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明年经济增长略低于今年

发表于 2017-12-04    来源于:廖群

我国经济今年的增长情况已近明朗。鉴于前3个季度分别增长6.9%6.9%6.8%,而第4季度从10月与11月的经济运行情况来看预计增速将轻微降至6.7%6.6%,全年经济增长6.8%已几无悬念。这一速度明显高于中央政府6.5%的增长目标底綫,也高于10月之前市场的预期。


那麽即将到来的明年,即2018年将会如何呢?


近来很多金融机构陆续发表了对于明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的分析与预测。看来对于趋势的预测没多大分歧,没有了往年“硬着陆”的预言。但对于程度的预测,虽然分歧也不大,但有一重要的差别,即增长速度将会在6.5%以上还是6.5%或以下。就目前来看,预测6.5%以上与预测6.5%或以下的各佔一半左右。当然,日后这一比例会有所变化,但两者都还会分别保持相当的比例。


为何6.5%会是一个分界綫呢?这是因为,政府的增长目标(正式称谓是预测目标),今年正式的表述为“6.5%左右,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的结果,实际上应理解为略高于6.5%”。明年估计也将是如此,即实际上的增长目标也是略高于6.5%”。所以上述两种预测关係到政府的实际增长目标能否实现,也涉及到宏观经济政策是紧是鬆的问题。


笔者目前的预测是略在6.5%以上。


要预测经济增长速度,主要应该分析三个方面的形势,即全球经济表现、国内三驾马车的自然运行状况,与中央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


全球经济,今年,特别是今年下半年以来復苏步伐明显加快。美国经济增长逐季加速;欧洲与日本经济呈现多年不见的温和增长局面;新兴经济体保持稳健增长。预计全球GDP增长3.6%,比去年加快0.5个百分点。可喜的是,这一增长势头明年将很大概率地持续甚至增强,即,明年全球经济復苏很可能进一步加速。美国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提升,程度取决于特朗普减税政策的落实情况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步伐,预计从今年的2.2% (预测) 升至2.3-2.5%。欧元区方面,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速度仍将十分缓慢,经济可望持续目前的復苏势头,GDP增长速度预计维持在2%左右。但英国经济受脱欧进程影响将进一步放缓至1.5%以下。日本经济随着超级量化宽鬆效应的持续发酵与更多奥林匹克项目的启动也将继续摆脱经济衰退,增长速度保持在1%以上。得益于发达经济体的復苏与中国经济的企稳,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将持续稳定增长的势头,预计整体增长速度略为上升至5%左右,亚洲新兴经济体增速更在6.5%以上。全球GDP增长速度因而可望从今年的3.6%进一步提高至3.8%。当然,风险仍然存在且不可忽视。最大的风险是美国的政策不确定性。首先是减税计划的众、参两院版本的折衷情况与实施时间表,如果不顺利而拖延太久,则经济增长将低于预期。其次是美联储的加息与缩表步伐,如果太快,会减小復苏力度。再次是美国关税的提升,如果过分,对全球贸易,特别是中国出口将造成重大打击。欧洲方面目前主要的风险是地方分离主义与英国脱欧。另外,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与地缘政治对于经济的影响也不应忽略。但目前来看这些风险还不至于导致全球经济偏离持续復苏的轨道。


国内三驾马车的自然运行状况,目前可预计的是,出口增长有所减速;消费增长温和加快;固定资产投资继续放缓。


关于出口,鉴于全球经济,进而全球贸易增长加快,市场需求应继续增强。儘管如此,考虑到今年人民币升值、基数效应与美国关税可能上升的影响,明年内地出口的增速难以达到今年的11% (预测),预计将在8%左右。但进口增长由于基数、大宗商品价格与国内需求等原因也将减慢,淨出口的增长速度及其对GDP增长的直接贡献与今年的差距会更小一些。当然,8%预测的前提是美国对中国产品关税的提升不会过分。


消费方面,反映商品性消费的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一方面将受到家电、傢俱与装修材料随房地产市场冷却而减少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会得益于今年居民收入增长加快与居民商品消费的持续高档化趋势 (珠宝、化妆品、药品、养生产品、电子智能产品、通信产品等),综合来看,增长速度会稳定在10.0-10.5%的范围内。但服务性消费,包括旅游、文化、医疗、体育、娱乐、教育、养老等的增长将持续加速并高于商品消费的增长。因而整体消费的增速可望比今年快一些。


情况比较複杂的是固定资产投资。其中,相对比较确定的是,佔整体固定资产投资18%左右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将明显放缓。在政府强力调控措施的作用下,商品住宅销售额终于在今年9月份开始下滑。明年,看不到政府放鬆调控的可能性,此下滑趋势必将持续。而一段时滞后,必将影响到商品住宅开发投资。所以明年商品住宅开发投资大幅放缓应是大概率事件。考虑到商业用房 (办公室、商场、厂房等) 投资受调控影响不大与棚户区改造及租赁住房建设的推进,明年整体房地产开发投资还能有一个增长,但增长速度预计将从今年的7.5%左右放缓至4%左右。至于佔整体投资30%左右的製造业投资的增长,按理并根据新周期论的观点,由于近年来产能的大量出清,应该于明年开始反弹。但鉴于其今年10月份仍在减速,明年何时反弹,反弹的力度如何并不确定。目前要预测,也只能指望其适度地反弹至6%左右,比今年高2个百分点左右。另外,佔整体投资22%左右的基础设施投资,这些年来一直是政府财政政策进行宏观经济调节的工具之一,其增长速度取决于财政政策的鬆紧程度。今年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21.1%1-10月放缓至19.8%,应该是政府在上半年经济增长6.9%,明显高于6.5%增长目标的形势下有意温和收紧财政政策的结果。则其明年增长多少,也将取决于财政政策的鬆紧程度。这样,假定财政政策鬆紧程度与今年下半年同样,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8%左右,明年整体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速度将从今年的7.2% (预测) 放缓至6.9%左右。


基于上述分析,三驾马车自然运行的结果将是2018GDP增长6.7%6.8%


那明年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到底如何?首先取决于政府的增长目标。如前所述,明年政府的增长目标有可能与今年类似,如何表述可能有别,但实际仍为“略高于6.5%”。为何坚持略高于6.5%”?一方面,高于是因为2016-2020年间GDP年均增长6.55%是实现2020年比2010GDP翻番目标所要求的底綫。20162017年分别增长6.7%6.8% (预测) 已为实现这一目标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在此5年中的第3年,即2018年将增长速度保持在6.5%以上,对于确保此目标的实现及为后两年增速放缓留出馀地是有利的。另一方面,“略高于”是因为,只要如此,则5年年均6.55%的目标已得到了更好的保障,而现阶段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的重点是结构性改革,包括去槓杆、去产能、金融整顿、产业结构调整等,这都要求经济增长速度尽量地低一些。在如此的增长目标下,鉴于市场自然运行的增长速度为6.7%6.8%,估计明年政府宏观观经济政策的取向为维持今年下半年的温和收紧态势。货币政策方面,提高存款准备率的可能性不大,加息也可能要等到后年,除非美元加息太快迫使人民币跟随以应对汇率的压力,但公开市场操作会适度地吸收市场流动性,市场利率会有所提高。同时,金融监管的加强也将进一步收紧流动性。财政政策方面,虽然可能会有进一步的结构性减税,但既使从跟随美国减税角度大规模的减税短期内也不可能,而支出政策会总体上趋紧。至于基础设施投资支出的增速,会基本上保持今年下半年18%左右的水平,使得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保持在6.9%左右。但如果整体投资增长6.9%以上,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有可能更慢一些,反之更快一些。总之,明年货币与财政政策将保持今年下半年的鬆紧力度而比今年全年略为紧些。


鉴于此,明年GDP增长速度预计为6.6%6.7%,略低于今年的6.8%而略高于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