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夏斌:对待创新企业和传统制造业要有不同的金融政策

发表于 2017-09-21    来源于:新浪财经

由《银行家》杂志主办的“2017中国银行家论坛今日在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维护金融安全,助力实体经济。国务院参事夏斌在论坛上表示,对技术创新转型升级企业和传统制造业必须要有明确的区别对待的金融政策。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大家上午好,我是很认真的准备了一个稿,但是刚才说到尽量不要念稿,所以大家还是尽情的聊。


关于经济金融的关系呢,实际上是关于宏观经济中的货币金融的理论问题,实际上我认为理论问题,到现在位置历史上理论界一直存在着争论,核心观念是什么呢?货币是中心的还是非中心的,各派观点不一,争执不一,从新古典学派到凯恩斯革命,到货币主义的反革命,又到批评货币主义的非均衡理论,历史上经济学的各派,谁都不服谁,各领风骚几十年,美国大危机以后,到了凯恩斯出现,一下风靡全球,凯恩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时候发现凯恩斯不行,出现了货币主义,现在美国危机之后,我们搞四万亿,当然我们也知道有些经济学家说这个也不行等等,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总有不同的看法。


那么好,如果我们不从理论出发,我们从世界经济史的实际状况出发,从历史的发展脉络看经济和金融的关系,怎么看?有国外的学者曾经把人类经济史2000年以来发展最快的是1800年以后,迄今200多年的历史看,全球经济的发展历史可以划为五个阶段,经过五次大的技术革命浪潮,特征的标志是一,1771年的英国第一个纺织机械工业产生的产业革命,二,1829年蒸汽机和铁路时代为标志,三,1875年开始的钢铁电力重工业时代为标志,四,1908年开始的石油,汽车大规模的生产时代,五,1971年,因特尔公司第一台微处理,也就是说芯片计算机产生到现在,大家知道互联网物联网各种金融工具的发展,产生的创新和信息与远程通信时代。我们发现每次重大的技术革命浪潮,从技术发明,创新到技术扩散,到推动经济增长,到出现泡沫再到泡沫破灭,发生危机,又回到经济衰退,重整,稳定发展,乃至于又出现一个新的一任技术浪潮和创新,这样一个周期,大约是50年左右,我也在想看这本书,这个学者讲这个思路我在想,这种浪潮如果从1971年开始,那么50年,那就是应该到2020年左右,看了一眼不止,因为人工智能还在发展,现在暂时还看不到一个很清楚的到生产可能性的边界。


在这样一个从经济低谷时代的技术创新,到经济高涨危机,又到经济低谷开始新一轮的世界范围内的创新经济过程中,我们的金融起什么作用,我们回到我们的主题,概括看,在技术创新浪潮到经济高涨这个阶段,往往我们的金融创新很活跃,出现了一系列的金融工具,推动了经济的不断发展,当技术创新已经扩散到市场的可能的边际时,在一个国内从这个产业扩散到全部产业,在一个全球范围内从这个国家扩散到整个其它国家,就讲这个周期,在这个中间当扩散到市场可能的边际时,而金融的市场制度和监管秩序还仍然是维持着原来旧的制度秩序,那么市场的狂热和金融对经济的热恋,难以控制,往往就会把经济推向泡沫,甚至发生危机,当经济已经出现危机和崩溃的时候,金融杠杆开始收缩,开始出现各种分散投资风险,所谓债务重组等等各种各样的另一类的金融创新,从此政府开始反思教训,整顿金融监管制度,完善各种金融法律,为下一任的经济创新,技术创新浪潮的到来,建立新的市场秩序,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概括说,当人类的经济活动进入了货币金融经济以后,从历史上看金融的作用,可以说金融有时候是好孩子,有时又是坏孩子,在讲金融和经济关系的时候,同时我们又必须从另外一个纬度来看,在全球范围内,在中国崛起过程中间我们往往要多层次的恩思考问题,在近200多年的五次技术浪潮中间,或者说在大的经济长周期过程中,核心国家,也就是霸权国家和非核心国家,也就是外围国家,在技术创新,生产力发展的扩散过程,金融手段与工具的创新能力,资金的流动上是不一样的,作为技术创新浪潮中有时候金融作为坏孩子发生作用影响力在核心国家和非核心国家,中心国家和外围国家其内容与形式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时间关系不展开讲,简单讲在美国货币政策,汇率政策紧与松,在美国大经济周期中间它的政策影响对全球影响是很深刻的,也就是说墨西哥危机,俄罗斯危机,以及拉美其它危机,历史上都和中心国家的经济发展,经济周期都有关系,那么根据以上我们对人类经济史200多年来经济形式的分析讨论,结合今天我们讨论中国当下的经济金融关系,能给我们什么启发?我想谈五点。


一,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实践远远比抽象理论丰富,理论远远跟不上丰富的实践,我们要争取处理经济与金融的关系,简单说正确的理论描述是,当然是经济是基础,金融是为经济服务的,金融滞后发展不行,超前发展也不行,如果仅到此而已,那么眼前的问题怎么办。


在一个国家一定时间下的经济是处于经济结构在调整和经济周期什么样的发展阶段,那是不一样的,金融手段应该是刺激它,扩张还是帮助它收敛与经济稳定,这是动态的是不同的,如果仅仅是基于经济与金融关系这样一个抽象的理论,是无法准备制定出一个切合实际的金融法规制度和监管政策的,必须需要切实把握当时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中所处的阶段,发展特征和存在的问题,如果是非核心国家,外围国家同样还要必须关注核心国家,中心国家所处的技术创新和经济周期的不同历史阶段,采取不同的货币与汇率政策,对其它国家的影响力,距离来说我们为什么关心美国加息不加息,它是霸权国家,核心国家,他的行动对我们都会有影响,这是第一点。


二,对技术创新转型升级企业和传统制造业必须要有明确的区别对待的金融政策。当今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尽管再过十年左右时间,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可能保守了,可能不到2028年中国的GDP就超过美国,按照目前的逻辑发展,当然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2014年中国已经是第一了,超过美国了,我们是GDP按照汇率来,我们是世界第二,尽管过十年时间成为第一大经济体的可能,但是目前我们已经看到我们的资本管制并没有全部放开,国内的资产泡沫隐患没有基本消除,刚才也讲到了很犀牛,都在举这个例子,人民币不同于美元,还不能在全球范围内更大的范围内配制资产,因此从金融角度看,我们称不上核心国家,尽管我们GDP那么大,但是我们不是核心国家,同时在这一轮发展于美国欧洲,我国紧紧跟上,而且在基因工程,人工智能,互联网等领域并不落后的第五次全球范围内的技术创新和技术合并浪潮中,金融如何消除坏孩子的影响,同时发挥好孩子的作用,这是一个需要研究的大课题,新课题,而且必须抓紧时间研究,政策必须要细,要有可操作性,不能步美国的后尘,也就是说,我们要认清当前的中国经济金融和技术创新在世界中的分别的不同地位,我想讲的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的经济金融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是非核心国家,而我们的技术创新现在速度很快,在某些方面超过了美国,超过了欧洲,大家也都知道,我说这两者是不一样的,金融什么是好孩子什么是坏孩子,对传统的过剩产业和技术创新,分别采取不同的有的放矢的金融政策是处理好当前的中国经济与金融关系的一大人物,也是一个难题,必须采取区别对待的金融政策,对加快创新转型升级的企业行业要用足用好鼓励性的金融政策,结合中国当前世界的复杂性我们怎么办。


三,找准中国经济脱实落虚当前落实的深刻原因,我们才能前进,我们要搞清楚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根据我的分析发现,在2011年之前中国经济超高速的两位数的增长以后投资旺盛,有多少资金都是中国的传统产品,没有创新,统统进入了实体经济,金融进本上也无暇进入,金融创新好象也没有这几年这么紧迫,表外业务和影子银行业没有后来几年发展这么快,进入2012年以后,我们中国的经济金融深度的调整,增长的速度从2007年的14.2%拦腰一般都不到,增长在7%以下,特别是到了2015年,我们的投资进入了个位数的年代,这时候的表现是市场上投资预期减弱,有些理性投资者特别是临时投资者找不到好的项目,不是没有钱,而是没有项目,也就是说该发展的实体经济接纳不了那么多的资金,第二,当时的房地产政策在当时的政策导向下都是偏重于资产属性,买房是为了炒的,不是为了住的,第三,那几年政府为了防止经济下滑过快,经济政策一直都是中心偏松的,第四,国企改革不到位,地区政府约束力差,融资能力加强,加上刚性兑付,因此再多的融资也没有作用,再加上我们的金融监管跟不上,再加上宏观审慎的监管理念,各自都在积极鼓励各自被监管的机构,大胆创新,打破分业经营和利率的限制,或者说默认有序无序的创新,现在想整顿,我是人民银行出来的,我想说的,现在想整顿,前两年各部门干什么去了,没看出问题?你看看,网上专家是怎么提醒的,他们怎么没看呢,或者默认有序无序的创新,那么很自然这么几条原因,房地产原因,货币供应原因,经济下滑调整的原因,加上国企地方政府强大的融资能力等原因,这几个原因结合,那么这么多的资金自然就逃避监管,创新出各种各样交易结构复杂的金融产品,放大杠杆力,实际实体经济投资预期不看好,大家都不看好,银行,证券,保险,企业,老百姓都不看好,索性就玩起各种资产交易,虚拟金融产品交易,自娱自乐,金融结构越复杂,赚钱的层次越多,所以说,如果深度归纳分析,脱实落虚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一,2013后的实体经济消化不了仍然是两位数增长的货币供应速度,第二,房子是用来住的属性没有体现,没有规范,中国经济总体下又被房地产市场所绑架,因此再多的货币供给,不愿留下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而是为大量结构复杂的金融产品,逃避相关监管最终落虚提供了空间,为金融资产包括房地产的投资提供,第三,监管主体约束力不强,监管不强监管滞后是大的趋势,我们的监管成了市场的尾巴,这是我想讲的第三点。


第四点,在中国当前经济结构所处重大转型的关键时刻,要处理好经济与金融的关系还要必须学会识别,影响短期经济稳定增长的主要矛盾是什么,联系当前的中国经济的经济关系,确实是金融稳经济才能稳,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经过前一个周期我们的经济超级繁荣阶段以后,现在的经济增长速度,从2007年的14%到现在得不到一半,从大量的货币供应量,货币存量,速度下来了,这么大的货币存量,在经济运行过程当中,必然会有很多机构破产,应该破产,应该要创新,应该要扩大产能,但是我们没有做到,因此很自然存在系统性金融隐患,这是逻辑的必然,所以因此,防范金融风险是当前中国经济稳定发展的主要矛盾,否则我中央不会提出金融稳经济才能稳,看到了当前的问题是什么,这个角度来说,反过来如果经济结构不合理,经济自身存在不少重大的制度性结构性问题,这个时候不管是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还是紧缩的货币政策,近期都不可能得到稳定增长,因此可以说,在我国当前处理好这个经济金融的关系,一方面强调金融一方面同时要强调经济,我想说的在中国当前如果实体经济改革不到位,市场不出新,过剩产能资产泡沫不解决,仅靠放松金融,或者说单纯强调金融稳经济就能稳,我认为不使资金这个资源在全社会得到非常有效的配制,实体经济改革不到位,金融改革超前了,只能是自娱自乐,我曾经在另外的场合说,中国目前来看,某些角度来看金融改革不滞后。


第五,微观金融企业要吸取市场经济史上金融是坏孩子的教训,你想做百年老店,微观金融必须要跳出金融的狭隘视野,要有全局观,要有经济周期观2008年美国危机已经告诉我们,宏观金融部门要有宏观审慎管理理念,有周期的调控思维,这个角度我想说微观金融企业要想做百年老店同样要学习周期调控思维,认清金融周期性的发展思维,加强内控管理,如果只是图一时的赚钱,难免会成为接下来经济泡沫破灭,或者是金融监管部门调整制度政策,或者是金融监管部门不得已采取的亡羊补牢政策的陪葬品,道理很简单,浅斟子监管部严,现在要监管了,现在很多P2P的金融整顿过程当中怎么办,都能生存下去,最起码你不能做通常的信贷业务,你只能做信息平台,你做信息平台怎么办,你还能不能做下去,这个周期中间,金融政策在调整,你不要当陪葬品的前提就是你要有经济周期的理念,因此微观金融企业要想做百年老店,要学点各国金融危机史,要了解金融是具有天生的不稳定性,不是中国的金融,不是现在的金融,历史上的金融,人类的金融是货币金融经济产生以来一直这样,实际上你看看市场经济史是一部市场经济史同时也是经济危机即,金融是本身具有不稳定性的行业,金融的好孩子坏孩子的功能,历史上时有替换,我们要有敏感的嗅觉,当好孩子而不是当坏孩子,要想当坏孩子投机一把,最终往往是身败名裂,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