响不能再用传统思维,如果按传统思维来看缩表的影响无疑是负面的,也影响巨大。但实际上,“缩表”并不是像市场上那么判断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因为美国的失业率已经大大低于它的自然失业率了,工资水平还没有涨起来,工资水平没有涨起来就没有通货膨胀。所以“缩表”还是要考虑有多少可持续性,有多少时间。


以下为演讲实录:


陈兴动:听了刚才几位的发言,我说一点不太一样的观点,如果说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市场上最关心的一个主题,当然是“缩表”所产生的影响。我想讲几点:


第一,客观上讲,到目前为止,讲“缩表”谈了很多,但是真正“缩表”的还没有开始。我们还没有见到哪个中央银行正在“缩表”。在过去量化宽松的时候,全球采取的合作,每个中央银行都在做量化宽松,但再看“缩表”,不同的中央银行在谈不同的论调,美联储在谈“缩表”,但是欧央行表示量化宽松要持续到2017年底,至于能不能把负利率提高,要看9月份。9月份能不能做到?目前情况也难说。我们再看日央行,日央行他没有谈到要缩表,只是说他宽松是不是像以前那样继续再宽?要不要缩小?它这个目标没有达到。所以所谓谈缩表,不是全球统一的步骤在做,连谈也都不是同一样的语言上,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特点。


第二,现在世界是分裂的,目前不是一个经济问题,它是一个政治经济学的问题,政治经济学的问题,讨论起来就难一些,我们可以看出每个国家在做它的自己运动的时候,它需要对自己本国所面对的政治和经济的宏观环境做判断,现在影响资本市场最大的因素不是量化宽松,而是北朝鲜问题。这个危机这两天刚刚被压了下来,曾经世界上非常担心的,所以大家都在寻找避险天堂,为什么日元上升,美元指数下降,欧元在上升等等,离战争比较远的地方,都被认为是避险的天堂。所以可以看出政治经济学的因素。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现在谈“缩表”,这个“缩表”是在什么环境条件下产生的影响,这里导致什么结果会出来呢?我个人认为可能我们每个人需要动动脑子,不应该仅仅用传统的思维,我看了一下,也花了一段时间研究美国央行从1920年以来到2000年其中六次缩表产生的后果,我们如果讲纯粹的按照传统的角度来判断,缩表毫无疑问是非常负面的,而且影响是巨大的。我可以跟大家讲几个因素,缩表之后,马上就会出现市场上的流动性减少,马上就会导致资本市场的萎缩,马上就会导致12—18个月经济增长下降,马上就会出现通货膨胀,利率上升,这是很自然的状态。但是这次缩表如果真的是全球性的,像当初谁都做量化宽松,会不会这样呢?我觉得很难。


第三,我觉得“缩表”并不是像市场上那么判断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因为它的“缩表”原来央行那批政策制定者设想的那样,这一轮经济运行当中,美国经济如果从上世纪大萧条之后,走过来这次经济恢复增长周期最长的,但是实际上这轮增长有一个我们需要关注的东西是菲利浦曲线。失业率已经大大低于自然失业率了,可是工资水平没有涨起来。工资水平没有涨起来就没有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怎么起来的?我们看日本、美国、欧洲都是这样的,可能过下个礼拜英国统计数据出来也是这样,菲利浦曲线不一样的时候,各家中央银行调整曲线的时候必然要对这个进行考虑。所以“缩表”还是要考虑有多少可持续性,有多少时间。另外我们从美联储上次加息当中,同时带出来的信息是什么?基本上是做一种被动“缩表”,被动“缩表”究竟会产生多大影响,又能够在什么样的政策对它进行互相抵消,我觉得应该是值得去观察的。另外如果“缩表”时间过长,再加上耶伦在2018年之后下来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白宫这帮幕僚跟美国的阁员之间的团结性上升,跟议会协调性上升,特朗普政府减税和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政策可能会更加协调。所以我觉得2018年后我们再看这件事情,谢谢!


关于新周期:


陈兴动:因为我们是市场人士,不参与纯粹理论上的讨论,市场经济学家希望给投资者做一个方向基本的判断。从周期角度来讲,我觉得从宏观经济学来讲没什么难的,都是同样判断,短期、中期、长期靠什么,中国经济往下走,再去找一个探底,从长期来讲已经没有问题了,增长速度从过去10%以上的增长,2007年以前,说中国宏观经济增长数字倾向于低估,20082009年之后,中国宏观经济增长速度倾向于高估,经济增长从长周期来讲是下降速度很快的,长周期没有改变,而且需要改变它的增长动能,改变增长引擎,我们过去35年来的增长,三个引擎基本上已经走向熄火了,比如第一阶段工业化,城镇化,现在叫以人为本的城镇化,第三是出国导向的经济,这三个构成我们所谓最大的底部。现在中国经济有传统部分的增长力量,还有新兴增长的力量,传统经济增长力量现在还在往底部走,所谓周期是不是回来,拿什么判断呢?你不就是判断经济增长周期是不是高起来,如果去年是6%,今年是6.9%,这是短期扰动,还是中期趋势?短期角度来看,7月份经济增长速度,工业增长速度从上个月7.6%降的6.4%,市场上的几十个机构的预期当然大家都在猜,也没有多少根据,猜出来的综合调查结果,应该是下降0.5%,结果下降1.2%。所有指标和经济增长指标全盘下降,一个月大规模的完全逆转。如果按照目前状态下,前两天我刚刚把7月份增长数据进行完整模拟往下调的话,到了年底假如现在不进行政策干预的话,不是没有可能经济增长速度到6.3%,其实没有问题,上半年高,下半年低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低到多少呢?目前看来它的底部没有到来,如果分析它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传统型经济增长还没有除清,0809年以来建立起来的三个的泡沫,第一个泡沫破灭了,第二个泡沫还在运行着,第三个泡沫还需要想办法,好不容易我们国家想起高新技术,看它能增长多少,但是它的部分还不足以把传统部分的经济增长下行抵消掉,所以整体力量还是趋于下行,下行是2018年到底还是2019年昂扬向上,取决于十九大以后中国改革能不能推动。所以我们现在很多产品都丧失了,唯一能够解决制度性成本的东西就是改革。改革是增长的力量还是问下拉动的力量,大家需要问个问号。我个人感觉可能这轮改革会加速市场风险的除清,要改变很多利益分配格局,这种格局我们在获得之前要付出一些成本,这种成本就是经济增长成本。如果做得好,希望十九大以后,把改革开放重新作为一个力量进来的话,这两种力量很有可能会在20182019使中国经济真正达到新的增长点,真正往上走。谢谢!


关于房地产走势


房地产我也分析过,但是目前我们观察到的房地产投资对去年9月底、10月初以来的政策反应,表现出来的弱化要小于市场预期。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不敢让房地产破掉,所以目标是希望房地产价格不要再涨了,但是绝对不希望房地产市场下降,所以在找办法,最近有两个办法谈得比较多,这两个办法如果真的进来是有帮助的。第一,租赁市场。第二,共有产权。租赁市场和共有产权不是说的那么简单,要让它起作用,后面有一系列的立法和政策出来,否则的话不起作用。我觉得很有可能在这两个问题上做文章。


第二,如果按照目前经济增长走下去,今年的经济增长上半年经济增长的加速部分出来的,比去年还要快,去年6.7,今年6.9,如果有快出来的部分来自什么地方?出口,统计局讲进出口今年上半年对6.9贡献率6.3,再加上还有基础上市还有很强劲的办法,还有房地产上升,如果未来来看,这两个因素没有了。所以明年靠什么来挺住,这是一个问题,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