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债市抛售继续 中国增长回稳

发表于 2018-01-20    来源于:陶冬

导读:笔者看来,中国经济处在周期性去杠杆和结构性转型的交结期。从周期角度看,信用收缩还没有过半,强监管之下金融体系内的资金流速势必放缓,资金成本进一步上升。这些是主动去杠杆是所必需的,也有利于金融的长期稳定,但是对短期增长前景一定有冲击。


文章:债市抛售继续  中国增长回稳 120日)

作者:陶冬


上周弃债入股的资金大挪位继续着,股市纷创新高,债市走出了近年新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出现七年来第一次回升,印证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基本面因素有所改善。除此之外,数据或央行政策未见大的消息,风险资产价格主要是受到年初资金重新配置的影响,只是美中欧日四家央行分别明示或暗示货币政策调整加快,新旧债王鼓吹25年的债牛结束,资金调仓很急。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上周再升7点,德国十年期再升5点。同时美国股市无视政府关门的消息,S&P500NASDAQ指数齐创下新纪录,全球其它股市也多数走强。美元未能守住近期的上涨,再次走弱。石油市场在期货价格突破70美元后出现获利回吐;黄金在周三创下近期新高后稍有回调。受到韩国加强监管消息的打击,加密货币全线溃败。


国债市场今年来遭受央行退出QE、经济数据靓丽和通胀出现回升苗头的三重打击,债券受到抛售,其场面颇为惨烈。过去市场判断一面倒,加上杠杆与沽空,这次调整力度颇大。好在公司债和商业票据市场的价格变化没有那么剧烈,对整体经济的冲击暂时看来不大,但是不排除有投资银行或基金出现大额交易亏损。前债王格罗斯认为,十年期国债利率超过2.6%就可能触发系统性风险,笔者则更倾向于相信风险阈值可能在3-3.2%左右。进入那个区间,资金的风险意识会遭到挑战,企业融资变得困难,杠杆式方向性投资可能出现巨额交易亏损。目前距离这个阈值区间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几个经济数据或几句央行重话都可能令债市情绪风声鹤唳。八年的QE已见分水岭,全球债市乃是2018年风险资产价格的一个动荡源头。至于八十年代开始的债市长牛是不是已经结束,则要看接下来的下行周期中央行们还会不会再玩印钱把戏。


中国经济在2017年增长达到6.9%,第四季度增速为6.8%,出现了七年以来第一次增速回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长基调有持续改善的兆头,是上周资本市场情绪高涨的一个重要原因。笔者看来,中国经济处在周期性去杠杆和结构性转型的交结期。从周期角度看,信用收缩还没有过半,强监管之下金融体系内的资金流速势必放缓,资金成本进一步上升。这些是主动去杠杆是所必需的,也有利于金融的长期稳定,但是对短期增长前景一定有冲击。同时中国新型消费的转型步子迈得很快,去库存、去产能进展顺利,企业盈利能力有改善,科技创新能力也有明显的提升。2018年的增长速度会出现回落,而增长质量进一步改善。2018年中国经济的风险,在于流动性突然失速和中美贸易纠纷,机会在消费升级、科技创新和环境保护上。


本周除了美国政府因为两党斗法而关门所带来的市场情绪影响外,需要关注GDP和央行会议。美国第四季度GDP增长环比折年率预计为3.2%,连续第三季度企稳3%楼上;如果这个预测正确的话,2017年全年增长2.3%,远高过上一年的1.5%。英国第四季度增长预计环比0.4%,全年增长1.8%,较上年亦呈加速。欧盟的一月PMI应该回落。德国SPD代表投票是否展开组成联合政府的谈判。欧洲与日本央行有例会,相信政策不会有改变,不过德拉吉与黑田的记者会可能讲出一点新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