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金融监管风暴已至

发表于 2017-11-29    来源于:沈建光

近日中国债券市场再度出现大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至4%关口,10年期国开债收益率三年首破5%。我们认为,当前债券市场的恐慌情绪与政策频频传达紧缩信息相关。


此前大部分市场预期认为,真正的金融去杠杆工作可能会于明年两会之后才正式展开。但近一段时间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并布置工作、周小川行长对去杠杆发出一系列严厉警告、资产管理业务新规推出、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对房地产资金管控从严等声音和措施的出现,意味着中国监管风暴已经提前到来。


强监管的顶层设计明确


防范金融风险是贯穿2017年全年的关键词。早在今年7月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上,曾就加强金融监管提出了两大突出变化:一是成立统筹监管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作为监管协调机构;二是加强央行在宏观审慎方面的作用。十九大后,上述变化得到了进一步推进。


一方面,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并召开第一次会议。会议上部署了近期工作要点,突出强调金融监管协调,统筹防范风险能力,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保障国家金融安全,维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等。在此背景下,近期“一行三会”、住建部等多部门相继行动,就早前金融风险十分突出的领域开始从严监管。


另一方面,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调控框架确立,加强了央行在协调监管与防范金融风险方面的重要作用。十九大首次提出“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而《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双支柱框架做出解释,提出传统的仅关注以物价稳定为表征的经济周期来实施的单一调控框架存在明显缺陷,难以有效应对系统性金融风险,一定程度上可能纵容资产泡沫,央行发挥宏观审慎职责,是应对金融周期波动、弥补现有调控框架不足、防范金融安全的要求。


我们认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以及双支柱框架的提出,分别从顶层设计与理论支持的角度为接下来的中国加强金融监管提供了方向和指引,也将引领未来一段时间的金融强监管实践。


资管新规堪称史上最严


近年来,中国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得到了快速发展,规模不断攀升。但由于同类资管业务的监管规则和标准不一致,近年来资管存在部分业务发展不规范、监管套利、产品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等问题。1117,央行发布资管新规,十分严厉,致力于化解资管领域金融风险。


此次资管新规的主要变化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统一监管标准,防范监管套利从分业监管向注重功能监管转变,体现了穿透式监管特征;二是避免资管业务沦为变相的信贷业务;三是明确禁止资金池业务;四是统一计提风险准备金;五是打破刚性兑付;六是控制资管产品的杠杆水平;七是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等。


同时,此次资管新规施行新老划断,从新规实施至2019630日为过渡期,因此对存量部分影响有限。但对于新增部分影响巨大,其对现有影子银行金融风险有针对地进行排查与应对,落实之后,或扭转此前为监管套利导致的资产托管快速增长的态势,对资管业务、通道业务占比较大的中小型金融机构冲击更为明显。


互联网金融监管从紧


除了传统业务以外,一向对创新发展采取宽容态度的监管层,近期对互联网金融风险也采取了强监管态势。周小川行长曾在解读十九大报告文章《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中,措辞严厉,提到目前一些高风险操作打着“金融创新”的幌子,部分互联网企业以普惠金融为名,行庞氏骗局之实。而央行官员多次对外表示,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的基本要求,要建立互联网金融的行为监管体系、审慎监管体系和市场准入体系。


11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整治办下发特急文件《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意在阻隔现金贷风险。在我们看来,停批互联网小贷牌照意味着现金贷各类经营模式料将全部纳入监管框架,将迎来新一轮整治。


房地产信贷进入冰冻期


此外,对于房地产市场的收紧持续深入中,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精神。1121日,住建委会同国土资源部和人民银行召开多省市房地产座谈会,强调防范金融风险。会议提出,坚持调控目标不动摇,力度不放松,不能有任何喘口气、歇歇脚的念头,这意味着前期已经十分严厉的房地产调控会进一步加码。


就信贷方面,会议要求,加强金融管理,防止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市场。特别是三四线城市去库存,要以不加杠杆为原则,意味着房地产信贷仍将持续长期的冰冻期。


强监管推高无风险利率


强监管措施引发了金融市场对政策从紧的担忧,推高了无风险利率。继111410年期国债收益率破4%之后,1122日国债收益率再度站上4%关口,国债期货也相应下跌。银行间债市10年期国开债活跃券收益率午后升至4.90%,再刷新20149月来的逾三年新高。在此笔者认为,强监管是市场紧张情绪加剧、利率走高的重要原因。


总之,加强金融监管符合决策层对于防范金融风险的整体要求,而推出时点早于预期,资管、互联网、房地产等多领域监管的同时加码,使得这次监管风暴看起来比预想的更加强烈。整体去杠杆背景下,我们认为,明年中国经济增速会延续今年三季度以来的下行态势,继续有所回落,预计今年GDP增速为6.8%,明年将为6.3%,虽有一定增速的下滑但有望换来更有质量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