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联储立场不变中求温和 全球增长加速处见转折

发表于 2017-12-17    来源于:陶冬

税负和离婚,是全球许多成年人的烦恼,这两件事也同样扰动着资本市场的心,华盛顿的税改方案和英国脱欧谈判成为上周风险资产的主要价格波动因素,连联储今年的第三次加息也变得相对不那么重要了。美国参众两院的税改方案合并工作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白宫传出的乐观声音带动股市在上周早段向好,直至佛罗里达参议员卢比奥提出不支持现在版本的合并方案,加上共和党票仓的阿拉巴马州选出民主党参议员,一旦税改方案拖到明年一月之后成事机会大减,令美股在上周四大跌。不过悲观情绪仅维持了一天,市场便在反叛议员放软口风中找到理由继续增杠杆,美股三大指数纷纷创出新高。美债利率和美元汇率在上周三联储会议后走低,市场聚焦点不在加息本身,而是持续的温和语调,两年期与十年期国债之间的息差继续收窄。在那厢,英国付出巨额赎身费后,欧洲领袖正式同意脱欧谈判进入下一阶段,英镑兑美元汇率应声跳升到1.35,但是很快就变成好消息出货,英镑收1.33,不过英国股市就表现得好一点。欧洲央行的十二月例会没有新政策、新言论出炉,市场也没有什么反应。北海石油输油管有事,布伦特石油一度升到每桶65.8美元,不过随后回软。比特币当道,同为避险工具的黄金成了灰姑娘,但是上周还是稍有进账。


美国联储十二月会议决定加息25点,同时增加再投资额度至每月100亿美元,两者均符合市场预期。这次利率决定遭到两名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的反对,这是十五年来第一次,不过这两位明年都没有投票权,所以意义不大。有趣的是,美国货币决策者预计即将到来的减税会刺激经济,将2018年的增长预测上调,但是对通胀预测和加息前瞻性指引则维持不变,变相地将原本已经属于鸽派的身姿变得更鸽派,联储对通胀的认知也在不变中变得更温和。这些是驱动风险资产市场价格变化的因素,市场仍在增杠杆过程中。笔者认为,未来美国货币政策会维持温和加息的大局,细节取决于税改力度和谁当联储副主席,美国的货币政策变数可能在2019年。


纵观全球经济,2018年的经济增长势头看来不错,瑞信预计全球GDP增长3.3%vs2017年的3.2%,不过或呈前高后低状。美国减税和各国民间投资提速,会在上半年释出增长动力,全球经济和贸易形势看好。然而美国税改的经济效果未必有想象的那么大,房地产市场市场也可能动力不足。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迈向高质量发展,去杠杆和经济转型之下增长率可能温和回落。全球经济已经处在战后最长的复苏周期,明年会否出现由盛转衰的分水岭乃是2018年的一大看点。


本周市场焦点:税改、税改、税改。两院合并版税改方案作出调整,成功收编了卢比奥和括克,最快本周内有投票举动,但是不排除有其他议员节外生枝。阿拉巴马变天,加上两位共和党议员可能因病缺席,2018年共和党通过法案的障碍会大许多,这使得白宫不惜一切代价地试图在今年完成立法。第二个焦点是英国内阁决定下阶段脱欧谈判指引。特蕾莎-梅很快就会重组内阁,使得部分反叛阁员收敛一点,不过这仍是汇市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在数据上,美国核心PCE通胀预计放缓至环比0.1%,折合成年率为1.5%,远低过政策目标2%,此数据对下一届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判断略有影响。德国12IFO商业预期可能与上月持平。日本央行例会,料无政策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