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明:警惕居民杠杆率过快上升风险

发表于 2017-11-28    来源于:张明

“在过去十年,中国的杠杆率上升的很快,表面上是企业杠杆率是最高的,但当前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过去这几年,居民部门加杠杆加的很快,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已经接近90%100%,去年是标志性的一年,中国居民部门的贷款超过了居民部门存款的增量,居民部门杠杆率高和房价有关系。这是一个潜在的风险。”1128日,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 张明


张明表示,当前,美国和中国都在开始进入一个金融周期的紧缩阶段,但是,两个国家金融周期的金融变化是不太一样的,与经济周期有关系,美国以前是经济危机之后比较低迷,做量化宽松是把它拉起来,但中国经济增长很高,想通过各种手段加杠杆,防止它回落过快。


明年的汇率会怎么走呢?张明表示,明年美元兑欧元可能升值。原因是美国复苏的真实性要强于欧元区。尽管双方都在释放收紧的信号,但美国的收紧是真实的,美国明年是加息和缩表相结合,加息目前预测至少三次,而欧洲是降低缩表的速度。


此外,在谈及黑天鹅事件事件时,张明表示,全球的地缘政治冲突正在加剧,目前全球有两个地缘政治冲突的焦点,一个是朝核,一个是中东。


以下为张明发言实录:


张明:我主要讲两个问题:第一,对美元汇率的解释。第二,全球的地缘政治冲突。今年人民币汇率转跌为升,今年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终于从净流出转为净流入,导致汇率和资本压力放缓的原因,有国内的,比如中国经济开始向好,金融强监管,人民银行资本管制的加强,但有一个外因也不可或缺,就是今年美元指数在走弱,下跌最猛的是美元兑欧元的汇率。为什么呢?有三个原因:总体来讲,欧洲经济相对于美国在变好,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可能会超过美国,这是多年以来很少看到的现象。过去只有美联储在收紧货币政策,今年欧洲反复释放信号,收紧货币政策。大家都知道,去年年底,特朗普上台之后,大家非常乐观,但欧洲有几个政治的风险很悲观,比如荷兰的选举、法国的选举、德国的选举,结果今年特朗普在国内政策方面一事无成,但欧洲今年,这几次大选没有出问题,市场对于欧洲的情绪在转为乐观。


明年的汇率会怎么走呢?明年美元反过来兑欧元可能升值。原因是这样的,美国复苏的真实性要强于欧元区。美国的表是平的,欧洲扩表的幅度是历史上最陡峭的,欧元区的经济复苏与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关系很密切。另外,尽管双方都在释放收紧的信号,但大家知道,美国的收紧是真实的,美国明年是加息和缩表相结合,加息目前预测至少三次,而欧洲是降低缩表的速度,所以说,收紧的程度是有差异的。美欧的国内政界可能发生反转,特朗普今年没有什么推动,但他今年能够推动的就是减税的方案。欧洲有几个问题,俄国的执政联盟组阁失败,明年上半年意大利会选举,意大利可能会脱欧,最重要的一个欧洲的不确定性,现在市场对马克龙高度乐观,马克龙可能明年在很多事情上很难推动。


我认为的黑天鹅事件,就是全球的地缘政治冲突正在加剧,目前全球有两个地缘政治冲突的焦点,一个是朝核,一个是中东,中东有三件大事:第一,沙特国内政治体系在洗牌,新上任的领导人正在清洗过去很多的官僚体系,很多人担心,沙特国内的政局可能会对明年的油价产生扰动。第二,库尔伦地区想做独立公投。第三,叙利亚问题,目前博弈正在加剧。


张明:现在QE是不是真的有效果?怎么评价QE?我个人感觉,发达国家完成正常货币化之前,评价QE还为时尚早。我们担心的是内生动力很匮乏,全要素生产率依然在低位的时候,会不会导致泡沫会破掉。当前,美国和中国都在开始进入一个金融周期的紧缩阶段,但是,两个国家金融周期的金融变化是不太一样的,与经济周期有关系,美国以前是经济危机之后比较低迷,做量化宽松是把它拉起来,但中国经济增长很高,想通过各种手段加杠杆,防止它回落过快。在过去十年,中国的杠杆率上升的很快,表面上是企业杠杆率是最高的,但当前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过去这几年,居民部门加杠杆加的很快,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已经接近90%100%,去年是标志性的一年,中国居民部门的贷款超过了居民部门存款的增量,居民部门杠杆率高和房价有关系。这是一个潜在的风险。美国的货币政策收紧是经济复苏引起的,而我们经济还在下行,而我们要控制金融风险而引起的。


未来这这一两年,我们都在面临中国和美国都在收紧货币政策,这对其他国家来讲,是很强的一个风险。过去几年一些短期资本流入很快,本币兑美元升的很快,企业借很多债务,给新兴市场带来更加脆弱性。


张明:风险事件没有发生不等于风险不存在,我讲的地缘政治风险举两个例子,过去很多人觉得在选举的时候是不愿意去投票的,觉得小概率事件不会发生,但是连续发生了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得选以后,投票更加积极。中美经贸冲突有威胁,中国政府现在着力在消除冲突加剧的风险,上一次特朗普来,拿着一个2000多亿美元的大单,包括我们在金融机构的持股比例方面有明显的放松,你不能不说这也是为了避免双边贸易摩擦加剧,我们采取的权宜之计。


提问1:我是来自长江商学院的,您刚才一直在讨论黑天鹅发生的机率有多少,我想问一下灰犀牛发生的机率有多少?


张明:房地产市场下行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