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林采宜: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影响

发表于 2017-11-21    来源于:林采宜

传说了很久的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将以什么样的面目落到实处?对哪些国家和行业将因此受到冲击?


林采宜 宋天翼 /


核心观点: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中美商品贸易逆差占美国逆差总额的47%。其中电子、服装和生活办公用品分别占美国这三类商品进口总量41%41%32%。但由于中国转口加工的角色,以贸易附加值调整后,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仅占总逆差的16%


中国出口美国商品总量中34%属于低附加值的日常用品。电子、机械、汽车运输设备、塑料制品、光学等五大类中日德出口美国共同的产品中,中国产品价格一般为同类日德产品均价的1/31/4之间,在制药领域,日德出口美国的销售药品均价为中国的32倍。


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一旦全面启动,美国五大主要进口国都会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对日德影响有限,加拿大出口的部分领域将受到影响,中国与墨西哥受冲击显著,尤以中国为最。


中国出口美国的潜在风险贸易金额为346亿,预测受美国全面启动贸易保护政策的影响,中国出口美国商品贸易额约下降250亿美元,占对美商品贸易出口总额的6.7%左右。


美国贸易保护的政策手段主要分为WTO框架下的贸易救济措施与基于美国国内法的各项调查。未来对华贸易争端将以反补贴、337调查为主,反补贴主要用于对金属、化工和家具行业的调查,而337调查重点用于电子、塑料及轻工等容易引起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业。


一、中美贸易结构特点


1、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


总量上看,2016年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占当年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47%,而排名第二、第三的日本、德国该占比分别为9.4%8.9%


结构上看,美国从世界范围进口商品的种类较为平均,最大三类为机械、电子与化学及健康制品,中国商品分别填补了美国这三类商品进口总量的11%41%9%,此外,中国的服装、生活办公用品分别占据41%32%的美国进口份额,可见电子、服装和生活办公用品是中美贸易结构中最重要的三类中国出口商品。


在中国进口美国商品方面,自20092012年美国部分放宽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后,中国自美国高科技产品进口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回升,而2016年高科技产品进口的回落也拖累了中国自美进口总量的增长。因此,美国对华技术出口的限制是阻碍中美贸易平衡的一个重要原因。


2、中国出口美国商品仍以低附加值的日常用品为主


从中国进口的日常用品占美国从中国进口商品总量的34%,远高于美国从海外进口日常用品21%的比例。中国出口美国商品较多为电子、家具、纺织等终端家用制成品,金属、化工制品等工业中间品或资本品相对较少。而做为制造业强国的日本、德国,其出口美国日常用品的比例分别占出口美国商品总量的11%5%,两国对美贸易顺差主要由包括汽车在内的其他终端用品贡献,该类别对日德两国顺差的贡献率分别为62%44%


可以说中国在对美国出口上充当转口加工的角色,即中国企业从日本、德国等国进口资本品,从全球产业链的其他国家进口中间品,用以制造业生产并进行出口,而中国对美国大额贸易顺差背后自身所获附加值并不高。若以出口商品的贸易附加值为基础对数字做调整的话,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仅占总逆差的16%,而美国对日本逆差的占比则从9.4%小幅升至12.3% ,作为转口加工的角色,中国对美国的大额贸易逆差绝大部分收益并不在中国。


3、中国出口美国产品价格普遍低廉


比较中日德出口美国排名前十的产品大类,共同类别有电子、机械、汽车运输设备、塑料制品、光学五大类,在共同产品大类下,中国主要出口子类的产品价格一般为同类日德产品均价的1/31/4之间,其中电子产品大类下的音频图片接收设备差距最明显,为日德均价的1/10。可见,在中国优势出口产品的竞争力远不如日德。


在其他产品类别上,中国集中在贸易附加值较低的家具、纺织及轻工产品,而日德出口产品大类集中在制药、航空运输的类别上。



在日德出口美国前十的其他产品大类下,制药类产品单价差距最为明显,日德出口美国的销售药品均价为中国同类产品的32倍。此外,在有机化工、金属制品、橡胶制品的类别上,日德出口美国在绝对量上低于中国,但其价格也普遍在中国同类产品的3-4倍,以金属制品大类下的五金配件为例,德国出口美国的螺丝、螺栓等单价为中国的5.4倍,在这些看似工艺较为简单的加工品依然显示了中国制造业与世界的差距。


二、美国贸易保护政策走向


1、美国贸易保护的政策手段


美国贸易保护的政策手段主要分为WTO框架下的贸易救济措施与基于美国国内法的各项调查。在具体手段上,WTO框架下的反倾销、反补贴等各种救济调查受非市场经济地位影响较大,只要美国认定被调查企业所在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包括中国) ,则反倾销、反补贴的裁定将更为容易,而基于美国国内法的调查完全取决于美国政府贸易措施,当前美国更加注重以国内立法而非协商形式强调美国自身的单边管理,使贸易保护法律化,特朗普对外经济政策以贸易保护主义为核心,其主张的美国优先原则是美国一贯贸易政策的继承和发展。


2、金属、化工、电子、轻工制品是中美贸易摩擦的重点


从历年美国对华反倾销案件的行业特征看,金属制品、化工等重资本行业是重点,其中化工行业内以低端化工品为主。此外,反补贴、337调查案件频繁发生,在金属、电子、塑料及轻工这三类产品上案件较多,具体而言,反补贴主要用于对金属、化工和家具行业的调查,而337调查更主要发生于电子、塑料及轻工等容易引起侵权纠纷的行业。


3、未来对华贸易争端将以反补贴、337调查为主


从美国贸易保护的两大类政策手段来看,首先在WTO框架下,由于2016年末我国入世日落条款到期,反倾销调查中使用替代国方法已不具备法律基础 ,未来美国在裁定反倾销难度及成本增加的背景下,其对我国贸易争端从早先倚重反倾销手段向较多采用反补贴方法调整转变,经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反补贴案件数及涉案金额均显著增多,体现了这一趋势。


其次,在以美国国内法为基础的单边贸易调查上,301调查经验更多扮演威胁角色,逼迫其他经济体在对美贸易开放上做出让步,而201调查由于针对的是同类产品的所有进口国,政策灵活性不高。因此,337调查将进一步成为美国对华贸易摩擦的主要手段,近两年美国对华337调查案件数相比此前已翻了一倍。


三、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的影响


1、中、日、德、墨西哥和加拿大五国都将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以中国为最


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一旦全面启动,中国、墨西哥、加拿大、日本及德国等美国五大主要进口国都会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从各国对美出口结构上看,日本、德国两国的出口集中机械、化工、航空三大产品领域且单价较高,产品竞争力的优势致使美国贸易保护的影响有限。加拿大出口除了在日德相似领域外,是美国食品加工及石油的重要进口国,未来受美国页岩油产量上升及农业加大出口的影响,这两领域将受美国贸易保护的直接冲击。


中国、墨西哥出口美国产品结构基本相似,且在机电领域产品单价上,相比其他三国更为低廉,受美国重振制造业、资本回流的影响,这部分产品冲击最为显著。除此之外,中国纺织等轻工业产品(如服装、生活办公用品)的巨量出口也增加其自身受冲击的风险。可以说,美国贸易保护政策对中国的出口贸易冲击将最为严重。


2、中国的金属、化工、电子等行业出口将受到冲击


鉴于未来美国对华贸易摩擦将以反补贴、337调查为主,结合这两类贸易保护手段近几年调查产品领域及中国在该类别出口产品的特征,预测未来美国将重点在金属、化工和家具三个行业开展反补贴调查,而在在电子、机械领域采用337调查手段。估算数据显示,中国出口美国的潜在风险贸易金额为346亿,预测受美国全面启动贸易保护政策的影响,中国出口美国商品贸易额约下降250亿美元,占对美商品贸易出口总额的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