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丁爽、陈冠霖:中美贸易战山雨欲来,还是小题大做?

发表于 2018-03-05    来源于:丁爽

作者:丁爽、陈冠霖


  • 特朗普政府对进口太阳能光伏板征收关税,中国对美国高粱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引发贸易战担忧
  • 我们预计今年随着双边贸易失衡持续扩大,两国间贸易摩擦将加剧
  • 相对于钢铝征收关税,美发起301条款调查对华影响更大
  • 我们预计中国作衡量过的应对,集中在贸易方面;爆发贸易战仍为低端风险延迟却难以避免的贸易摩擦


我们认为,2018年美中贸易摩擦将会增加。2017 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扩大至 2,760亿美元,比 2016 年增加 10%(图表 1)。随着美国运用财政刺激及中国推行去杠杆,双边贸易失衡或将进一步加剧。从政治层面看,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准备兑现自己就贸易失衡惩罚中国的竞选承诺,尤其是在想借中国施压解决朝核问题的希望破灭之后,加之中期选举临近,我们认为此次特朗普决定对进口光伏面板征收 30%关税掀开了更多贸易摩擦的序曲。未来几个月特朗普可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钢铝进口设限,由于中国对美钢铝出口仅占2017 年中国出口总额的 0.2%,对中国外贸的影响应该不大。但是,目前美国对中国企业展开的是否涉嫌强制美国企业转让技术和知识产权的“301 调查,可能会导致美国采取贸易补救措施,对中国多个行业产品造成影响。我们认为,中美两国不太可能爆发贸易战,我们预计中国采取的对策可能包括限制对美进口及限制对美国开放中国快速增长的服务业。货币贬值和抛售美国国债都是双刃剑,不太可能会被作为应对举措首选。我们认为双方会达成协议,遏制双边贸易失衡。


贸易战的威胁隐约可见 今年伊始,特朗普政府采取首个重要贸易行动,增加了打响贸易战的担忧。1 22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对进口光伏产品征收 30%关税,并调高进口洗衣机关税税率 至 50%,自 2018 2 7 日起生效。此决定紧接着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发布 的指导意见,指出两类进口产品对美国制造业造成了损害。对光伏面板开征关税对中 国的冲击较大,提高洗衣机关税税率对韩国和墨西哥的影响最大。随着美国与韩国、 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开展贸易协定谈判,此举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特朗普将兑现 竞选承诺,强硬对待贸易伙伴。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没有公布从中国进口光伏产品的具体数据,但其估算 2016 年中国 光伏出口额占全球光伏出口总额的将近半数。根据中国相关数据,2017 年中国光伏组 件出口额为 114 亿美元。假定中国光伏出口中 20%流向美国,此次美国对进口光伏征 收关税,具体税率在未来四年内将从 30%降至 15%,可能将影响中国出口总额的 0.1%


对此中国迅速作出回应。2 4 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对美国进口高粱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调查将为时一年。同时,中国正根据实际贸易组织(WTO)相应规则就美国征收(提高)光伏和洗衣机关税寻求赔偿。


随着双边贸易失衡继续加剧,预计今年贸易磨擦将会增多。一年前我们预计美国贸易摩擦将增多(参见近期动态,2017 2 15 日,‘China – Bracing for a trade war, hoping for the best’),2017 年末见两国间贸易摩擦加大的主要原因是,特朗普希望 寻求中国在遏制朝核问题上的合作。朝鲜问题未见进展可能使得特朗普失去耐心。更重要的是,根据中国相关数据,2017 年尽管中国对外贸易额整体缩水 17%,但中国对 美贸易顺差上升 10%,达到 2,760 亿美元。美国的数据印证了双边贸易失衡扩大的局面,2017 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增加 8%,达到 3,750 亿美元。我们预计短期内,随着美国实施财政刺激(减税和基建投资),而中国继续去杠杆,双边贸易失衡将继续扩大。


我们看到了双边关系的紧张局势正在发展,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并显示出“ 打 台湾牌愿意。去年 12 月,特朗普政府发布任內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报告称中国试图在经济上削弱美国。不久前,美国参议院外交 事务委员会通过台湾旅行法,鼓励美台高层官员互访。目前,由于美中两国间的正式外交关系,而美台之间缺乏官方外交关系,美国政府高层官员很少到访台湾。中国将台湾问题视作国家核心利益,如果该法案获特朗普签署成法,双边关系几乎 无疑将恶化。


未来会有更多摩擦


未来几个月,美国开展的数项针对中国进口的调查可能导致更为严苛的贸易措施:


  • 2017 4 月,特朗普政府表示将根据 1962 年美国贸易扩展法第 232 条款, 审视自中国进口的低价铝材和不锈钢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2018 1 月, 美国商务部向美总统特朗普提交了调查结果。总统将在 90 日内决定是否基于 调查结果采取任何行动。
  • 2017 8 月,白宫运用 1974 年贸易法 301 条款对中国知识产权开启独立调 查,意在判定中国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和创新方面的法律法规和应用 程序(APPs)是否阻碍或限制美国企业的利益。预计美国贸易代表处将在 2018 8 月法定截止日前做出肯定的调查结果和贸易救济建议。
  • 这两项调查的依据均为 WTO 成立之前的法律,美国政府可据此对中国商品 施加关税。


提高钢铝材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不显著。2017 年中国对美钢材出口额为 20 亿美 元,约占中国钢材出口总额的 3.6%,同年中国对美铝材出口为 19 亿美元,约占中国 铝材出口总额的 16%(图表 2),对美钢材和铝材出口仅占中国出口总额的 0.17%。从美 国的角度来看,中国占美国钢材进口额的 7%和铝材进口的 10%(图表 3),提高中国 钢铝进口关税将在不实质性挫伤双边贸易的情况下为特朗普在铁锈地带赢得政治上的 成功。


301 调查所附的贸易救济措施可能影响到较多行业产品。若美国贸易代表做出肯定的 调查结果判断,接下来美方的操作步骤可能有两种: (1) 如果美国认为中国的应用程序 APPs 违反中国加入 WTO 的承诺,美国可能选择提起 WTO 争端上诉,和(或)(2)美 国可能采取单边报复行动,包括关税或贸易限制措施。据媒体报道,美国贸易代表已 完成调查,正在考虑是否对大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美国贸易专刊(Inside U.S. Trade)称针对中国的贸易救济措施可能涉及对价值达万亿美元产品的报复性关 税 ,数量之巨基于美国认为过去十几年来中国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政策给美国造成的 累积损害。美国媒体 Axios Media 指出特朗普可能会针对中国被指控窃取美国企业知 识产权而提高中国消费电子产品的关税。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数据,2014 年美 国对华消费电子产品进口额达到 170 亿美元,约占美国进口总额的 0.7%


双方达成协议


尽管预计贸易摩擦将会增多,但爆发贸易战却不太可能。贸易失衡收窄和创造就业是 特朗普对外贸易政策规划的终极目标,打贸易战会导致报复行动和资源的无效配置, 对所有相关国家造成产出和就业损失。如果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就不 得不从其他国家以更高价格进口,或者从国内具有竞争优势的行业分流资源,自己生 产这类产品。尤其是,从全球供应链和产品链看,贸易战可能给所有参国,包括美国 企业在内的生产商带来集体损害。


  • 例如,根据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估测,由于征收关税带来成本上升,压抑光伏需求,对中国光伏组件征收关税可能在美国造成 23,000 个工作岗位的损失,尤其是装机行业。
  • 提高钢铝材关税对美国制造商有一定帮助,但带来的收益可能会被钢铝消费行业的就业减少所抵销,美国钢铝消费行业的就业总数远远大于钢铝制造企业。
  • 如果特朗普对中国进口电子产品征收高关税,美国消费者、零售商和相关产 品供应链参与企业都将受损。近年来在电子产品装配和加工需求推动下,中国对美国半导体和集成电路需求保持旺盛。
  • 中国对贸易磨擦的应对预计将会比较慎重,集中在商品和服务贸易方面。
  • 中国可能针对美国农产品、汽车和飞机对华出口(图表 4)。2017 年美国菜 籽油出口总额(120 亿美元)中的 55%出口中国,私人轿车出口额(110 亿美 元)中的 20%出口中国,飞机总出口额(160 亿美元)中的 12%出口中国。由于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进口这些产品,美国这些行业将处于脆弱地位。
  • 中国可能会限制美国进入中国快速发展的服务业,2017 年中国服务业增长 8%,占中国 GDP 总额的比重高达 52%。近几年美国服务业对中国保持顺差, 显示出美国在交通、旅游、教育、金融服务业和知识产权服务业方面的优 势。以 2016 年为例,300 万人次中国旅游者到访美国,在美国消费 330 亿美元。


我们认为,中国不会报复性抛售美国国债或贬值货币,至少在贸易摩擦的初期阶段不 会采取这些手段。决策层会定期检视外汇管理政策,很有可能作为检视的结果,中国在外汇资产配置中调整美国国债的构成比例,逐步(并不动声色)地调整外汇资产组合。在可预见的未来,鉴于美国国债的市场规模、流动性和经风险调节后的回报率, 美国国债在中国外储中的地位不会被取代。中国作为美国国债在境外的最大持有者,抛售美国国债可能推高其收益率,并会立即引起市值损失。货币贬值也是一把双刃剑,可能刺激资本流出,扰乱人民币国际化。


我们的基本预测是:中美双方将会达成一致,对双边贸易的损害将会是有限的。特朗 普可能对中国钢材和铝材提高关税,以在中期选举前取悦支持者;中国的应对包括可 能上诉 WTO,同时选择美国部分农产品、汽车和飞机进口作为报复。若特朗普在 301 条款下寻求实施贸易救济,贸易磨擦将会升级,引发全面贸易战担忧。不过,这很有 可能是特朗普政府为赢得中国最大让步而采取的战术。


1994-95 年日本和美国汽车贸易争端的解决方案或许能为我们了解“301 调查之后 可能出现的情形提供一些参考。1994 10 月,克林顿政府对日本汽车进口发起“301 调查,并威胁自 1995 5 月起对日本进口豪华轿车征收 100%关税。1995 6 月 底,美日达成解决方案,日本对美国开放汽车市场。最后的解决方案避免了征收惩罚 性关税,日本从 WTO 撤回了对美国单方面制裁的上诉,对美开放汽车市场,美国制 造汽车和零配件得以增加对日本市场的销售。我们认为美国和中国也能达成类似的旨 在遏制双边贸易失衡的协议。


  • 中国或承诺增加对美国的进口(如能源和农产品),美国可能减少对部分高 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
  • 中国可能进一步对美国开放服务业,包括教育、医疗、娱乐和金融服务业。 这一领域中国希望升级,以满足持续上升的国内需求,而美国在这一领域具 有竞争性优势。
  • 中国可能解决“301 调查提出的部分担忧,如以行政审批程序施加压力向 中国公司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
  • 中国也可能承诺继续购买国国债,为持续扩大的美国预算赤字提供资金,并 参与改善美国基础设施的投资。


如果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正式成法,两国就双边贸易摩擦达成一致前景的确定 性将会降低。如果两国未能达成协议,可能导致贸易磨擦升级,给双方都带来切肤之 痛。对中国来说,国际收支状况会恶化,贸易顺差收窄,服务业贸易赤字扩大。2017 年中国经常项目顺差 GDP 占比从 2007 年的峰值 10%左右降至仅为 1.4%的水平。与美 国贸易关系趋冷可能导致出口增速低于预期,如果服务贸易逆差延续扩大势头,经常 项目顺差可能迅速化为乌有(图表 5)。中国保持贸易顺差已达 25 年,如果发生逆 转,令市场措手不及,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市场对人民币的判断,加剧人民币贬值预期 。