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盛松成:我不赞成加息,明年货币政策不应宽松

发表于 2017-12-12    来源于:中新经纬

年至岁末,回顾整个2017年,从年初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到年中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可见全年都实行了稳健的货币政策。那么,2018年货币政策会怎么走呢?美国减税又将对中国明年的经济带来哪些影响?就此,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专访了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司原司长、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


一问:2018年预计将会采取怎样的货币政策?


刚刚卸任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的任泽平此前分析称,预计2018年上半年前后货币政策将重新宽松,他的理论依据是金融降杠杆的政策组合应是宽货币+严监管+强改革


而前不久的11月份,华尔街见闻发表了《2018年中国央行或放弃中性货币政策》的专栏文章,文中罗列的理由包括:外部经济和金融环境的变化不允许继续采用中性货币政策,内部金融和实体经济去杠杆要求收紧货币政策等等。


货币政策历来是市场最为关注的重点之一。2018年的货币政策将是宽松还是收紧呢?


盛松成认为明年货币政策不会宽松,理由主要有三:


其一,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比较好,没必要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我们经济发展得不好,那么有可能会适当放松,因为货币政策本身是中短期调控政策,但是现在来看,经济并没有不好。”


2017年的经济运行来看,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9%,第二季度GDP再增6.9%,第三季度GDP增速6.8%我预计第四季度GDP将增长6.9%,即使退一步,最保守的估计也能达到6.8%的增速,盛松成预测,2017年全年GDP增速将达到6.9%左右。


他进一步解释说,有一个比较好的现象,10月份的财政支出不多,而财政收入较多,财政存款较多,今年的最后两个月加大投资的可能性比较大。并且,11月份官方PMI数据显示经济的景气度有小幅回升,制造业PMI51.8%,比上月提高0.2个百分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8%,较上月提高0.5个百分点,持续位于扩张区间。另外,短期还有消费、进出口的拉动。11月,我国以美元计值的出口同比增速达到12.3%,较上月大幅提高5.4个百分点,进口同比加速增长,增速为17.7%,较上月提高0.5个百分点。既然经济向好,没有更糟糕,为什么要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呢?大可不必。”


其二,金融去杠杆的需要。今年以来,金融去杠杆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如果明年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很可能又回到原来的老路上去,进而导致金融去杠杆前功尽弃。而且,从最近监管层频频下达严监管指令来看,政策趋向也是在收紧的。


“当然,我们不会让金融去杠杆前功尽弃的,那么,明年也就不太可能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盛松成如是说道。


其三,不能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相悖。从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来看,美国的货币政策正在收缩,包括近期的缩表、连续加息预期等,可见美联储并非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同时还有加拿大、英国、韩国已经进行了加息,欧洲央行也开始释放退出宽松的信号。


“在全球都在收紧的货币氛围下,我们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呢?”盛松成认为,“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但是货币政策也不会再收得更紧。”盛松成继续说道,目前的货币政策已经是稳健中性偏紧的了。预计2018年将延续今年的稳健货币政策,不会太宽松,也不会太紧,将继续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二问:美国减税或加快加息节奏,中国会跟随吗?


当地时间122日,美国参议院以51票赞成和49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税改法案。


根据美国减税方案,美国企业税税率将大幅下降,从35%降低到20%。未来10年美国将减免税收大约1.4万亿美元。


“虽然美国减税方案的目的是希望制造业回归,但这个时间至少需要半年,。反而是它的财政赤字会很快增加。”盛松成如是认为,因此,“预计美国明年会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加息+缩表)和宽松的财政政策(减税+赤字财政)


一旦美国减税政策落地,美国将加快加息。这一观点已经在业内达成共识。盛松成对此也表示赞同,“美国12月加息将是大概率事件,而且明年加息次数还会增加。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明年是否也要加息?虽然有预测称明年存在加息的可能,但盛松成却直言,“我反对加息。”


首先,中美加息的依据略有不同,中国主要参考CPIGDP数据。从最新公布的物价数据看,11月份 CPI增速较10月份1.9%的低位进一步回落,同比仅增1.7%,可能全年CPI增速不足2%。截至目前2017GDP维持了正常增速。综合上述因素,我们并没有加息的理由。盛松成分析道。


其次,美国所谓加息上调的是联邦基金利率,我国所说的加息上调的是存贷款基准利率,而且我国的利率体系更为复杂。“一方面,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就直接推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加息很容易形成政策导向变动的预期(也即货币政策收紧的预期),这都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再次,“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利率维持高位震荡。”盛松成强调,“通过抬升金融市场利率,我们今年已经变相加息1.11.2个百分点。而美国同期加息为0.5个百分点。


12月以来的数据显示,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接近4%1年期银行同业存单利率已突破5%7Shibor利率在2.8%左右。


所以,“对于美国减税政策,我们还需要静观其变,要充分考虑中国的实际,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盛松成如是说道。


三问:人民币汇率是否会再升值,何时会推进汇改?


不可否认的,美国减税方案一旦落地将有助于促进其海外利润回流。“短期内中国可能面临资本外流压力,但总体可控。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在劳动力成本、市场容量等方面的优势仍然存在;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的主要行业(不动产、交通和基础设施、信息通信技术、能源以及娱乐业)或因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而基本保持稳定。人民币汇率或因美国税改短期承压,长期依然向好。美国经济好转的外溢效应会带动我国经济向好,并且,中国国内经济结构改革、对外开放、产业升级、新型工业化正在稳步推进。盛松成这样解读人民币汇率可能受到的影响。


2017年人民币汇率经历了大起大落。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9498,截至121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6152


回顾一年前,在市场普遍唱空人民币之际,盛松成提出,从经济基本面和货币金融角度来看,人民币都不存在贬值基础。为避免汇率大幅波动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是当务之急。


今年年中,盛松成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表示,年底人民币汇率将在6.5-6.6区间。


实际上,从今年全年的行情来看,2月份人民币汇率已经出现升值的迹象,并延续了上行趋势,在9月触及6.4997的高位后,逐渐降温走稳。


盛松成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判断得到市场的印证。那么,接下来,人民币汇率又将如何发展呢?


“短期内,也就是最近几个月,人民币汇率还将会继续保持稳定,维持在6.6左右的水平。盛松成依然对人民币汇率保持了乐观的态度,从长期看,人民币汇率还有升值的预期。


近日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曾表示,基于目前汇率比较稳定,现在是进行汇率改革的最好时机。


我不这么认为,现在并不宜进行汇改。而且,中国短期内,至少最近几年不能放开人民币汇率实行完全的自由化。”此前,盛松成曾提出,人民币汇率改革不能一次性放开。


盛松成说,所谓“一次性贬值到位”“一次性释放积累的贬值压力”,从而实现市场出清,达到均衡汇率,只是一种理论上的理想状态,短期内很难落地。“我们应该将短期效应和长期效应相结合,当然,从长期看,放开人民币汇率肯定对的。但是现在还不行。”


“所以,2018年人民币汇率还是会在今年的路上走下去,短期不会有大的改变。他说。我们还应当继续坚持“8 11”汇改的方针,以时间换空间。


四问:明年金融去杠杆还会继续加深吗?


“我们最近一两年都坚持了去杠杆、强监管的基调。”为什么要推进金融去杠杆呢?盛松成解释说,过去一段时间,金融体系内部银行和非银机构之间资金往来频繁、通道太多、层层嵌套,一定程度上存在资金空转、监管套利等现象,增加了流动性风险。这也是我们防控金融风险的重点所在。


2017年以来广义货币(M2)增速出现了下降趋势,从1月份的同比增速11.3%降至个位数。10月末,M2同比增长8.8%,增速比上月末低0.4个百分点,成为历史低谷。


M2增速下降反映了金融部门去杠杆取得成效。盛松成认为,今年1-10月,M2各来源结构中对其他金融部门债权的下降,导致M2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201710月末,对其他金融部门债权同比增长8.3%,增速同比回落44.1个百分点,对M2变动的拉动率仅为1.1个百分点,而上年同期对其他金融部门债权对M2变动的拉动率为7.3个百分点。目前,金融去杠杆已取得较为明显的成效。


他进一步分析道,一是金融去杠杆导致银行体系投向非银金融机构的资金减少。当前,金融监管加强,金融去杠杆使得银行首先开始回收通过资管计划等投向非银机构的资金,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往来减少,这导致M2增速下降。


二是金融去杠杆导致表外融资渠道减少,货币创造的途径压缩。虽然部分表外融资转移到表内(表现为银行信贷增加),但贷款以外的表外融资压缩更多,货币派生的渠道被抑制,这也使得M2增速下降。


但盛松成也提出,M2增速下降意味着银行体系的负债下降,表明去杠杆主要发生在金融部门。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平稳,意味着实体部门融资状况依然良好。


在这种情况下,明年的金融去杠杆会进一步加深吗?盛松成认为,明年金融去杠杆不会放松,还会继续,但是去杠杆的力度会逐渐缩小。


“我们今年一年金融去杠杆去得特别厉害,但是不能永远缩紧,如果长期持续下去表外融资就没有了。”盛松成预计,明年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会适度减弱,未来随着金融去杠杆逐步到位,M2同比增速将趋于上升,预计2018M2增速有可能接近10%、甚至10%以上。不能说M2个位数增长就是新常态,理由何在?不能一遇到新情况就说是新常态,这样的推论太简单、太容易了,而应该深入分析具体原因,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盛松成强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