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2018年中国加不加息取决于美国

发表于 2018-01-19    来源于:廖群

2018年中国经济的几大关键:货币政策紧缩几何、房产税是否进入实质进展、去杠杆节奏是快是慢、金融风险是否得以妥善处理。


尤其在金融风险方面,117日《人民日报》刊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权威访谈)——专访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文章中,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谈及当前银行业的主要问题时表示:当前银行业的主要问题是规范的股东管理和公司治理没有同步跟上,而且已经成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既存在股东不作为、不到位,从而导致内部人控制问题;也发生了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的问题。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而在去杠杆的这一两年时间内,很明显的趋势是影子银行整体上得以控制,更多不良资产也从表内转移到表外。市场的共识是,货币政策的收紧也将一定程度上给商业银行不良问题予以清理。


加息?


货币政策的收紧,是否会伴随着加息节奏?伴随美联储加息预期强烈,中国要不要跟随,也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与资本流出程度。


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部总经理廖群在接受《断层智库》访问时认为:今年上半年中国央行不会加息,下半年是否加息主要看美国加息步伐。如果美国加息4次的话,这会对人民币压力大一些,资本流出压力会变大,有可能跟随,但如果只是加三次息,有可能就不加了,加两次的话中国肯定是不会加息的。


廖群说,从货币政策收紧角度加息是没有必要,但是从汇率资本流出方面,则存在可能性。


杠杆?


杠杆率方面,廖群并不认同国际上普遍担心中国杠杆风险高的看法。他称,中国整体杠杆是260%270%,总体杠杆是跟美国、欧盟相当,但是比发展中国家要高,因此在发展中国家算总体偏高。但细分的话,主要高的原因是在企业杠杆方面,政府杠杆是远远低于其他国家,个人杠杆也远远低于其他国家,关键是企业杠杆。企业杠杆从官方数据来看,2017年是有所降低的。


他进一步分析,即使是企业杠杆偏高,但是也没有高到数字所表现的程度,企业债务比GDP计算是不科学的方法,因为对制造业占GDP比重很大的国家,债务一定是高的,因为借贷的全是制造业借的。


廖群说到,中国企业高杠杆,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制造业造成的,另一部分原因是经济结构造成的。“看中国工业企业债务高,一个直接的指标,就是看全国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这是跟经济结构没关系,就是工业企业借了多少钱,从这个指标来看并不高,中国2017年比2016年降低了,2016年是56%左右,201755%。国际上公共指标是60%,大部分是在50%-60%区间。中国工业企业结构性的问题,国企比较高,超过60%,还有一些行业比较高,像房地产,超过70%,还有钢铁、水泥、煤炭等产能过剩比较高。


在他看来,经过一段时间去杠杆后,取得一些明显成绩。不管从整个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还是其他方面,都是有所降低的。


不过,一直以来,围绕中国债务杠杆风险是否能化解或者如何演变,国内外始终争论很多。前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现任弗罗斯巴赫·冯·施托希研究(ForschungsinstitutFlossbachvonStorchThomasMayer最近接受《断层智库》采访时就表示,若中国发生金融危机,其模式将类似日本的、而非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原因是像日本一样,中国的情况也是内债居主导地位,境外债权人相对较少。


中日对比


但对此说法,廖群并不认同。他表示,中国的企业杠杆并不是指全部企业,主要集中在结构性的国企和一些行业,因此关键在于控制结构性问题。日本350%的债务,政府有250%,但好像没有人说日本要发生危机了,只说日本没有增长。


廖群强调,并不是说指标到达了立马就出问题。对日本来说,没发生危机是因为没有外债,没有外债就好控制,中国也是一样,外债很少,反而是债权国,都是内贷,而且中国跟日本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是中国企业债务比较高,但是有资产支撑的,日本主要是政府债务,没有抵押的,是纯债务。中国有些资产可能是不良资产,像僵尸企业、国企、房地产这样。日本基本上是没有资产。


至于社会密切关注的房产税问题,廖群表示,2018年房产税有可能立法,财政部长讲的话,应该有可信度,但这还只是第一步,立法到实施还需要时间。立法相对容易,只要高层统一认识就可以。实施的话,有很多技术性问题,比如房子如何估值,这其中还需要做很多工作,2018年能够正式立法已经很不错,实施一两年都不一定完成。


作者:王磊,断层智库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