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脱欧困局与英国房地产

发表于 2017-10-19    来源于:陶冬

自从人类学会思维,就有了博弈,不过经济学四十年前才出现了博弈论。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读大学的时候,还没有经济博弈这个概念,如今英国经济可能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英国在脱欧谈判中被欧盟耍了。去年六月,英国选民在公投中选择了脱离欧盟,这对欧洲是一个巨大的心理和制度上的冲击。欧盟曾经积极游说英国不要离去,直至当时的新任英国首相梅说出Brexit is Brexit;之后欧盟专员也不断要求尽快确定日期,启动脱欧谈判。然而,梅政府在2017329日正式宣布脱欧,并启动里斯本条约50款谈判后,布鲁塞尔的谈判热情一夜之间消失了,谈判代表坚持先谈妥分手费的支付,再讨论脱欧后英国在欧盟的市场地位。


如英国这样的主要成员退出,对欧盟的长期财政预算一定构成巨大影响,英国支付分手费是理所应当的。不过欧盟在谈判态度上的变化,就比较有意思。原来英国如果无法在20193月之前谈妥新的贸易关系,它将丧失目前所拥有的全部贸易、税务、法律、移民优惠,俗称硬脱欧。由于许多跨国公司以英国为总部做全欧洲的生意,一旦英国失却在欧洲的优惠,部分功能、员工一定需要迁移到欧盟其他国家去。而且企业计划需要时间和确定性,不会等到2019年临头才作迁移决策。从企业反馈看,如果几个月内英国仍不能确认在欧洲的市场地位,跨国企业就会开始着手转移部分功能,对英国这意味着投资的流出、就业机会的消失。


欧盟看准英国的软肋,在脱欧谈判上念拖字诀,坚持先确认分手费,再谈判市场地位。时间迅速消耗着,脱欧谈判却裹足不前。面对企业的焦虑,梅在佛罗伦萨提议英国先承诺200亿欧元分手费,最终费用还可以再加,以此换取维持目前英国在欧盟的地位至2021年。面对英国的200亿大礼以换取两年的缓冲,欧盟却不为所动,继续要求600亿欧元分手费。


欧英第一轮五次谈判不欢而散,第二轮谈判也未必能给脱欧后的英国一个清晰的名份。如果今年内英国在欧洲的地位依然妾身未明,估计明年初开始就会有企业陆续准备将部分业务搬离英国,外资的对英新投资更会一落千丈。英国经济可能在2018-19年面临严峻考验,英国选民突然发现脱欧好处未见,经济却可能蒙受重大损失。


这对于英国房地产市场意味着什么?首先,极度依赖海外投资的英国经济难免会有一轮调整。其次,房价与租金均有进一步下行压力。再者,英格兰银行的加息步调受到经济不确定性的掣肘。最后,英镑近月的反弹行情已经结束,汇率可能二次探底但未必破底。


尽管英国经济会受到脱欧的拖累,这是一个既有文化底蕴,又有变通能力的国度,行政及系统效率也不差。今天英国承受脱欧之痛,但是总有一天会笑到最后。笔者认为,如果英国经济、房价和英镑汇率下行,20182019年可能为海外资金提供了一个进入该国房地产市场的窗口期。当然,投资有风险,本文不是投资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