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4季度增长继续轻微减速

发表于 2017-10-24    来源于:廖群

廖群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3季度内地经济增长6.8%,与上半年增长6.9%相比轻微减速,但高于去年的6.7%并与去年4季度看齐。这一结果略高于市场预期,或处于市场预期的高端。


实际上,78月份的数据表明增长明显放缓,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从上半年的6.8%分别放缓至6.4%6.0%,需求方面则固定资产投资、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与出口增长均呈现回落。但9月份出现了一个较显著的回升,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反弹0.6个百分点至6.6%,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与出口的增长速度相应复苏,固定资产投资则放缓速度减慢,进而促使整个3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又回到了去年4季度的水平。


从整个3季度来看,消费增长总体来说一如既往比较平稳,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长10.3%,与上半年的10.4%相差无几。但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放缓明显,从上半年的8.6%放缓至5.3%。出口增速也降幅很大,从上半年的14.5%降至8.6%。好在进口增速降幅更大,使得对经济增长作直接贡献的贸易顺差恢复了增长,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固定资产投资放缓的负面影响。


3季度固定资产投资的明显放缓是令人担忧的。整体固定资产投资中,製造业投资仅增长1.6%,比上半年低3.9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7.2%,比上中午半年降3.9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7.3%,比上半年慢1.2个百分点。製造业投资1.6%的增长对于中国这样一个製造业大国来说应该是过低了,将是今后中国经济必须面对的一个大问题。基础设施投资的放缓很大程度上反映中央政府的财政政策在上半年经济增长超标的情况下温和收紧。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放缓倒是有限,有些出人意料,实际上房地产销售与房屋新开工面积已明显减缓,大概房地产开发商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调整投资计划吧。


那麽,4季度的走势将如何呢?


让我们先看看三驾马车的自然运行情况。消费增长应该会继续比较平稳,但随着房地产销售减缓,居民家电、家俱与装修支出必将受到影响,一定的下行压力还是存在的。所以就算服务消费的增长进一步加快,也不要指望整体消费增长有大的加速,能够保持3季度的水平就不错了。出口的表现主要看国际市场需求,应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加快而比3季度有所改善,但另一方面今年以来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将会进一步体现,出口增长恢复到上半年的双位数也不太可能。既然消费与出口增长都会相对稳定,那关键就看固定资产投资会不会继续放缓了。从目前情况来看,这将是一个比较大的不确性,继续放缓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主要风险在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如前所述,前3季度与3季度房地产投资的增长在房地产销售明显放缓的形势下出乎意料地分别保持在较为强劲的8.5%7.3%的水平。但这是否能够继续呢?房地产开发投资跟随房地产销售的步伐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且房地产销售在各地房地产调控不断加码的形势下还将进一步放缓,所以房地产投资的放缓速度必将加快。製造业投资增速近年来大幅波动但整体低迷,与旧经济行业去产能,而新经济行业有的是轻产能有的建产能需要时间这样一种新、旧经济转换有关。而这一转换势将持续,因而短期内製造业投资难以明显反弹。至于基础设施投资,就要看政府的政策取向了。3季度放缓应是政府财政政策温和收紧的一个结果。那麽4季度政府会改变温和收紧政策而转向宽鬆,从而加快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吗?


应该不会。特别是3季度增长6.8%的数据已好于预期,且前3季度增长6.9%已大大超出了今年6.5%的增长目标。今年以来笔者的观点一直是,政府只要有信心今年能实现6.5%以上的增长目标,就不会继续宽鬆而会温和收紧,以为去槓杆、去产能、去库存等结构性改革留出更大的空间。3季度是这样,4季度在实现6.5%全年目标的可能性更大的情况下就更是这样了。在这种形势下,起码今年政府应该不会再将已经很高的19.8%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往上提了。


货币政策也将是同样,4季度可望继续温和收紧而不能指望放鬆。当然目前情况下也不会有加息升准这样大的收紧措施,但公开市场操作会更趋紧,市场利率会继续小幅上扬。尤其是,十九大后提出双支柱,宏观审慎评估(MPA)的实施将从市场管理角度也将起到收紧的效果。


在财政与货币政策均趋向于紧的政策环境下,供给侧方面的产业与企业运行与需求侧方面的消费与投资活动都难以指望比3季度更加活跃,预计4季度经济增长将进一步轻微减速至6.7%;其结果,全年经济增长6.8%


至于前一段所报导的中国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所说经济增长下半年能到7%,应只是就趋势而言,而不是作准确的数字预测。既使到不了7%6.8%也已经是个很了不起的结果,比去年高0.1个百分点,说明中国经济已软着陆于一个新的运行于6.5-7.0%之间的L型平台,同时又超跃印度而重夺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速度第一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