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专访鲁政委:央行这次为什么创新型降准?

发表于 2017-10-21    来源于:断层智库

上个月底,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根据国务院部署,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业务,对符合一定条件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政策。这次定向降准,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


央行决定,凡前一年这些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5%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在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前一年这些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0%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按累进原则在第一档基础上再下调1个百分点。这些措施将从2018年起实施。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举并不改变稳健货币政策的总体取向。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政策建立了增加普惠金融领域贷款投放的正向激励机制,有助于促进金融资源向普惠金融倾斜,优化信贷结构,属于结构性政策。同时,定向降准政策释放的流动性也是符合总量调控要求的,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基本稳定。


这几年习惯了公开市场操作以及SLFSLOMLFPSL等新兴货币工具,央行此次选择的降准方式可谓更加“创新”,尤其值得关注的莫过于到2018年正式实施的滞后性。三个月后正式实施,可以说这种调控手段在历史上也几乎没有过。


如何看待央行货币调整的逻辑,断层智库日前专访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鲁政委。


研究宏观经济二十余年,鲁政委对中国经济的观察被媒体称之位“十四冠王”、“预测帝”,其盛赞来包括自201010月份首次加息以来全部5次加息、8次准备金率上调,在月份意义上,全部为其提前7-60天精准预测到了。


鲁政委还是“上海金融领军人才”、“首届沪上十大金融创新人物”,2010年度和2011年度连续两年第一财经金融价值榜“最佳中国分析师”,2011年第一财经首席经济学家月度宏观经济数据预测准确度综合评比中资机构排名第一。2011年度和2012年度连续两年香港专业财经杂志《TheAsset》“亚洲人民币债券最佳分析师”(唯一入选的商业银行分析师)。20127月和20134月他作为专家应邀参加国务院经济形势座谈会。


以下为断层智库对鲁政委博士的采访内容:


断层智库:十一前夕这种新的降准方式,您怎么看?尤其是要等到2018年初再执行,有这样的一段空窗期。


鲁政委:这次降准的确是非常特别。第一、从宣布到执行,间隔时间非常长,过去从未有过。


第二、这次"定向"的目标是绝大多数机构,除了极少数机构。基本上第一档都够了,虽然第二档达到要求的就非常少了。也就是说,它非常接近于一次普降了。以往的定向也从来没有过这样大范围的。


第三、它引入了新的概念,叫"普惠",其中所包含的小微企业的标准也有所改变,小微企业的标准并没有像以往引用工信部的标准,它采用的是500万授信的标准。这也是它非常特别的地方。


这次降准从政策导向来看,是希望引导更多金融机构的投向普惠。为什么这样做?是因为"十三五"的目标是要让所有人都脱贫,普惠不等于就是扶贫,但普惠包含了扶贫的内容。


这是非常重要的背景,展示了央行在引导结构优化方面的努力。但实际上这样的导向,金融机构自身已有足够的动力,因为利差收得非常窄,要对抗利差收窄,一个非常重要的办法就是要更多向小微企业倾斜,因为小微企业通常投放的息差更大。


除了上面的含义之外,应该还有更深的意思。为什么降准是几乎所有机构都在第一档上受益了?反倒是过去的城商行、农村信用社倒未必能在这次定向降准当中有真正的降准,他们过去早已经达到了以往历次定向降准的标准,而历次的定向降准最多就下调1.5,按照这次的标准,就是到第二档,到第二档就1.5,意味着没动。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这是非常令人深思的地方。过去市场认为,定向就是定给小的银行,这次恰恰没有定给小银行。为什么这样做呢?我本人的理解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NCD(同业定期存单)明年第一季度要纳入MPA(银行业宏观审慎评估),就是同业三分之一负债考核的试点。NCD纳入MPA,不是所有的银行都纳入,而是5000亿规模以上的银行、规模比较大的银行才纳入。规模5000亿以上的银行基本上是全国性银行,另外还有大约20家城商行、农商行符合这个标准,此外的中小银行都不符合这个标准。


就是说,如果要把NCD纳入,现在有一些银行,包括城商行、农商行超过三分之一的要求,那超过的要压它,怎么才能比较平稳地压下去呢?我们过去的看法是,首先要理解为何从2014年以后,几乎所有银行对批发性融资的依赖程度都在上升?这本质上是和货币投放方式的转变紧密相联。面对外汇占款下降而维持较高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只是用公开市场操作和各种""来投放货币的一个自然结果就是:大银行对央行负债(也属于"批发性融资"的一类)的占比上升,而需要从大银行获得央行货币投放分润的中小银行,则表现为同业负债占比的上升。


如果这个时候要把它降下来,就意味着货币投放方式要改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需要开始渐进往下调。


当然,央行也有自己的担心,调了之后是否货币信贷又不理性了?这种担心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因为现在有MPAMPA已经把它管住了。所以,我觉得在新的MPA就位的同时,下调准备金率以达到对金融机构压缩它的同业负债占比去杠杆的目的,这是政策组合的考量,也是这次定向降准真正的另外一层定义。


断层智库:可能也担心按传统工具降准的话,外界会担心是货币政策转向放水了?


鲁政委:不能排除有这种考虑。之所以按照这种方式,可能是缓解市场的误读。但是呢?我自己觉得更重要的是MPA的导向。


断层智库:刚才您提到存款准备金率很高,那下一步会继续用这种新的手段呢还是按传统去降?


鲁政委:理论上说,如果要继续压缩同业负债,或者说如果不继续降低同业负债,中国金融机构在国际评级机构眼中负债不稳的陈见就不容易改变。


不管说国际评级机构对不对,但它就坚持这套方式,它把你的评级调降了,的确会影响这些金融机构在国际上的融资成本和相关业务开展。


如果要让同业负债继续下降,那未来就还是要降准。但现在困扰我们的是,从现在选用的定向降准达标方式来看,继续沿着这条路径往下走,似乎也没有太多路可以走了。未来还需另辟蹊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