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联储开始退出QE了,然后呢......

发表于 2017-09-21    来源于:陶冬

美国联邦储备局终于收缩资产负债表了。2008年爆发的雷曼事件,几乎窒息了全球金融市场,触发了一场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为了制止恐慌的蔓延,拯救实体经济,美国货币当局毅然决然地祭出了量化宽松政策,通过购买国债和其他资产,将巨额流动性注入到经济体系中,挽金融狂澜于不倒。为此,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由八千多亿美元扩张到四万五千亿美元,这是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政策。


金融海啸过去八载有余,美国经济早已摆脱了危机状态,房地产市场多数已经复苏,劳工市场开始出现过热征兆,美股叠创新高。然而,美国的货币环境却依然停留在危机状态,利率略升却远远低过历史平均水平,流动性异常充沛。二战后美国经济的扩张周期通常持续五年,而这次已经接近第九年了,人们开始担心一旦经济掉头下行,货币当局没有政策工具来作逆周期调整,这是联邦储备局准备回笼流动性的一个重要原因。


联储主席耶伦看来只能有一个任期。她是一位珍惜羽毛的学者,以启动货币环境正常化为己任,藉此名留青史。耶伦在去年底启动了加息周期,缓慢地推高政策利率,其过程没有影响到经济与就业,股市更是屡创新高,甚至债市也未受大的冲击。


现在轮到耶伦着手第二个环节,缩减资产负债表,回收流动性。其实缩表比加息更具象征意义,QE者流动性扩张也。启动QE退出,一定是耶伦央行履历书上的闪亮点,所以缩表在她任内势在必为。


白宫经济顾问科恩在报章公开抨击总统特朗普后,下一任联储主席的人选突然变得不可琢磨了。根据英国的赌盘,目前没有一位候选人的当选赔率超过15%的,这是一场没有头马的跑马大赛。从另一个角度看,耶伦连任也有一点柳暗花明了,甚至彭博通讯社都把伊万卡曾与耶伦共晋早餐的旧闻拿出来翻炒。这个对现任联储主席的决策心态一定有影响。


联储的缩表思路是,小额出手、逐步加码,志在平稳启动,迈出象征性的一步,至于以后如何增加规模,收缩何时停止,则见步行步,见招拆招了,决策者并没有一个既定的路线图。


幸运的是,尽管就业市场十分热络,工资上涨并不突出,通胀压力未算巨大。八月CPI反弹到1.9%,高过市场预测,但是数字受到气候因素的影响(决策者本身更关注CPE),两个超级飓风更会污染接下来几个月的经济数据,所以决策层面临雷达失灵的困难。同时美国经济增长似乎不像年初预料的那么火热,特朗普的基建大计和减税措施,也有渐行渐远的感觉,起码不是经济在短期内可以指望依靠的动力。


这种环境下,联储于九月二十日象征意义十足地启动了缩表,这也是市场所预期的。让市场感到意外的是,货币当局维持了七月开会时的对今年利率的走势预测。换言之,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依然预计今年有第三次加息;在会后记者会上,耶伦特地重申目前的低物价环境是暂时性的,通货膨胀会在中期趋向政策目标2%的水平。美债、美汇应声调整。


尽管经历了联储加息、特朗普交易热潮、非农就业人数暴涨,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在本次联储会议前又回到了去年第四季度的水平。这意味着债市根本不相信联储高高举起的手,会重重地打在屁股上。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利率预期点阵图再一次预言接下来两年都会大幅加息,市场过往在一阵紧张之后又各做各的,这次会不同吗?


值得注意的是,明年特朗普最多有五位联储高官需要任命,地区联储主席也要在公开市场委员会轮值换岗。明年货币政策决策者基本上都是新面孔,许多成员的思路、立场,此时此刻根本无从揣测。以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的言行看,他应该更嘱意于温和类人士,以图持续宽松的货币大环境。不过在笔者看来,九月二十日所见的货币政策,连续性只能维持到明年一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