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丨6%-6.5%:2018合适的GDP目标

发表于 2017-10-21    来源于:沈建光

今年三季度中国GDP实现6.8%,前三季度整体保持6.9%的增长,令人惊喜,这与去年同期政府担忧经济增长过快下滑,保增长措施接连推出形成了明显反差,显示了中国经济韧劲强和回旋余地增大。在笔者看来,今年经济之所以有如此好的表现,除了传统基建和房地产支持以外,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移动支付、新能源等带动下的经济新动能也作用明显。


对此得来不易的成绩,决策层除了表示满意外,也预示未来政策从注重经济增长转向增长质量以及化解近年来的突出矛盾的政策倾向。如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首次将主要矛盾表述改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显示未来施政纲领或将更加注重促进公平。而周小川近日表态,金融危机中国采取积极政策应对,这导致债务上升,但这是值得的,其帮助中国很快从危机中回复,现在中国需要将杠杆降下来。


考虑到未来政策重点会聚焦在收入分配、绿色发展、降杠杆等领域,以及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为实现到2020GDP十年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提前预留了空间,笔者建议未来三年对增长目标的要求可以适当下调,预计6.3%左右的目标便可以兑现这一承诺,明年增长目标可下调至6%-6.5%,为改革以及去杠杆预留更多空间。


中国经济前三季度消费表现突出,对GDP的贡献为64.5%,比去年提高2.8个百分点,再次证明了其是增长的主要支柱。其中,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有所回升,今年中国有望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零售市场。而服务消费的作用日益提升,消费转型的态势也非常明显。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强调了反腐的作用,早前市场担心反腐会对消费有所冲击,但如今看来,这种态势并未出现,反而伴随着居民收入的提升,消费转型升级已在发生,如茅台、五粮液等如今受众更广,盈利大幅增加;餐饮、奢侈品需求、境外旅游等也十分火爆。


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了下行趋势,这主要与金融去杠杆以及对地方债务的管理更加严格有关。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这两大传统领域为扭转去年经济下滑态势贡献较大,但可喜的是,目前尽管政策从紧,但二者受到的影响仍然是非常有限的。基建方面,基础设施增速基本保持在近20%,对投资的拉动仍然比较显著;房地产方面,投资不降反升,并未拖累经济,但受前期严厉地产调控的影响,房地产销售仍在下滑。


得益于去产能推动下的PPI反弹,工业企业盈利情况明显好转。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6%,比8月加快0.6个百分点。而1-8月规模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1.6%8月利润增速继续攀高至24%,显示去产能作用下,企业盈利情况的改善。


此外,净出口的表现今年要明显好于去年,而且今年对增长的贡献由负转正。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海外经济形势的明显好转,近期IMF再度上调全球增长预期,亦显示了这种普遍的乐观情绪。今年前三季度出口增速12.4%,进口增速22.3%,都达到两位数增长,这与前几年外贸增速低迷,决策层不得不在两会政府公布经济预期指标时放弃对贸易指标8%左右的期待形成了鲜明对比。


更进一步,相对于新周期的表述,笔者更加倾向于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了新动能,这主要体现在互联网+、战略新兴产业、大数据、物联网等诸多领域。前三季度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3%,比规模以上工业快4.6个百分点。亦有调研认为,中国高铁、移动支付、共享经济以及网购已经构成了中国的新四大发明,在上述领域,中国的发展速度是全球领先的,如当前中国移动支付占比77%,高于美德日等发达国家,在中高端消费、共享经济等领域已产生新的增长点。


总之,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好于预期,为未来改革创造空间。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首次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此前维持了36年的提法是1981年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对比来看,不难发现,人民需求方面从物质需求到美好生活,供给方面从落后生产到不平衡发展,体现了未来经济方面的施政纲领或将更加注重促进公平,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而非仅仅是速度的提升。


在此框架下,笔者认为,未来经济政策方面可能会更加注重收入分配问题、环境问题以及房地产问题的解决,这些是从量到质的巨变,也是迈向社会主义中级阶段的新要求。除此以外,在十九大选举出新一届政治领导人之后,预计明年去杠杆的努力和决心也会更加坚定。在此背景下,笔者建议,可适度下调对经济增长目标的要求,考虑到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长超预期,已为实现到2020年收入翻一番的目标提前预留了空间,建议明年增长目标的下调至6%-6.5%,为去杠杆和改革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